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三十章 老乡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三十章 老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火镰讥讽的冷笑,异常不屑。

    “你和四爷同流合污的事情,沈总知道吗?”李超然问道。

    火镰冷道:“你以为我是四爷的人?”

    “难道不是?”李超然的笑容忽然僵住。

    “呵呵。”火镰依旧只是发出一声冷笑,旋即便看向监房里黑暗的角落,“江汉,帮我好好招呼这位贵客,招呼好了,你就自由了。”

    李超然一愣,回头看去,这才发现不大的监房里,居然还有个人。

    这人坐在漆黑的角落里一言不发,不仔细看,还真难注意。

    “真的?”那人欣喜的跳了起来。

    “我火镰说话算话,交给你了。”火镰留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江汉慢慢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李超然渐渐看清了他的样子,不由的有些想笑,这个人是个典型的国字脸,方方正正的,眉毛又黑又粗,嘴巴也特别厚,鼻子也特别大。

    他的模样实在有些搞笑。

    李超然忍俊不禁,噗嗤笑了。

    “你笑什么?”江汉黑着脸问。

    “没笑什么。”李超然也觉得因为他人的长相笑,未免太不地道,于是强憋回去,反问道,“你真的要帮火镰收拾我?”

    江汉反问:“你觉得我会?”

    “我不知道。”李超然说的也很绝,“所以我没有觉得或者不觉得。”

    “呵,你这个人,说话还挺有意思,大陆来的吧?”

    “是。”

    “那我告诉你,火镰这个人,最不讲信用,知道吧,所以他说的话,我一概不信。”江汉咧着嘴笑了,兴许是他的样子所致,他一笑,给人很憨厚的感觉。

    “来,兄弟,坐。”江汉坐下来,拍拍身旁的位置。

    李超然就坐。

    “有烟吗?”江汉问道。

    “没,进来之前就被掠走了。”

    “哦……嗯?火警官,你怎么又回来了?”江汉忽然望着外边,诧异的问道。

    李超然扭过头朝外看去。

    呼——

    江汉突然一拳头对准李超然的侧脸砸了出去。

    他的拳头居然有沙包那么大,而且充满了力量,拳风威厉。

    唰!

    嘭!

    江汉顿时愣住。

    明明把头转过去背对着他了,然而这人,似乎早有准备,轻松松的伸过手掌,不偏不倚挡住了他的拳头。

    江汉自问自己的力量还是很雄厚的,一般都承受不住。

    可是这一拳头,打在对方的掌心,不单单没有把对方出毛病,反而震的他自己的拳头,生疼无比。

    “呃——”江汉愣了两秒,抱着拳头便痛哼了起来。

    “你这个人,长的挺憨厚,怎么不办厚道事呢?”李超然发自肺腑的表示惋惜,“明明说不相信火镰,还非得偷袭我,哎——”

    江汉咬牙忍住疼,讪笑道:“其实我就是想试试你的身手兄弟,我江汉,最喜欢有本事的兄弟了。”

    “哦?那你看我算不算有本事的人?”

    “绝对算,能扛住我江汉拳头的,绝对没几个人。”江汉抹了把额头上因为剧痛冒出来的汗珠,笑呵呵的坐了回来,“哥们儿,你是不是练过?”

    “你说呢?”

    “我说你肯定练过,哎,让我看看你的手——”

    江汉佯装心不在焉的聊天,突然又是一拳头砸了出去。

    可惜,他的突袭依旧没能得逞。

    “啪!”

    李超然轻松松的挡住他的拳头,并且,紧紧的攥住。

    “啊——疼疼疼!”江汉登时觉得手要被捏碎了似的,吱哇惨叫,也被迫跪了下来,举着胳膊,被李超然往后掰着。

    “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不知道珍惜,呵呵,这可就不能怨我了。”李超然居高临下的笑道。

    “你……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警局,你要敢打我,就得重判了,香港的法律可是很严格的!”江汉疼的脸都扭曲了,这脑子居然还挺灵光。

    “那我要是给你打一身内伤呢,别人肯定看不出来,但你起码得疼上三个月,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李超然不坏好意的鬼笑道。

    “哥,我错了行吗,饶了我吧,我就是……就是想早点出去而已啊……”

    “警察最多扣留你四十八个小时,就算你是刚进来,你就为了两天时间,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李超然揶揄道,“你也忒特么不把别人当人了吧?”

    “我……哎!兄弟你不知道,我是从大陆来找我媳妇的,我媳妇跟别人跑了,我找到拐我媳妇的人了,就打了他两拳头,哪儿知道我就被人抓进来了,我想早点出去,是因为我怕我媳妇又跟那个人跑没影了啊!”

    江汉扼腕,很是痛恨,又很是窝囊。

    李超然一听这话,反倒有点于心不忍了。

    松开江汉,李超然撇撇嘴回来坐下,说道:“谁都不容易,记住我一句话,别拿别人的不幸,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是是,大哥你说的是。”江汉苦着脸连连点头,咬牙吃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手被捏的碎了似的很疼,用不上力。

    李超然见状,伸出手去。

    江汉一愣,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用另外一只手扶住李超然的胳膊,慢慢站起来。

    嗖!

    “呃!”

    江汉一副使不出来力气的手,竟突然再次握成了拳头,狠狠的朝李超然砸去。

    这一次又是突袭,他自我感觉肯定会得逞,因为眼前的陌生人,他完全放掉了戒心,被他的谎言所欺骗。

    可哪儿知道,这人比他想的要猛多了,突然一抬手,在他腋下某个地方一戳,他打出去的整条胳膊,顿时麻的生疼。

    李超然抬腿就是一脚。

    江汉往后踉跄了两步,噗通摔在地上。

    “草泥马的,你特么是变戏法的啊?……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胳膊怎么动不了了?”江汉想用胳膊撑住地爬起来的,可是有了念头,这胳膊却怎么也不听使唤了,只剩下麻的感觉了,不免惊慌。

    李超然笑道:“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话听过吗?给你两次机会你都不知道珍惜,那就不能怨我了。”

    唰!

    李超然站起,狞笑着慢慢靠近江汉,目光冷凛。

    “别别……哥,我真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说啥我也不敢了,哥……”

    惶恐无比,江汉这说话的口音居然都变了。

    李超然一愣:“额……你是哪儿的人?”

    “嗯?”江汉跟着也是一愣,脑筋一转,试探着问道:“啥意思昂哥,你……你该不会也是甘丹来的吧?”

    “你是甘丹的?”李超然反问。

    “是啊,哥,我就是甘丹的!”江汉更加确定面前这哥是老乡了,不禁大喜——有了这关系,总该不会挨打了吧?

    ……

    沈佳慧又怒又狐疑的带着陈小倩、丁悦来到了警察局。

    “你告诉我,为什么抓李总?他到底犯了什么法?”在火镰的办公室,沈佳慧拍着桌子质问。

    也就是女朋友才有拍桌子瞪眼的特权了。

    “你先冷静一下行吗?”火镰一副他也很委屈无奈的样子,“李超然当众打架,我是警察,当然要抓他了。”

    “胡说八道!”沈佳慧气鼓鼓的说道,“明明就是辉仔他们想行凶,李总只是正当防卫,你抓他根本不合规矩!”

    “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根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辉仔他们要行凶,我也只是公事公办。”火镰振振有词。

    “火镰,你该不会是谭旭的人吧?”沈佳慧盯着火镰的双眼,忽然抛出很是尖锐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