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是非不分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是非不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丁悦跑的比兔子还快,眨眼,居然就跑出去那么老远。

    等他胆战心惊的回头看去,发现李超然和陈小倩居然没跟过来,顿时一怔,赶紧停了下来,招手大叫:“然哥!还愣着干嘛,快跑啊?!”

    “超然,我们……”陈小倩也怕的厉害。

    “放心吧,这几个人,还不够我热身的呢。”李超然气定神闲道,“小姨,你去躲在一旁,这些人,不给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

    火镰骑着摩托慢慢靠近,远远的,便看见辉仔带着人,拎着刀,朝李超然他们几个冲杀了过去。

    几个人气势汹汹,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

    见状,火镰并没有上前阻止的打算,先回头看了眼来的路口,确定沈佳慧没有跟来,然后慢慢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邓爷,我,火镰。”电话一通,火镰笑道,“你猜我遇到谁了?”

    “谁?”电话里传来邓爷的声音,听背景乱糟糟的,貌似是在酒场。

    “李超然。”火镰又补充道,“就是要和你合作的那位向先生所说过的人,记得吗?”

    “哦?你在哪儿遇见他了,他人呢?”

    “呵呵,他得罪了四爷,四爷的马仔带人正要砍他,我想你一定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带给你的合作人,所以给你打这通电话。”火镰笑呵呵的说道。

    “很好,向先生就在我旁边,我开免提了,你给他讲讲,谭老四的马仔,是怎么砍向先生仇人的——好了,你说吧。”

    火镰笑吟吟的放眼望去,当起了解说员:“辉仔带了……六个人,都有刀,马上就要得手了,这个叫李超然的人是吓傻了还是怎样,居然也不说逃命。”

    话音刚落地,电话里忽然传来火镰很陌生的声音:“李超然?邓先生,怎么回事?”

    电话里旋即传来邓爷给那人解释的声音。

    这时,辉仔那边已经与李超然展开了正面交锋。

    “向先生,明天我帮你介绍一下谭老四,哈哈,就是他的人,要把你的仇人送上西天去喽。”电话里邓爷的声如洪钟的笑道。

    “邓爷,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帮人,现在应该已经被李超然给收拾了。”那个陌生人叹气的声音旋即传来。

    几乎是同时,火镰望着李超然那边,登时色变。

    包括辉仔在内,一共七个人,竟然就在火镰分神听电话里的人说话的两秒时间里,全部倒地了!

    “向先生你也太夸张了,谭老四去了那么多人,那小子恐怕就一个人吧,他怎么收拾谭老四的人啊?哈哈。”

    邓爷笑呵呵的,然后问道:“火镰你说说,叫李超然的那货,是不是已经挂了?”

    火镰都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一切,磕磕巴巴的回道:“不……没有邓爷……四爷的人都……都趴下了……”

    “什么?!”邓爷大吃一惊。

    那位向先生苦道:“邓先生你不知道,姓李的这小子,他确实有两下子,在我们甘丹,现在可是出了名的能打!”

    沉默了许久,邓爷忽然问道:“火镰,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火镰看去:“李超然似乎正在审问辉仔,辉仔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好,你现在立刻过去,以斗殴的罪名,逮捕李超然。”

    “啊?”火镰苦道,“邓先生,我女朋友现在很想和这个人合作,我要是抓了他,我女朋友恐怕不会答应。”

    “你好意思跟我提你那个女朋友?”邓爷冷道,“你可别忘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佳慧连锁店一锅端了!你自己说吧,每年我给你多少钱的好处?现在就要你帮这么点忙也不肯是吧?”

    火镰深吸口气,叹道:“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邓爷。”

    “很好,先关他四十八个小时。”邓爷忽然又换了说话的对象,“向先生,这件事,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如何?”

    “哈哈,多谢邓爷!”那位向先生乐坏了。

    火镰索性挂了电话揣回了兜里,望着那边正在对付辉仔的李超然,他迟疑了许久,只好拧了油门,呼啸而去。

    ……

    “你信不信,我至少有七十八种法子,让你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死。”

    李超然蹲在辉仔身旁,拇指摁在其脖颈侧面的穴位上,一边玩笑似的说道,一边渐渐用力。

    辉仔顿时满眼都是血丝,颈部以上整个脑袋都麻木了似的。

    “你现在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要还不说,你这小命可就没了,呵呵。”李超然心平气和的警告,手上的力度依旧再一点点的加大。

    “我说了,不是四爷,是我自己要来砍你的!有种你就杀了我!”辉仔咬牙,艰难的吐出每个字。

    “住手!”

    路旁忽然传来厉喝,李超然、陈小倩,还有方才见李超然轻松松干趴下一帮混混、乐呵呵跑回来的丁悦,齐刷刷的朝一旁看去。

    “火警官,你来的正好。”见是火镰,李超然不禁喜道,“这帮人企图谋杀,把他们抓……”

    李超然站起来正说话呢,没成想,火镰突然掏出手铐,不由分说,咔嚓,该把李超然给铐住了。

    “火警官,你这是……几个意思?”李超然云山雾罩。

    “火镰你铐错人了。”陈小倩见状也慌了神,焦急的跑过来解释道,“是他们几个想袭击我们的!”

    “少废话,我只看见你打人了,跟我回警局再说!”火镰声色俱厉道。

    “你……你怎么这样啊?”陈小倩急的跺脚,“我们可是沈总的朋友,你……”

    李超然忽然示意陈小倩打住,旋即看着火镰,笑道:“你和那个什么四爷,是一伙儿的?”

    傻子都能看出来李超然是顺利做出反击的“受害者”,火镰是个警察,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那为什么火镰要装傻?李超然不糊涂,他猜测,火镰这摆明了是要偏袒辉仔他们,故而如此问道。

    火镰正义凛然道:“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诽谤,走,跟我回警局!”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丁悦也急了眼,上前骂道,“你看不出来我们才是受害者吗你?”

    “你给我当心点,再骂我,我也连你一起抓了!”火镰恶狠狠的警告。

    丁悦不服气的很,说话便有要动手的意思,李超然急忙厉声一喝,让他不要轻举妄动,旋即对陈小倩说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走!”火镰异常蛮力的拖拽李超然。

    眼睁睁看着李超然被火镰带走,陈小倩急的捶胸顿足,火急火燎。

    “这里的警察怎么都是非不分啊?这还是沈总的男朋友?”陈小倩苦道。

    “咱们干着急也不是办法,快给沈总打电话,看看她怎么说。”丁悦还算冷静。

    陈小倩恍然大悟,急忙给沈佳慧打去电话。

    ……

    嘭。

    带李超然回了警局,审问的程序都省了去,给他关进临时监房,关上铁栏门,火镰起身便走。

    “喂。”李超然笑呵呵的问道,“你这么做,就不怕乌纱不保?”

    唰!

    火镰猛地转身,嘴角上翘,冷道:“你以为是谁?你以为这是哪里?”

    “这是**制的中国香港。”李超然笑道,“我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