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茶叶里的银行卡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二十五章 茶叶里的银行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鼎鼎大名的一线明星,代言费只要一百?开哪门子的玩笑?

    在座没一个人信的,就连陈小倩也说:“超然,这个时候就别跟大家开玩笑了,大家都快急死了。”

    “他没说笑,我确实答应只收一百元。”

    陈小倩的话音刚落,忽然有位身材婀娜,但是戴着口罩、墨镜,看不见样子的女士,姗姗而来。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打扮很中性化的女人,正是马奇诺的经纪人,李纯洁。

    “奇诺?”李超然见状不禁诧异,起身迎去,“你怎么来了?”

    马奇诺笑道:“我听纯洁说你遇到麻烦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一边说话,她一边摘掉了墨镜和口罩,还撒娇似的哼道,“你们这公司也太偏僻了,有的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呢,害我在路上花了好长时间呢,来到了门外那保安还差点把我拦下。”

    褪去“武装”,华丽的外表展露于前,众人不禁大吃一惊,欣喜若狂。

    真的是马奇诺!

    ……

    “我和超然是朋友,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寒暄后马奇诺坐在李超然身旁,大概了解了纯然公司的难处之后,明确表示:“我不单单可以为纯然代言,也可以帮你们转发微博。我微博有上千万的粉丝,相信一定会引起重视。”

    “这……这要我们说什么才好,马小姐,真是太谢谢你了!”周红欣喜若狂,激动的都有些结巴了。

    “不用,我完全是为了帮超然。”马奇诺含笑看向李超然,目光闪动,温柔似水。

    陈小倩本来因为马奇诺的突然现身而欣喜不已,这时候注意到她看李超然的眼神,心里不禁酸溜溜的。怎奈,她一想到和超然的感情,就忍不住想起超然母亲的那番话,始终,还是顾虑重重。

    ……

    次日上午,天冲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向天冲以最高规格接待了两位朋友。

    “领导,您尝尝,这是我托朋友从云南带回来的茶叶。”向天冲吩咐秘书沏好了茶,亲自接过来,恭恭敬敬的放到贵客面前。

    贵客一副站在山顶上俯瞰众生的架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嘬了一口茶后,淡淡的说道:“茶是好茶,沏茶的手法却是拙劣了些。”

    “是是,领导,我马上找专业的人过来沏茶。”向天冲诚惶诚恐,很是卑躬屈膝的样子,就连一旁坐着的谢飞宇见了,都不免隐隐感叹“不多见”。

    贵客摆摆手:“不用了,说正事吧。”

    向天冲讪笑道:“好好。对了领导,这位是谢飞宇谢先生,咱们甘丹年轻有为的企业家。”

    谢飞宇面带不失骨气的微笑,微微欠了欠身,笑道:“领导,咱们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贵客很随意的瞥了谢飞宇一眼,依旧面无表情:“哦,是吗,没印象了。”

    谢飞宇笑了笑,似乎对此也满不在意,或是也早有预料。

    “领导,这条茶叶,您拿回去喝。”向天冲忽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条包装好的茶叶,讪笑道:“这么好的茶叶,肯定也只有您这样的高手才能沏出来好茶,在我这啊,真是浪费,哈哈。”

    贵客不动声色的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在夹缝里,明显有一张银行卡。

    “那我就不客气了。”贵客合上茶叶说道。

    收礼的人傲慢,送礼的人反倒因此乐的开了花,向天冲嘎嘎乐道:“是是,领导千万别跟我客气。对了领导,纯然那件事……”

    “昨天一早我已经让环保局的人去了,放心,李超然那小子,扛不了多久。”贵客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着浓浓的寒光。

    每当想起上次在职专学校,被李超然当众打脸的事情,陈宇森便恨得咬牙切齿。

    让李超然有份参与的纯然公司破产,也仅仅是陈宇森的第一步而已。随后,他会让李超然在甘丹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也就是李超然老家不属于甘丹行政辖区,否则,连他老家的人也一并给他收拾了!

    “嘿嘿,领导就是领导,办事效率就是快。”向天冲假惺惺的奉承,旋即又道,“对了领导,我听人说,李超然那小子,也得罪过您?”

    “这些事你不须要知道。”陈宇森忽然起身,“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等纯然倒闭之后,记得再拿些茶叶给我,我就好这口。”

    向天冲心里忍不住啐骂,你特么装的可真匀啊,明明就是喜欢老子在茶叶里放着的卡!

    “是是,领导放心。”向天冲恭恭敬敬的送陈宇森出门。

    到了门口,陈宇森忽然叮嘱道:“记住,我从来没有找过你,知道吧?”

    “明白明白,我压根也不认识领导您嘛。”向天冲心领神会的讪笑道。

    陈宇森终于露出少许的笑容:“你的成功绝不是偶然,呵呵,继续保持下去,相信你的天冲集团,会越做越强。”

    “借领导吉言。”向天冲笑容可掬。

    喊秘书过来送走了陈宇森,回来之后,卑躬屈膝的向天冲也不见了,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大步而归,往沙发上一坐,点上根雪茄,吐着烟继续啐骂。

    谢飞宇笑道:“犯得上这么气吗?”

    “废话,为了找他帮忙,我前后已经花出去两百万了!”向天冲气鼓鼓的说道,“而且等纯然倒闭,我还得给他五十万,特么的,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没办法,谁让你想找他帮忙呢?”谢飞宇浅浅的笑道。

    “也是,反正他能帮我搞定李超然就行。”向天冲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老谢,我听人说陈宇森本来就想办了李超然,这事儿真的假的?”

    “你还是别知道的好。”谢飞宇道。

    “为什么?”

    “知道了,你会更心疼钱了,呵呵。”

    谢飞宇说话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搞的向天冲满头雾水。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来着,好端端的,你干嘛也要对付李超然呢?这家伙仇人还不少呀!”向天冲索性也不再追问,吐着烟问道。

    谢飞宇似笑非笑:“其实我倒也没看他不爽,归根结底,算他倒霉吧,呵呵。”

    “你小子,总是喜欢玩神秘,搞不懂你。”向天冲嘎嘎笑道,“不管如何吧,咱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等李超然栽了,我请你,好好玩个痛快,对了,听说金都那边,来了一批外国的,怎么样,合你这个‘小浪子’的口味吧?哈哈。”

    谢飞宇不屑道:“你觉得我会少了外国妞吗?”

    “倒也是,你这小子,泡妞绝对有一套,哈哈。”

    谢飞宇淡淡的笑了笑,起身说道:“那就先这样,等李超然那边有消息了,麻烦老哥你通知我一下,我好采取下一步行动。”

    “你到底打算怎么搞他,能给我讲讲不?”向天冲十分好奇的问道。

    “不能。”谢飞宇给的答案很干脆,说罢便大步而去。

    等他出去了,向天冲又忍不住的啐骂:“装特么装?要不是看你小子还有点本事,老子能特么搭理你?草!”

    谢飞宇的公司,确实不能和天冲集团相提并论。

    向天冲旋即想到纯然就要倒闭,不禁又哈哈乐了起来。

    正笑的合不拢嘴,秘书突然跑了进来,惶恐的说道:“董事长您快上网看看,有人揭发您和陈宇森勾结,两人公报私仇,还说有重要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