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这么驴的女人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这么驴的女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直以来,李超然十分想提高真气的浑厚度,以能有能力帮母亲治愈,想不到这次会得到如此大的提高!

    欣喜之下,李超然急忙闭目眼神,用心感受体内的真气流动。

    果不其然,真气浑厚度比以往截然不同,而且他能清晰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嗯?

    李超然突地一愣——因为他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

    念至此,李超然聚精会神,仔细感受身体中每一丝流动的真气,只见他深吸口气,缓缓地吐出气息的同时,他的全身,居然有若隐若现的气体浮出,宛若一个天然的气体屏障,保护着他的周身。

    “真气护体!”

    李超然暗暗大喜!

    想不到真气得以提升之后,居然能拥有这般能力,如此一来,那不就等于是有了刀枪不入的身体?

    得找有机会试一下才好。

    吱呀——

    开门声忽然传来,李超然急忙收起思绪,接着意念一闪,真气旋即消失。

    “吃饭了超然。”马奇诺唤道。

    ……

    午饭荤素搭配,还有米饭的香气四溢,一坐下来,李超然便忍不住的赞叹李纯洁的手艺。

    李纯洁依旧板着脸,也不言语,似乎对他的赞叹并不受用。

    吃饭的时候,马奇诺再次提起了代言的事情,明确表示,代言费她只要一百块钱。对于大明星来说,在外边代言某品牌,代言费动辄就要几百万乃至上千万,这次只要纯然一百块,那真是相当于免费。

    李超然倍受感动。

    “我吃饱了,得上楼休息一下,超然你待会儿上来陪我吧?”马奇诺也就吃了那么几口,便放下筷子,满是期许的笑道。

    李超然一愣,歪念头旋即而来。

    “这……”李超然忧心忡忡的看了眼李纯洁,有这位经纪人在,就算他真有邪念,怕也不好实现吧。

    果不其然,李纯洁当即冷冰冰的说道:“奇诺你别胡闹了,让他陪你,你还怎么能休息好?”

    马奇诺跟个孩子似的噘起了小嘴,对此也拗不过李纯洁,只好宣布作罢。

    “春节说的对,而且待会儿我还得去公司准备一下代言的事情,你去休息吧奇诺。”李超然也算是打圆场吧,免得尴尬。

    他一开口,马奇诺马上眉开眼笑,嬉笑着上楼去了。

    “你再要喊我春节,别怪我给你翻脸。”楼上马奇诺刚进房间把门关上,李纯洁便冷冰冰的警告道。

    李超然嘿嘿笑了:“听奇诺说,是你给她说的代言的事情?”

    李纯洁面无表情,淡淡的回道:“是。”

    “你……咳,你不是看我不顺眼的吗,干嘛帮我?”李超然讪笑着问道。

    “昨天我打赌输了,帮你这一次,就算是履行赌约了。”李纯洁说道。

    李超然一拍脑门:“你要不提这事儿我还真给忘了。哎,不对啊,昨天你的赌约是,要是你输了,连你这个人都是我的了。”

    李纯洁顿时俏脸红的发紫,特没底气的说道:“你别……别胡说八道。”

    “这怎么能是我胡说八道呢,明明就是你自己说的,怎么,你想赖账?”李超然调侃道,“原来你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啊。”

    “你!”李纯洁气急败坏的放下筷子,怒视汹汹,“我已经帮你给诺诺说代言的事情了,帮你公司省去多少代言费你心里没数?你可别得寸进尺!”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怎么反而成了我得寸进尺了?”李超然不怀好意的鬼笑。

    李纯洁呼呼的喘气了粗气,似乎是在做什么很艰难的抉择。

    突然,她起身,冷着脸说道:“我李纯洁是言而有信的人,你要想要我,没问题!我给你就是了!”

    “噗!”李超然纯粹就是说笑,没想到李纯洁这么严肃,竟然还真敢给他,加上她那副心不甘情不愿又不得不做的表情,他忍不住的大笑,“你可别勉强啊。”

    “我不勉强,既然我输了,我给你就是!”李纯洁掷地有声。

    李超然乐的快喷了。

    “你觉得很好笑?”李纯洁脸色通红,咬牙说道,“还是你根本不信我?”

    “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表情特有趣。”李超然哈哈笑道。

    唰!

    “噗!”

    李纯洁突然的举动,把李超然惊的一口血喷出去八丈远。

    她居然蛮力撕扯开了衬衣。

    尽管一马平川,但是雪白粉润,加上来的突然,李超然不惊才怪。

    “你……你干嘛?”李超然喷血道。

    “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我输了,我给你就是了,我现在是你的了,你想做什么,随便!”李纯洁显得异常激动,说话便起身到了李超然身前,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人一靠近,李超然更加喷血。

    他现在才发现,跟李纯洁这样的女人开玩笑,真是容易惹祸!

    “咳……我跟你开玩笑的啦。”李超然面红耳赤,不得不把头使劲的转过去,苦着脸解释道。

    “我不喜欢跟你开玩笑,你就说,到底要不要吧?”李纯洁也真够执拗的,这脾气上来了,比驴还驴。

    “你这妞儿怎么这么驴呢?”李超然啼笑皆非。

    “是你非要说我言而无信的!”

    “怪我喽?”李超然呕血道,“那我向你道歉成吗,我……我错了,你快把衬衣合上,万一被奇诺看见了,这算怎么一档子事儿?”

    “这是你自己放弃的,不能怪我。”

    “是是,是我自己放弃的,我天,我是真没见过你这么驴的妞儿。”李超然崩溃至极。

    “嘁。”李纯洁脸上流露出不经意的得意,不屑的冷哼一声,旋即把衬衣合上,回去坐下,揶揄道,“我也没见过你这么不中用的男人。”

    “不中用?”李超然一愣,猛地回头,不服气的说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谁不中用,怎么就不中用了?”

    “你说呢?”李纯洁讥讽的表情、眼神和语气,是个男人就火大。

    李超然气急败坏道:“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我不占你便宜,你反倒觉得我不中用?那我是不是把你摁这儿彻彻底底的来一次,你就舒坦了?”

    “我刚才已经履行赌约了,是你自己明确表示放弃的,所以,现在我不再是你的了。”李纯洁冷笑。

    李超然翻着白眼,又气又忍不住的笑:“我真是服你了,得,我中用不中用,也用不着证明给你看,我还不喜欢飞机场呢我。”

    “你说谁飞机场!?”李纯洁登时大怒,杏眼喷火。

    女人嘛,大多都很忌讳被人戳这个痛处。

    “嘿,你说我说谁呢?”李超然故意盯着李纯洁,不怀好意的坏笑。

    “好,我是飞机场,那你就是花生豆!”李纯洁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

    “哟哟哟,我是花生豆?不知道昨天谁一直嚷嚷被我隔着了,你这么厉害呢,花生豆都能隔着你啊?”

    李纯洁猛然愣住。

    昨天还真不是她平时的酒量,主要也是喝的太猛。

    清晨醒来,她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大概从最后一口瓶酒喝完,往后的记忆,就出现了混乱,很是模糊。

    她隐约记得是李超然把她扛卧室的,但是不能肯定。

    她甚至记得还很用力抓住隔着她的什么了,但也不能肯定。

    现在李超然突兀地冒出这么一句,那也就是说,模糊混乱的记忆,是真的。

    李超然见她反应的表情很复杂,也有点摸不着北,刚想继续辩论,手机忽然响了。

    “喂,小倩……不是……小姨。”李超然顺手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