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二十章 你把我灌醉!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二十章 你把我灌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咣当。

    李超然很快便吹完了一瓶,空酒瓶往桌子上一放,美滋滋的抹了把嘴,故意摆出一副挑衅的样子看向李纯洁。

    李纯洁注意到,李超然不光喝的很快,关键是,他居然还滴酒不漏,而且整个人完全一点事情没有,眼神都没有一点涣散的情况。

    李超然也注意到个细节,多半是李纯洁喝的快,嘴巴又小,难免就会有酒从嘴角溢出来,然后顺着白皙的脖颈,缓缓流下,染红了肌肤,也染红了衬衣。

    深红色的酒,流在白皙细润的脖颈,这幅画面,还真是美的令人窒息。

    要说李超然一点不醉那也不可能,但他有真气傍身,对酒精损害身体、麻痹大脑有很大程度的抵御能力,但也不是说完全对酒精免疫。

    此时醉意少许,画面又美的一塌糊涂,不知不觉,便看的痴了。

    更要老命的是,红酒越溢越多,被染红了的衬衣紧紧的贴住了娇身,映出里面的微微雪白,看的李超然更是心潮澎湃,意乱情迷。

    如此一来,李超然这眼神,也就完全不一样了,明显透露着狼见了羊似的绿光。

    咣当。

    李纯洁终于喝完了,以她的酒量来说,这点红酒根本不算什么,但她就是受不了李超然那对狼似的眼睛,于是冷着脸说道:“你少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不是你高攀的起的!”

    “呵呵,你还能喝吗?”李超然鬼鬼的笑道。

    “你喝趴了我也不会有任何事!”李纯洁倔强的冷道,旋即便疾步去拿酒,这次干脆,直接拿来了四瓶。

    李超然二话不说就把两瓶都打开了,笑呵呵的说道:“一口气闷了吧?”

    面对李超然的笃定,李纯洁的信心,突然出现了动摇的情况。

    加上刚才喝的,他起码喝了快两瓶了,红酒都是后劲大,他这么半天了,为什么还是一点事没有,难道他对酒精免疫?

    不可能啊。

    李纯洁暗暗给自己打气,不服气的也把两瓶都给打开:“来啊!”

    ……

    噗通。

    都说红酒不上头,但实际上红酒后劲一上来,并不比白酒能量小。

    李纯洁连着喝了三瓶,这酒劲一上来,哪儿能扛得住,刚把酒放下,人就站不住了,沉沉的坐了下来。

    “怎么样春节,还行不?”李超然最多就是有点眼皮子睁不打开,别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还能笑呵呵的挑衅。

    “你去拿酒,接着来!”

    李纯洁的倔劲儿,真是一点不比男人小。

    “你都这样了,还能喝?”李超然有点不忍心了,也怕李纯洁喝多了,他照顾不来。

    “少废话,你不去,我去!”

    李纯洁玉臂吃力的撑住桌子,艰难的站起来转身,结果没走出去两步,腿一软,头就往地上栽了过去。

    “哎哎!”李超然见状惊了一跳,幸好他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不偏不倚的架住了她。

    从背后架住的。

    两条胳膊,从腋下穿到了身前,如此一来,双手放的地方,绝对敏感。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流氓!”李纯洁勃然大怒,可就是醉意太深,根本没力气挣扎。

    “行了行了,都喝成这样了,就别逞能了,我送你回房。”李超然也是真无语了,又不是故意碰你的,再说了,你那么平,碰你跟碰我自己,有什么区别啊?

    李纯洁醉意渐浓,却也不忘打赌的事情,死活不肯服输,挣扎着不愿回房。

    李超然只好动粗,轻松松的把李纯洁扛在肩上就走。

    “你放下我,你这个流氓,我警告你,你要敢打我的主意,我就……”

    啪。

    李纯洁顿时一愣,混混沌沌的脑子里蹦出一个不是很确定的念头,我被人拍屁股了??

    “再说话,还打你。”李超然佯装恶徒,戏谑道。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

    噗通。

    李纯洁被扔到床上,心里明明想着被人占了大便宜,想要起来跟人算账,可是身体偏偏就是不听使唤,坐都坐不起来。

    身体沉,头也沉。

    “我还以为你多能喝呢,哎。”李超然低头看了一会儿,崩溃的摇摇头,便打算转身走人。

    “头好疼啊。”

    刚到了门口,背后忽然传来李纯洁软软的叫苦声。

    “嗯?”李超然回头看去,“这么快就头疼了?”在他看来,喝酒大多都是兴奋劲下去了之后或者第二天才会头疼。

    这话一落地,李超然顿时愣住了。

    “怎么这么热,快给我打开空调,太热了!”床上的李纯洁,不光喊着头疼,还一边抱怨着太热,更要命的是,她还在一边扭动,一边扒扯起了上衣。

    雪白雪白的肌肤,尽收眼底。

    并且很快,那件白色,比较保守,但也一样杀伤力很强的内依也一并展现眼前。

    虽然李纯洁并不壮观,但她贵在肌肤如雪,润玉水嫩,吹弹可破,而且纤瘦有度,身材绝佳。

    李超然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开空调,开空调啊!听见没啊?”李纯洁的衬衣都要被硬生生的撕扯了,迷迷糊糊觉得如置身于火炉,燥热难耐。

    “哎——”

    李超然本不想离婚,可又怜香惜玉的心实在泛滥,无奈只好过去给她开了空调。

    “开空调……给我水,我要水。”李纯洁忽然又道。

    李超然崩溃,又去给她倒了水。

    问题是她现在意识不清,根本不可能自己端着杯子喝,无奈,只好坐在床边,把她揽在怀里扶着坐起来,亲手喂她喝水。

    “哎,看你还好意思对我横眉竖眼的不!?”李超然没好气的嘟囔。

    “我头疼。”李纯洁喝够了水,忽然可怜巴巴的哼唧道。

    “我欠你的啊?”

    李超然翻着白眼,嘴上怨声载道,行动上却还是尽显怜香惜玉,用身体让李纯洁靠稳,然后暗暗运出微微的真气至指尖,在其头部轻轻的揉了起来。

    “嗯……”李纯洁不由自主的发出哼响。

    正是因为醉意太浓,所以此时李纯洁全然没有理智的意识,这一声因为舒服的哼响,绝对纯粹,娇滴。

    李超然不由的打个冷颤,心里掀起了狂潮。

    “你别这么哼唧行吗,我……我受不了啊我。”李超然低声苦道。

    此时李纯洁紧靠着他,酒气很重,但是隐隐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体香,沁人心脾,惹马怒昂。

    “你干什么啊?”李纯洁忽然很是不爽的抱怨道,“你隔着我了!”

    李超然一激灵,急忙往后退了一下,不爽的低声嘀咕道:“我乐意隔着你啊?谁让你哼唧的。哎。”

    “舒服多了,嗯,就这样,继续揉。”李纯洁闭着眼,一脸的享受,就是这说话的语气,显然跟发号施令一样。

    李超然暗暗叫屈,我还真是欠你的我!?

    “都说你别隔着我了!”

    揉了没两下,李纯洁忽然又很是不爽的埋怨,几乎也是同时,她竟忽然把手向背后抓去。

    李超然登时倒吸一口气。

    “什么东西啊你这是?”李纯洁含糊不清的说道,“快拿开!”

    “尼玛……你要我怎么拿开?”李超然崩溃道。

    “快拿开,没听见啊?”李纯洁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执拗的命令,“烦死了!”

    “你烦死了,我还腻歪死了呢我!”李超然跟个委屈的孩子似的,噘着嘴叫苦不迭。

    突然,一阵剧痛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