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激将

极品按摩师 第二百一十九章 激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拿出手机一看是苗洋,李超然心里暗叫一声坏了,急匆匆起身去一旁接了电话。

    “然哥,对不起啊,公司安排了饭局,说是特地为我和黄蕾庆祝,我……我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

    李超然还没解释,苗洋便很是愧疚的如是说道。

    “啊?这样啊,没事没事,那你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注意安全。”李超然就坡下驴,嘎嘎笑道。

    “你不会生气吧然哥?”苗洋的语气里满是担心。

    “我又不是小心眼,看你说的。”

    “那就好,那我明天陪你吃饭……冯总他们来了,我先挂了然哥。”

    李超然还没顾得上说句再见,苗洋就给挂了。

    撇撇嘴,李超然也没往心里去。

    “谁给你打电话,是不是美女哦?”

    刚坐回来,马奇诺就阴阳怪气的问道,那小眼神,绝对有狄仁杰在世的小感觉,洞察入微。

    “是我妹妹。”李超然心不在焉。

    “我看是情妹妹吧?”

    “才不是呢。”

    “嘁,骗人。”马奇诺翻着白眼,俏皮中带着酸意,酸意里带着怒意,女人啊,就是如此复杂。

    开吃开喝。

    李纯洁话很少,一直都是马奇诺和李超然在聊天,而且大多都是马奇诺在给李超然讲娱乐圈里那点事儿。

    气氛不错,心情也就愉悦,不知不觉,酒过三巡,马奇诺也明显稍有醉意,目光迷离,说话含糊。

    李纯洁喝的也不少,但她除了面色带有酒后潮红之外,倒也看不出来有所醉意。

    “对了老马,你说,咱们现在算不算朋友?”李超然趁热打铁,忽然问道。

    马奇诺大大咧咧,含糊不清的说道:“那必须算啊。”

    “那你帮我个忙呗?”李超然欠儿欠儿的笑道,“我们纯然化妆品一直想拓展市场,但你也知道,品牌宣传,少不了名人代言。”

    “代言的事情你可以找我谈。”一直不曾开口的李纯洁忽然毫不留情的说道,“该多少钱就多少钱。”

    “你看,咱们都是朋友,什么钱不钱的,多伤感情啊。”李超然嘎嘎笑道,“老马,你说对吧?”

    “现在诺诺喝多了,她说的什么话都不具备法律效应,所以你问她也没用。”李纯洁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你这个春节……”李超然有些崩溃,可又好翻脸,一时间还真是有点呕血。

    也罢,李纯洁在这,也不好做马奇诺的工作,还是随后怼机会吧。

    “得,当我没说好了。来,喝酒喝酒。”李超然举杯。

    李纯洁忽然又道:“诺诺已经醉了,不能喝了。”

    “没事,你看她这不是挺清醒吗?”

    噗通。

    李超然这话刚刚落地,没想到马奇诺就十分“配合”的趴桌子上了。

    “……”李超然忽然觉得脸上烫乎乎的,这脸打的,也太快了吧?

    “得,那我送她回房间吧,别让她在这睡着了再。”李超然无奈,只好起身,打算去抱马奇诺。

    “住手!”李纯洁突然一声喝令,吓的李超然魂儿都差点飞了,同时她跳起来,箭步过去,横在李超然和马奇诺中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诺诺安的什么心,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

    李超然顿时崩溃,苦道:“我对她安什么心了我??”

    “你说呢?”李纯洁冷冰冰的一声反问,旋即便把马奇诺搀扶起来,吃力的往楼上而去。

    李超然也是无语了——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对你家大明星有邪念了?虽然我多少是有点,但我也没表现出来啊!

    我去!

    郁闷!

    李超然对此也没脾气,只好化崩溃为酒量,咕咚咕咚的喝酒。

    过了一会儿,李纯洁下了楼来,过来坐下,举杯说道:“来,接着喝!”

    “嗯?”李超然糊涂了,“你……要跟我喝酒?”

    “不行?”李纯洁一副挑衅、激将的表情和语气,那意思摆明了就是说——你没胆子跟我一个女人喝酒?

    李超然哭笑不得:“不对啊,你明明看我很不爽,干嘛还要跟我喝酒呢?”

    “看你不爽和跟你喝酒是两码事,你就说,你敢不敢喝吧!”

    “我就怕给你喝多了。”李超然撇着嘴,嘲弄道。

    “那你就是不敢了?”

    李超然是彻底糊涂了。

    不对,这事儿肯定有蹊跷。李纯洁总是横眉竖眼的,还说他对马奇诺企图不轨,她怎么可能会主动要跟他喝酒?

    李超然较劲脑子,忽然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失声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酒后吐真言啊?”

    “哼。”李纯洁的表情倒是坦然的很,却也带着不屑——我就是这个意思,让你猜出来又如何?

    李超然撇撇嘴:“你一个女人,想跟我一个男人拼酒,看来你对自己的酒量很有自信昂?”

    “哼。”李纯洁面露倨傲。

    李纯洁这个经纪人可不是吃素的,她至少五年没有在酒桌上遇到过对手了。马奇诺毕竟人美声甜有名气,外边那些仗着有钱、想睡马奇诺的人多的是,其中不乏一些想靠灌醉马奇诺来得逞的人。

    每每遇到这种人,都是李纯洁“挡驾”,最后都是把那些不要脸的男人喝的昏天黑地烂醉如泥。

    “那行,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咱们就喝,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你喝多了出洋相,我可不一定会伺候你。”

    “呵,那你敢不敢给我打个赌?”李纯洁居高临下道。

    “你说。”

    “你要是输了,从明天开始,你再也不要跟诺诺见面。”

    “我去……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看我哪儿不爽了,我有得罪你吗?不就是开玩笑喊你‘春节’吗,就因为这个,你就认定我对马奇诺有企图?”李超然又气又崩溃。

    “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诺诺是明星,是公众人物,还是美女,你敢说你对她没有一点点邪念?”

    李纯洁那对眼跟刀子似的,异常锐利的盯着李超然,仿佛能看穿他所想的一切。

    “我算是服你了,男人对美女有那种念头很正常,但这不代表就一定会做,就好比你们女人见了漂亮的衣服一定会动心,但也不一定会买,懂吗?”李超然崩溃的据理力争。

    “少废话,你就说你敢不敢赌吧?”

    李超然不耐烦的说道:“赌就赌,那你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我就不可能输!”李纯洁信心十足。

    “哈,那按照你这个逻辑,你肯定敢倾家荡产的赌了?”李超然也够坏的,借题发挥道,“那就这样,你要是输了,把包括你在内,你所有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敢吗?”

    绝对的激将!

    “我就知道你是个很贪婪的人!”李纯洁超级憎恶和鄙视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雄性生物。

    李超然一副无赖的架势,嘚瑟道:“你别管我贪婪不贪婪,你不是不可能输吗,那你就跟我赌啊,哼哼。”

    “行,你等着!”

    李纯洁貌似也是个超级倔的脾气,受不了这么被人挤兑,当即便起身而去,不一会儿,居然拎了两瓶红酒回来,往李超然面前放下一瓶:“咱们对瓶吹,敢吗?”

    李超然不屑的哼了一声,旋即起身打开酒塞,举起酒瓶,仰起来脖子咕咚咕咚就开始灌。

    李纯洁顿时一愣,似乎没想到对方这么爽脆,她这脾气也不是吹出来的,深吸口气,打开自己这瓶,也跟着对瓶就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