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福气

极品按摩师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福气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入夜。

    宋冬雪难得十点前回家,今天九点半便应酬完了所有金融界的大佬,拖着疲惫的娇躯回了家,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洗完澡,宋冬雪清溜溜的从卫生间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懒洋洋的倒在了沙发上。

    她喜欢这样无拘无束,这样让她觉得特别轻松。

    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觉得空虚。

    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演着你侬我侬的连续剧,男主和女主情不自禁的相拥亲吻,高朝迭起,催化了宋冬雪的寂寞,让她有苦难言。

    她年轻的时候确实疯狂过一段时间,疯狂到不顾家人的反对,跟一个男人同居,结果没多久,她怀孕了,男人却不知所踪。

    她当时想过把孩子打掉,可是进了医院又后悔了,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而后,她也是这么做的。

    当时,她只有十六岁。

    十六岁便成了单亲妈妈,这让家里人更没了脸面,跟她断绝了关系,打那以后,她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讨生活。

    兴许,正是恶劣蹉跎的生活,练就了她现在刚强倔强的性格,这才使得她在金融界越爬越高,时至今日,她是全市最年轻的银行行长,而且,她几乎认识金融界所有大人物。

    她是成功的。

    可是这么多年来,她没有再谈过一次恋爱,尤其是孩子大了,经常不在家,连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更让她感觉到寂寞的可怕。

    外表刚强的她,艰难的扛着寂寞的侵蚀,该死的连续剧,点燃她的渴望,小手顺着平坦润滑的肌肤,渐渐下滑。

    突然,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举动。

    她深吸口气,超级不爽的拿起了手机:“说。”

    “宋行长,是我。”手机里传来向天冲的声音。

    “向董,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想看看,昨天我给你说的事情……”

    “放心,我已经给所有人打过招呼,无论是纯然还是极乐,都别想从银行拿走一分钱的贷款。”

    “呵呵,那就好。贵公子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不烦你操心了。我很累,先这样吧。”

    “宋行长先别急着挂。其实还有件事……”

    向天冲这样一个大佬级别的商业巨头,对宋冬雪说话都要客客气气的,可想而知,宋冬雪在金融界有多扛了。

    “你说。”宋冬雪压着不耐烦。

    “最近我集团想投入大量资金,为我们旗下最美化妆品打声势扩规模,所以……”

    “你想贷款?”

    “是。”

    “明天去办公室找我再谈吧,抱歉,我真的很累。”

    这次宋冬雪没给向天冲任何机会,果断给挂了。

    把手机丢在一旁,宋冬雪咬着红唇,小手又一次迫不及待的滑过去。

    叮咚。

    突然,门铃声再次把她打断。

    宋冬雪气急败坏,不得不跳起去拿了浴巾裹上然后去开门:“这么晚回来就不能拿上钥匙?你这小子……”

    正满腹牢骚的责怪,结果门一开,立在门口的却不是她儿子,而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年轻人。

    年轻人穿着休闲衣,五官端正,目光有神,面带善意的笑容。

    “你是?”宋冬雪一惊,下意识关上一些门。尽管有浴巾,但这并不足以遮盖住她引以为傲的香艳娇身。

    三十六岁,她保养的却跟十六岁姑娘似的,皙白粉润,吹弹可破,金融界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佬,谁不惦记她这美极了的皮囊?

    “您是宋行长吧?”年轻人笑道。

    唤“宋行长”,多半是求办事的了。

    “你有事?”宋冬雪态度马上冷了更多。

    “宋行长,我是纯然化妆品的,想跟您聊聊有关……”

    “纯然?”宋冬雪脸色更加铁青,“我跟你们纯然没什么好聊的,你……”

    话没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宋冬雪异常烦躁的瞥了年轻人一眼,只好转身去接电话。

    “我知道了,明天把文件放我办公室,就这样。”电话是下属打来的,交代了一句便挂了。

    挂了电话,宋冬雪一转身,登时吓了一跳:“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年轻人居然也太不懂规矩了,居然不吭不响的自己就进来了!

    “宋行长,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年轻人悻悻笑道。

    “嗯?”宋冬雪云山雾罩,黑着脸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看您总是无意识的捏肩膀,活动脖颈,想来肯定是公务繁忙,身体特别乏累吧?”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让你出去听见没?!”宋冬雪气急败坏,捧着手机,做好了随时打电话报警的准备。

    对方抱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宋行长,我懂一些按摩,能帮您解乏,还可能帮您解决一些身体上的其他问题,要不然,我帮您按两下?”

    宋冬雪眉头一锁,急赤白脸道:“你是不是有病?!我须要你给我按摩吗?!赶紧给我滚!”

    “我没病,倒是您,每每夜里多梦盗汗,还总会无缘无故的做噩梦,或者是一觉醒来莫名的全身都是虚汗,再有,您腹部往下的位置,偶尔也会针扎似的疼痛难忍,您要再不想办法解决的话,长久下去,多半会积劳成病,到时候就算是去医院,医生恐怕都没法子帮您了。”

    年轻人不徐不疾的话语,让宋冬雪大吃一惊。

    “你……你怎么知道我这些问题的?”宋冬雪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震惊不已。

    这些问题缠她已经不短日子,只是她确实忙不可分身,没空去医院查个究竟。问题是,她从没有给任何人提及过这些问题。

    “我以前其实是学医的,还学过通过按摩帮人治病。”

    年轻人诚恳的笑道,“这样宋行长,我帮您按两下,您要觉得没用,我立马就滚,要是觉得管用,我也不逼着您非得跟我聊有关贷款的事情,成吗?”

    这态度确实有够诚恳。

    宋冬雪盯着对方的眸子,看不出对方有所猫腻。

    许久,宋冬雪说道:“我必须提醒你,纯然贷款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跟你聊。”

    “不聊就不聊,没关系。”年轻人笑道。

    “那你还愿意帮我按摩?”宋冬雪警惕的看着他。

    “那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宋姐你这么漂亮,还是金融圈里举足轻重的大姐大,能帮到你,那是我的福气。”

    这马屁拍的,咣咣响。

    宋冬雪也受不了这样的奉承,当即冷冰冰的表情,有所融化。

    “那好,你帮我试试,如果不行,我还是会要你马上走。”

    “我懂。”年轻人诚恳的笑道,“那您躺下吧宋姐,躺沙发上就行。”

    宋冬雪有所迟疑,想赶人走,但想到自己身体确实有问题。

    犹豫了许久,这才慢吞吞的躺了下来。

    年轻人到了沙发一旁蹲下,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两侧:“我开始了宋姐,力度大了或者小了,您给我说一声。”

    “可以……嗯?……”

    “可以”两个字刚刚落下,宋冬雪肩膀突然传来一阵暖流,这暖流似乎真的存在一般,随着年轻人的指肚钻进了体内,顺着血管刹那之间便流遍了全身。

    惬意之感来的如此突然,宋冬雪情不自禁便发出一声娇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