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晚上去会会她

极品按摩师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晚上去会会她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超然立刻去了单无双的办公室。

    自从上次单无双被李超然按摩按的险些丢了贞操,二人一直不曾见面,这次猛地一件,单无双还有些羞窘,生怕李超然提及此事。

    闲聊了两句之后,单无双说:“我打算用按摩店做贷款,筹集资金后,发展另外一个项目。贷款银行的负责人我已经联系好了,待会儿就去见面,毕竟现在按摩店也有你的股份,所以我想听下你的意见。”

    “项目可靠吗?”李超然问。

    “可靠。”单无双解释道,“这个项目其实我很早就开始计划了,但一直因为资金问题没能得以实现,现在只要我能拿到贷款,资金足够,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翻身。”

    “那我没意见。”李超然笑道。

    单无双目露感激:“等我翻了身,一定好好感谢你。”

    “嘿,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李超然似有深意的坏笑道。

    “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你,可以么?”

    单无双可没有被人如此直接的挑逗过,顿时双腮绯红,羞臊至极。倘若换了别人如此轻薄,怕她早就暴跳如雷,可是李超然的轻佻,却让她一点也气不起来。

    “开个玩笑。”李超然嘻哈笑道。

    单无双红着脸撇开了话题:“那就先这样,我先去找银行的负责人谈,随后可能须要你以股东的身份签字。”

    “没问题。”

    现在李超然对按摩店的心思其实并不大,毕竟门店再大也是定死了的规模,再发展也不可能有所突破,他一门心思想要发展纯然,甚至,他还考虑要不要自己注册公司,一展宏图。

    只是如此,未免会凉了周红的心。

    单无双离开后,径直去了不远的一家咖啡厅。这里环境优雅,设有卡间,很适合谈事情。

    坐下等了约莫十来分钟,来了一位目测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

    单无双认得他叫杜培,是银行的副行长。

    杜培西装崭崭,精神饱满,只是人到中年,未免有些发福,还有那双眼睛,看单无双的第一眼,便似有绿光在闪。

    “宋行长公务繁忙,所以指派我来跟单小姐您聊聊。”杜培这样解释。

    坐下寒暄了两句,单无双便入正题,聊起了贷款的事情。

    单无双贷款的唯一筹码便是极乐按摩中心,把门店的地理位置、在甘丹的品牌地位、按摩店的营业情况,介绍的很是详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哪怕她贷款真的还不上,按摩店也足可以抵偿这笔钱连带利息。

    杜培笑悠悠的说道:“其实我对单小姐早就如雷贯耳,他们都说,单小姐你人长的漂亮,做事也有够果敢,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职场女强人。”

    话锋突地一转:“可惜现在全球金融都不景气,银行贷款业务非常严格,不是说单小姐有家生意不错的按摩店就可以轻易拿到贷款的。”

    杜培一副老谋深算的笑容。

    “杜副行长,您的意思是……”

    “这么说吧,我有权力签字给你放款,但是,我能有什么好处呢?”杜培笑的更加邪意丛丛,看单无双的眼神,更加绿光闪闪,仿佛一头想要吃肉的饿狼。

    单无双恍然大悟的同时也异常惊愕,料不到,堂堂的银行行长,居然有如此卑劣的想法。

    “杜副行长,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单无双装起了糊涂。

    若是以前,她早就一杯咖啡泼出去了,还轮的着杜培在这拿腔捏调趁火打劫?

    “呵呵,单小姐你这么漂亮,听说你还是单身,而我妻子也早早过世了。”杜培耐人寻味的笑道,“对面就有家不错的酒店,单小姐,不如我们两个单身,一起去酒店里找找乐子?”

    唰!

    单无双突然跳起,一杯咖啡,猛地泼了过去。

    幸好咖啡已经放温,要是刚冲好的,杜培非得被烫破了相不可。

    “你以为全市就你一家银行?!无耻!”单无双甩下杯子,冷冷的甩下一句讥讽,起身便走。

    杜培气急败坏的叫道:“你这个表子,装特么什么清高!?我告诉你,我们宋行长早就给所有银行打过招呼了,别说你极乐按摩中心,就算是特么纯然,也别想在甘丹贷到一毛钱!”

    单无双闻声心里豁然一沉,但脚步未停,扬长而去。

    “给特么脸不要脸,草!”杜培急赤白脸的踹了下桌子,接而打去了电话,恭恭敬敬的说道,“宋行长,我见过单无双了,放心,她一毛钱贷款也拿不到。我明白,只要她跟李超然有关系,就别想拿到贷款!”

    单无双急匆匆赶回了按摩中心,敲门进李超然办公室的时候,李超然正在打电话,且眉头深锁。

    “我知道了红姐,我会尽快查查。”

    李超然挂了电话,见单无双面色黑沉,便问:“谈的不好?”

    “我约的人没来,来的是他们的副行长杜培。”单无双气呼呼说,“我走的时候,杜培说,不光我别想拿到贷款,就算是纯然也拿不到……”

    李超然眉头一皱,问道:“他们行长是不是叫宋冬雪?三十来岁,一女的?”

    “对。”

    李超然深吸口气,若有所思:“看来她是想针对我了……”

    “超然,你什么时候得罪过她?”

    “问题就在这儿,我压根听都没听说过她,呵呵。”李超然无语的摊手。

    单无双云里雾里的:“那就奇怪了,你都没听说过她,她干嘛要故意针对你呢?”

    “在甘丹,我得罪的并且有手腕的人,只有向天冲。”李超然说,“最近向天冲的最美化妆品被纯然抢了不少市场,而且距上次挫败之后,他一直没有动作。”

    “向天冲绝不是肯吃哑巴亏的人。”单无双语气万分肯定,“所以你觉得是他在背后捣鬼?”

    “极有可能。”

    “那……你打算怎么办?”单无双虽然也担心她要贷款的事情,但更多的还是出于对李超然的担心。

    毕竟发展纯然,贷款是必须要走的路,“宋冬雪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简单,听说她年轻的时候很疯,后来才改邪归正,二十来岁的时候进了金融业打拼,十年不到就做了副行长,然后便是行长。”

    “可以说,她在金融圈里人脉很广,甚至可以说神通广大,一旦她要故意针对你,纯然多半也不能从别的银行贷出来款了。”

    李超然从容笑道:“放心,晚上了我去会会她,先看看到底是不是向天冲在背后捣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