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悲剧田华

极品按摩师 第一百七十四章 悲剧田华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气势汹汹,骂骂咧咧,转头就想带着小弟动手,结果转过身来,这位带头人看见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当即头皮发麻,呆若木鸡。

    “哟,是你啊?”

    李超然笑呵呵的:“东哥,带这么多人,干嘛呢,该不会是想打扰我女朋友的同学聚会吧?”

    他又不是傻子,这帮人是谁招呼来的,用屁股都想的到,只是没想到,田华这二货叫来报仇的人,居然会是于海东。这也真是有够寸的。

    “不是不是。”于海东哪儿还有半点气势汹汹,此时此刻,他的唯唯诺诺,可要比刚才真切的多,“然哥,我……我只是路过而已,您千万别误会。”

    这一幕,早就让田华傻眼了。

    “路过?呵呵,行吧,那你赶紧带着人走吧,别打扰我女朋友的同学们吃饭。”李超然也没打算跟于海东计较,毕竟田华才是“主谋”,再说了,这么多人正开心呢,干一仗,难免扫兴。

    “是是,然哥,那我……那我先撤了,有机会了请您喝酒。”

    于海东颤颤巍巍,恭恭敬敬的,真是老鼠见了猫似的状态。

    李超然在他心里,绝对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快走快走。”于海东揣好了匕首,转身着急忙慌的招呼小弟赶紧出去,生怕李超然改了主意。

    “东哥你别走啊。我这……”

    田华忽然苦着脸上前拦阻,话未说完,突然察觉出不对了——这不就告诉大家伙,他不仅认识东哥,而且还是他把东哥叫来的了?

    同学们震惊的看着他。

    只见田华脸色红白交错,两秒后便有了主意,特么的,豁出去了!

    “东哥,就是这个人刚才在卫生间里偷袭我,你可得帮我教训他,多少钱,你开!”田华还真豁出去了。

    于海东脸都绿了。

    “尼玛,你让我收拾然哥?你特么疯了别拉着我啊,别说我带了这几个人,就算我再喊人来,也特么只有被然哥收拾的份儿行吗?”于海东又气又苦的叫道。

    大家又纷纷看向微笑不语的李超然,心生的念头都惊人一致——他这么厉害吗?

    “别说笑了东哥,你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收拾不了他一个啊?”田华叫苦不迭,拉着于海东死活不肯撒手。

    “滚蛋,你想死别拉着我!”于海东气急败坏,抬起就是一脚,接而讪道,“然哥,这货叫我来帮他出气,我真不知道是你,你……你千万别生气,要不然我帮你教训他一顿吧?”

    这下好了,田华叫来的人倒戈相向,要帮人家李超然教训他了。

    李超然回头看向陈小倩,目有问意。

    “男朋友”大出风头,陈小倩心情大爽,起身飘飘然头头是道:“算了,好歹也是同学一场……”

    别人只道陈小倩心胸豁达,要放过田华这个欠揍的货了,哪儿知道,人家话锋一转,又道:“随便打几下就好了。”

    噗!

    焦可人率先忍不住乐了。

    “尼玛,你还有脸笑?”田华苦着脸大叫,本来还想把焦可人的真面目公布于众,突然耳边“啪”的一声巨响,顿时眼冒金星。

    “草,还特么想让我打然哥,弄死你!”

    于海东生怕李超然记恨他,这次是真卖力气,一巴掌打过去,然后将其掼倒,带着小弟们围着咣咣一顿踹。

    田华好一顿鬼哭狼嚎。尼玛,是我出钱叫你来的,你居然反过来打我,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啦?

    “行了。”李超然笑道。

    然哥发话,于海东立马喊小弟们住手。

    “那我先撤了然哥,有空请你喝酒。”于海东撂下一句攀交情的话,带着小弟们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尼玛,本来想挣钱的,结果差点惹了阎王,宝宝好怕啊。

    田华被打的兮惨,可怜巴巴的倒在地上,愣是没一个人上前扶一下的,包括他的女朋友杰西卡。

    “杰西卡,你快去扶他一下吧。”有心善的女同学提醒。

    杰西卡一脸嫌弃的撇着嘴:“我跟他又不熟……”

    同学们瞠目结舌,这到底是女朋友吗这个?

    “小倩,你男朋友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那帮人见了他,这么怕啊?”焦可人小鸟似的叽叽喳喳的问道。

    同学们紧跟着附和,对李超然充满了好奇,对陈小倩充满了羡慕。

    “我就是个按摩师而已。”李超然谦虚起来也真有不要脸的韵味。

    大家伙一致表示不信,非要刨根问底,看意思,李超然要不说自己是个超级大人物,这帮人都觉得假。

    陈小倩一直在笑,小嘴嘟起来,一颦一笑诱人之极。

    “你特么给我等着。”

    吃力的爬起来,田华居然还有脸坐下来,不吭不响的看着李超然,心里暗暗啐念。

    本想出风头的田华,明显被人无视了。

    酒足饭饱,一行人说说笑笑的离席。

    到了一楼,李超然和陈小倩手拉手,宛若模范夫妻,被同学们围着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忽然,有人唤道:“然哥?!”

    李超然闻声望去,不禁一愣:“黄蕾?你怎么在这儿啊?”

    黄蕾穿着服务员的工服,看样子是在这里打工了。

    黄蕾也没想到李超然会在这儿,只见她又惊又喜又愁的,上前苦道:“然哥你快去看看吧,苗洋在包间被客人骂了!”

    李超然心里一沉,让陈小倩先出去,接着急切的说道:“怎么回事?快带我去!”

    跟着黄蕾赶到一楼的某包间,门敞开着,赵国儒的助理万凯就在一进门的地方,屋内,桌翻椅倒,菜盘子菜汤子哩哩啦啦的掀了一地,苗洋躲在一旁,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在角落里还有两个男人,被人打的头破血流,一旁立着一人,目露凶光,杀气腾腾,赫然正是苗晨。

    在旁,还有三个女人,看穿衣打扮也非普通人士,正或是焦急,或是愤慨的叽叽喳喳的嚷嚷着,大概意思无非是指责苗晨为什么打人。

    “李超然?”

    万凯见了来人,一脸苦愁,说道:“你怎么也在这儿?你快劝劝苗晨,你看给人打的,也太不像话了。”

    李超然看了眼委屈巴巴的苗洋,黑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万凯说:“我和苗晨来陪赵先生跟合作方吃饭……”

    “我问你苗晨妹妹是怎么回事?!”李超然断道,霸气十足。

    万凯一愣,心生不爽,好歹我也是赵先生的助理,你敢这么一副态度对我?

    怎奈他也知道赵先生很欣赏霸气少年,况且赵先生还须要他帮忙按摩治病,只好隐忍。

    黄蕾进来抢着说:“这桌客人嫌苗洋不能及时给他们斟茶倒酒,就骂苗洋,苗洋都说要自己掏腰包给他们打折了,他们还不依不饶的骂,那个女的还打苗洋来着!”

    李超然看了眼黄蕾指的女人,四十岁上下,穿的倒是华贵,客观来说,长的不算难看,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嘴脸丑恶。

    “你看什么看?!”女人振振有词,狰狞道,“我们来吃饭,服务员就该给我们提供服务,我们骂两句怎么了?!你们还有理了?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就等着这个人坐牢吧!”

    万凯苦道:“苗晨好歹也是赵先生的司机,小李,你还是劝劝他,给人说几句好话吧,我怕这样会对赵先生有影响。”

    李超然脸色铁青,一个字也没说,上前到了苗晨一旁。

    “是兄弟就别说话!”苗晨咬牙警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