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十八章 小姨的心事

极品按摩师 第十八章 小姨的心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蕊姐,徐浩一直看李组长不爽,刚才就拉着我幸灾乐祸,还说叫黑皮的那帮人肯定会把李超然打个半死的,他可盼着这一幕了。”

    “我不是啊,李组长是我同事,我王森怎么会看着同事要被人打而幸灾乐祸呢?我不是那样的人!”

    王森出卖徐浩的时候面不改色,振振有词。

    徐浩彻底傻哔了,可惜他一急一上火,说话不光磕巴,还语无伦次,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活生生吃了个大哑巴亏。

    “徐浩,你被开除了!”商红蕊拍着桌子怒叱。

    徐浩最后干脆也不辩驳了,恶狠狠瞪着王森:“你给我等着!”

    王森大义凛然道:“等什么啊,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朋友,真是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快走吧你,以后别说你认识我,丢人!”

    徐浩在按摩店一直跟王森要好,森哥长森哥短,哪儿知道最后被王森给卖了。

    等徐浩走后,王森还装模作样的夸赞了李超然一番,说李超然牛哔了帅了什么的,还把他自己标榜成了心系同事的好人,说刚才黑皮来的时候,他老担心了,也想好了,要是黑皮敢动手,他第一个就冲上跟黑皮玩命。

    李超然可不是傻子,里面什么情况他心知肚明,只是大象懒得跟蚊子计较而已,冷嗖嗖的笑了两声就让王森该干嘛干嘛去了。

    王森从商红蕊办公室出来关上门,大松了口气,暗暗窃喜自己够机灵。

    办公室只剩下了李、商二人,后者也和小冉她们一样,被前者刚才的表现深深的迷住,被他帅的一塌糊涂。

    商红蕊有心示好,主动提出赵国儒给的五万块钱作为将近全部给李超然。

    李超然大惊推辞,却拗不过商红蕊,本来就需要钱,李超然只好答应收下。

    这钱从门店过下手就不一样,李超然拿了钱也心安理得,下班回家特地买了些好吃的跟小姨分享好心情,吃饭的时候,李超然说说笑笑,可是小姨陈小倩总是闷闷不乐,打不起精神的样子。

    李超然关心的问道:“小姨,你是不是有心事?”

    陈小倩愣了下,不自然的拢了下耳旁的头发:“没有啊,怎么了?”

    “我看你不大高兴……”

    “没,没不高兴。”陈小倩神色明显不对,说话时候总是去拢下头发,李超然看在眼里,疼在心头。

    饭后陈小倩去洗澡,李超然也没心思幻想卫生间里小姨洗澡的画面,偷偷摸来小姨的手机,可惜手机有密码,试了好几下也打不开。

    正无奈,忽然来了条微信。

    陈小倩手机设置的是来了消息即便是锁屏也会显示内容,李超然看了,不由的眉头一蹙。

    微信是一个叫刘经理的人发来的:“记得后天穿性感一些,这样才够吸引人。”

    看名字多半是小姨公司的人,可是这人干嘛还要特地叫小姨穿性感一点?李超然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正思索着,刘经理忽然又发来了消息:“对了,今天的事情对不起了,你那么迷人,我没忍住,所以才……”

    才什么?消息过长,后面的内容被省略号代替了。

    李超然越发觉得,小姨今天闷闷不乐,多半和这个刘经理有关。他到底对小姨做了什么,为什么说小姨迷人,他就做了须要给小姨道歉的事情?

    思来想去,李超然决定暗中查查到底什么情况。

    李超然把手机放回原位,起身出了卧室,一出来,恰好陈小倩裹着浴巾出来了。

    陈小倩身材妙曼勾魂,肌肤白润如雪,裹着浴巾香肩毕露,两条白花花的长腿,李超然看上一眼就要忍不住的喷血。

    问题是陈小倩的头发湿漉漉的,还有水珠顺着发梢滴下来,可她似乎根本没注意到,甚至都没注意李超然,径直就往卧室而去。

    李超然就在卧室门口立着,陈小倩从他身旁擦过,他刚要开口唤她一声,忽然,浴巾蹭掉了。

    陈小倩勾魂的娇身瞬间展露眼前,惊的李超然顿时一激灵,尤其是看到陈小倩那对刚刚洗过的翘粉蜜桃,更是让他血脉贲张,感觉随时都要喷火而死。

    然而,陈小倩居然没感觉到似的,依旧自顾自的往卧室而去。

    她居然都不知道浴巾已经掉了!

    李超然见小姨这样,更加忧心忡忡……

    夜里,李超然梦见了陈小倩,一直都是背面,那颗粉白翘弹的水蜜桃,近在咫尺的摆在他眼前,唾手可得,他好想好想咬上一口,可偏偏有看不见的墙挡着似的,一寸也接近不了小姨。

    清晨陈小倩带着黑眼圈,精神也明显不大好,李超然忍不住问了两句,她也只是敷衍了事,不肯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李超然出门上班之前,听见陈小倩在卧室里打电话请假:“刘经理,我有点不舒服,请一天假行吗?明天?明天我……好吧,我去就是了。”

    小姨请一天家,李超然也放心了不少,打了招呼便出门上班。

    从楼里出来,李超然一直惦记小姨的事儿,心不在焉的往小区外走,又是到了那个路口,一拐弯,就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李超然抬头一看,又是张龙,很是无语:“龙哥,你还真是死心不改啊。我今天没什么心情跟你闹,你就别找不自在了行吗?”

    “不不,你误会了大哥,我……”

    张龙苦着脸,一直欲言又止。

    “什么事儿赶紧说,我还得上班呢我。”李超然不耐烦的催促。

    张龙一跺脚,苦道:“大哥,我想跟你!”

    “什么玩意儿??”李超然懵了。

    张龙苦着脸解释道:“大哥,你也知道,昨天我打了黑皮,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啊,随时都会打断我的腿,我……我昨天一夜没睡,思来想去的,我……哎,大哥,我求你让我跟你混吧!”

    李超然恍然大悟。

    昨天李超然逼着张龙打黑皮,其实就是要这个结果,典型的借刀杀人。可他没料到,张龙为了自保,居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

    “我又跟你不是一路人,更不是混混,你跟我混个鸡毛啊?”李超然哭笑不得,甩头就走。

    张龙还不甘心,颠颠的跟着李超然,各种好话狂轰滥炸。他也很清楚,要想没事儿,真得有李超然这么个神人罩着才行。好在李超然确是神人一个,跟着他混,不丢人。

    李超然懒得搭理他,没想到一出小区,黑皮带着人还真就在门口堵着。

    看见李超然,黑皮眉头动了下,大步流星呼呼走了过来,李超然自然不鸟,只是觉得麻烦,只是没料到,黑皮到了跟前,笑呵呵喊了他一声“李老大”,然后就擦身而过,直接找张龙去了。

    “张龙,说说吧,昨天你打我的事儿,怎么算!?”黑皮大步过去,抓住张龙衣领子,凶神恶煞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