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吃醋

极品按摩师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吃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单小姐你冷静一下,听我说……”

    李超然知道玩大了,赶紧把单无双推开,崩溃的叫道。

    “我好热,好难受,超然,我知道你也想,就帮我这一次吧。”

    这下好了,单无双彻底被点燃了,面色耳根脖子,无一不是红润如烈火,呼吸也明显急促了百倍,几乎每说一个字都要踹一口气。

    单无双向来洁身自好,即便寂寞的有所渴望,也不会表露出来,唯独在李超然的按摩手艺之下,这已经是第几次抵抗不住了?

    这一次,绝对是最厉害的一次,好像喝醉了酒似的,什么都不顾了,非得把李超然这头老虎给摁住要了不可。

    女人疯起来,真不是开玩笑的,力气都能无限扩大,硬是给铁血男儿李超然扑倒了。

    “单小姐单小姐,冷静,冲动是魔鬼啊。”

    李超然欲哭无泪,这要真的发生点什么事儿,等单小姐冷静下来了,不得跟他玩命啊?

    可惜单小姐压根不理他,整个人迅速压了下来。

    “帮我,就这一次。求你。”单无双喘着急促的粗气,嘤嘤的哀求。

    要然哥老命的是,她还疯了一样主动去掏。

    李超然后悔的想要吐血,单小姐误会就误会吧,干毛非得整蛊她啊,这下好了,没把握好分寸,把她给整蛊成“野兽”了。

    “呜!”李超然正绞尽脑汁想法子呢,突然就被单无双的玉手给袭击了。

    这感觉真是飘然欲仙。

    正因为如此,李超然才要呕血。万一自己都把持不住了,那不遭殃了吗?

    “超然你在家呢??”

    吱呀——

    陈小倩的声音,门被推开的声音,同时响起。

    下一秒,空气瞬间凝固。气温骤然下降至冰点,三个人刹那石化。

    床上单无双压着李超然,俩人目瞪口呆的表集愕然、惊恐、尴尬、崩溃于一身,甚至还有点稍显滑稽。

    陈小倩今天有同学聚会,小冉请假不在,索性提早打烊回来,洗个澡换下衣服,打扮美美的好去参加聚会。

    一进门,听见外甥屋里有动静,也没多想,就过来一探究竟。

    哪儿知道会想到屋内居然上演着如此一幕。

    这特么也太尴尬了。

    李超然老脸滚烫,想笑又笑不出来,想哭也哭不出来,表情更滑稽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小姨竟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的退了出去,然后关上门。

    唰!

    单无双突然跳了起来,神色慌张,急忙跳下了床。

    “单小姐,你……你别在意,那是我小姨。”李超然看单无双表情不对,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悻悻的说道。

    单无双嘴角牵动,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是要怪罪,还是想要解释她失去理智才会这样,这根本不是她的本意。

    欲语还休。

    最终单无双拿起了包,红着脸说道:“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更不要让你小姨出去乱说。我……我走了。”

    单无双走的比风还要快。

    李超然欲哭无泪,却又回味单小姐的小玉手,那感觉,凉丝丝的,滑滑的,真是刺激无比。

    收拾好了复杂的心情,李超然出了卧室,过去敲了敲小姨房间的门,得不到回应,干脆不请自入。

    陈小倩在床上躺着,背对着门口

    李超然进来,咳了两声,讪讪的开启了解释模式:“小姨,那什么,那位是单无双单小姐,是按摩中心的老板,她上午被人挟持了,我救她的时候,她还昏着,我干脆就把她带回来了。”

    “也是巧了,她醒了之后胃疼,我就帮她揉胃来着。”

    “然后……”

    苦思冥想,李超然愣是找不到个恰当的理由。总不能说,我故意整蛊她,让她兴起,结果闹大了,没把握好分寸,就被她给强推了吧?

    “小姨,反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我俩不是那种关系。”

    李超然硬着头皮说。

    陈小倩不说话。

    仔细观察,李超然发现,小姨居然在轻轻的颤栗,确切来说,是在抽泣。

    “小姨,你……你哭了??”李超然吓坏了,紧张兮兮的疾步过去,绕到床尾扒头去看床上的小姨。

    陈小倩故意用胳膊挡住。

    “小姨你……你别哭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超然急坏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居然把小姨给惹哭了——不对,等等,退一步说,就算我和单小姐真做那事儿,小姨见了,她哭什么啊?

    作为小姨,她不是应该只是尴尬撞破外甥的好事,或者是取笑,又或者是生气嫌他带陌生女人回来搞事情吗?没理由哭啊。

    除非……

    她是吃醋了,心里难受、委屈。

    又不是恋人,干嘛要吃醋?那铁定是因为……

    李超然忐忑的心一下子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竟然忍不住,厚颜无耻的笑了。

    “你笑什么!”陈小倩总算是有了反应,坐起来怒气冲冲的喊道,“你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居然还有脸笑!?”

    陈小倩泪流满面,满目伤心,别提多让人心疼了。

    “我真没做不要脸的事儿啊小姨。”李超然压不住的笑。

    他知道小姨在哭,他要笑的话特让人厌恶,确实也不合适,可他就的忍不住,因为这个发现,太让他惊喜了。

    比特么中大奖还惊喜哩。

    “你还不承认?你跟她都滚一起去了,她的手还在你裤子里面抓,你当我没看见!?”陈小倩歇斯底里,拿起来枕头就砸。

    还好是枕头不是刀。

    枕头砸在李超然肩膀上落地,他捡起来,拍打着枕头,嘿嘿说:“确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给她按摩来着,不知道她怎么就……咳,就那样了,我已经很努力的反抗了,真的,小姨你再晚进来一分钟,我就给她推开了。”

    “滚蛋,鬼才信你!”

    陈小倩眼泪不止,眼珠都红了:“我又不是没让你按摩过,你根本就是故意让人家冲动,然后你就可以趁机搞了对不对!你当我不知道啊!?”

    “真不是啊小姨,我对天发誓,我要是故意的话,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当个理当!”

    “你特么还给我说快板?!”

    李超然的俏皮非但没能让陈小倩情绪得到控制,反而更加凶厉起来,又拿起来另外个枕头,狠狠的砸去。

    “嘿嘿。”

    李超然腆着脸,贱兮兮的笑,明知故问:“小姨,你好奇怪啊,你说,就算我跟别的女人搞事情,你犯得上这么生气,这么吃醋嘛?”

    “对!你想跟哪个女人搞,跟我没关系!那我吃醋我生气,跟你有关系吗!?我就愿意吃醋,我就愿意生气,我愿意!!”

    陈小倩是真要疯的节奏,情绪无比激动,因为刚才那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她,那一瞬间她自己才恍然大悟,外甥,早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烙在她的心底。

    因为那一瞬,画面简直就是一把利剑,扎的她心里好痛好痛,比真挨一刀还要痛。

    “这么说,你真是吃醋啦?”李超然这会儿也是过于惊喜,以至于不解风情,眼睁睁看着小姨哭的稀里哗啦,居然还是控制不住的乐呵,“不是只有喜欢谁的时候才会吃醋嘛?嘿嘿。”

    “对,我喜欢你!怎么了,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人在情绪异常激动的时候,说话,特别容易无所顾忌。

    陈小倩就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