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十六章 敲诈

极品按摩师 第十六章 敲诈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雅茹炸了,我可是辉煌集团的千金小姐,居然还有敢“呸”我?!

    炸了的赵雅茹嚷嚷要俩保镖过去给李超然拦下,往死里打一顿,万凯也拿这丫头没辙,赶紧给赵国儒打了个电话,得知爷爷要下来,赵雅茹这才消停了点,呼哧呼哧的喘粗气,瞪着李超然远去的背影嘟囔道:“你给我等着!”

    大小姐消停了,万凯大松了口气,这时候才注意到,地上居然还倒着几个保安。

    得知保安是被李超然一个人摆平的,万凯目瞪口呆,再遥望李超然,已经不见了他的影子……

    此时极乐按摩中心的员工们各怀心事,小冉等人惴惴不安,时不时的看一眼门外,闻讯赶回来的商红蕊急火攻心,不停的在大厅来回踱步,却也束手无策。

    她给单无双打了电话,单无双说了,要是李超然得罪了赵国儒,她也没招。商红蕊也理解,单小姐能力是强,但是跟赵国儒可不能相提并论。

    有人忧自然也有人喜。

    王森带着死党躲在一旁偷乐,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畅想着李超然就算回来也跟条狗似的,而且多半也是回不来了,天知道他怎么就得罪赵国儒这号人物了,反正他小子是死定了。

    “超然!”

    大厅里商红蕊突然的唤声打断了二人的“畅想”,双双一愣,见李超然竟好端端的回来了,不免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商红蕊忧心忡忡,迎面跑过去关切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李超然有点懵,眨巴眨巴眼说:“没事啊,怎么了??”

    商红蕊急道:“小冉说你让赵国儒的人给掳走了,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啊?”

    李超然恍然大悟,崩溃的噗嗤笑了,无语道:“误会了蕊姐,赵国儒喊我去给他按摩而已。”

    “按摩?”商红蕊不敢置信。

    这时候财务忽然跑过来说:“蕊姐,刚才有人给咱们转了五万块钱,说是付给李组长的。”

    这句话一扔出来,整个按摩中心都炸了。方才忧的转为喜,愁的傻了眼。以商红蕊为首的人们围着李超然叽叽喳喳的追问,王森跟他的伙伴灰头土脸的想要偷偷走开,不成想刚要上楼,门外忽然有人大叫:“有没有喘气的,给老子滚出来!”

    一嗓子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人们齐刷刷的朝门口看去。

    有个穿黑色背心的家伙,两条胳膊上是刺龙画虎,面目狰狞,绝非善类,身后还带着几个小弟模样的家伙,走路都摇头晃脑的。

    大家伙没人认识这帮人,不过李超然看见黑背心后面那货,不禁乐了。

    “几位是做按摩吗?”商红蕊见多识广,不至于被对方吼一嗓子就给吓到,主动上前礼貌的问道。

    黑背心牛哔哄哄道:“做你个鸟按摩,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个叫李超然的,把他给我叫出来!”

    好么,李超然刚回来就又有人凶神恶煞的来找他,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齐刷刷的集中到了他身上。

    一旁杵着的王森伙伴不禁喜道:“森哥,这下好了,肯定是来找李超然麻烦的!”

    王森不敢高兴的太早,沉着脸说:“刚才万凯来的时候不也很牛哔吗,先别高兴那么早,万一……”

    伙伴心领神会,心想也是,苦道:“李超然才来几天,就这么出名了吗,怎么谁都来找他按摩?”

    这时候李超然已经主动迎了上去,笑呵呵道:“龙哥,你带朋友给我捧场来了?”

    躲在后面的张龙也不藏着掖着,指着李超然鼻子就骂:“草泥马的少给我嬉皮笑脸的,你以为打了我就没事了?告诉你,我黑皮哥过来帮我讨公道了,你完了你!”

    黑皮高高在上的冷道:“你就是李超然昂?说吧,打我兄弟,这事儿咋平?”

    一听这话,王森噗的一声就笑喷了,死党也是乐的手舞足蹈,拉着王森哈哈大笑:“森哥森哥,是来打李超然的,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货也太激动了,激动的居然大声喊了出来,这下可好,那边的人都听清楚了,齐刷刷的扭头朝他看来。死党顿时面如死灰。

    王森暗骂傻哔,赶紧下意识的躲开两步,他可不想与众为敌。

    李超然也听见了,就是这会儿没空搭理他们而已,笑呵呵道:“黑皮哥是吧,你说这事儿,咋平合适?”

    黑皮道:“好说,五万块钱,要不然就给你腿打折,就这么简单。”

    五万?大家伙面面相觑,好么,对方也太敢讹人了吧,开口就要这么多。

    商红蕊倒是仗义的很,不卑不亢的说道:“你们这是敲诈,信不信我们报警!?”

    “呵呵,臭娘们儿,你报一个试试?信不信老子给你衣服扒了丢大街上!?”黑皮气势汹汹,目露寒光,还真不像是吓唬吓唬就算了。

    商红蕊也算是职场女强人一枚了,让她对付各种顾客还行,可她毕竟没见过这么凶的人啊,一时间战战兢兢,哑然失色。

    李超然笑道:“龙哥,好歹我也算是你的业主吧,你就不怕我去物业投诉你?”

    “我呸,老子大不了不干了,今天你要不给钱,我黑皮哥就弄死你!”张龙狐假虎威,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站出去两步指着李超然鼻子叫嚣。

    哪儿知道,李超然还没吭声呢,黑皮不乐意了,突然薅住张龙头发恶狠狠给他拽了回去:“有他妈你说话的份儿吗,给我老实待着!”

    这一举动惹得李超然等人都懵圈了,怎么着,他俩不是自个儿人么,黑皮怎么这么对张龙呢?

    张龙面红耳赤,脸上不挂住了,讪道:“黑皮哥,这小子给我打了,我……我着急嘛。”

    黑皮真是不给面子,提手就给了张龙一巴掌,恶狠狠道:“既然我来了,就没你的事儿了,懂?”

    “黑皮哥,我……我可是给你钱了啊。”张龙捂着脸叫屈。

    “滚你麻痹,那是你自己愿意孝敬我的,还尼玛敢给我里格楞!”黑皮抬腿就是一脚,给张龙踹在地上还滚了两圈儿。

    戏剧性的一幕让李超然忍不住噗嗤乐了:“黑皮哥,你这人办事不地道啊,收了人钱,还打人?”

    “老子我乐意,跟你有鸡毛关系?少废话,拿钱!”

    黑皮典型的诬赖,本来收了张龙钱来帮他办事的,结果到了地方说翻脸就翻脸,好像这事儿是他自个儿的,特别有理的“敲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