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按摩师 > 第十二章 弄上车

极品按摩师 第十二章 弄上车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凯难以置信,在这个城市,竟然还有人不知道赵国儒是谁?可是,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技师一脸无措,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李超然人畜无害的表情让万凯很是头疼、恼怒,却把一旁的王森给乐的不轻,幸灾乐祸的嘀咕着:“这小子算是完了,居然地产大亨赵国儒都不知道是谁!”

    死党也乐的差点笑出声来:“真是,得罪了赵国儒,他不死才怪!森哥,这下你可解气了吧,哈哈。”

    李超然礼貌的笑道:“不好意思先生,可能真是我孤陋寡闻吧,我……我还真不认识您说的赵先生。”

    万凯深吸口气,鼻孔里沉沉的吐出寒气:“就凭你,也不配认识赵先生。”

    这话李超然就不爱听了,怎么的,这个姓赵的比别人多个脑袋啊?

    “呵呵,也许是吧。万先生是吧?您要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了。”

    李超然甩出来不屑的态度更是达到了平地一声雷的效果,小冉她们都给吓的杏眼圆瞪,暗叫李超然怎么这么虎头虎脑的,居然敢跟万凯这么说话?

    万凯脸色立刻黑了下来,盛气凌人道:“年轻人,是不是我说话不够清楚?你现在要跟我去见赵先生!”

    这也就是在店里,要不然李超然都懒得跟这位老先生说话。

    李超然耐心道:“您说的赵先生我根本就不认识……”

    万凯是彻底没耐心了,看李超然就跟看傻子似的,不等傻子的话说完,立马掏出来手机打了出去:“进来几个人,把这小子给我弄上车!”

    李超然懵了,干嘛啊,绑架啊这是?

    很快就进来三个膀大腰圆、黑色西服,一看就是打手、保镖的“武官”角色,过来二话不说就把李超然架起来往外走。

    李超然是又急又崩溃,要不是在店里,肯定早就把这仨哥们儿放倒了。

    眼睁睁看着同事被人“掳走”,小冉等人也不敢上前阻拦,琢磨了下,小冉赶紧给商红蕊去了电话,这事儿把商红蕊也给吓的不轻,满头雾水。赵国儒堂堂一个地产大亨,干嘛“掳”去李超然呢?

    李超然被弄上了车,气急而笑:“大叔啊,你这可算是绑架了,你觉得合适吗?”

    坐在副驾驶上的万凯倨傲道:“绑架又怎样?惹急了老子,老子亲手掐死你!”

    万凯也是被李超然的无知给气疯了。

    李超然大可以摆平万凯他们几个人轻松松的走人,可他多少也听出来了,赵国儒多半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要是贸然出手,搞不好会影响钱途。他不会因为前途而受制于人,但是现在他为了钱,不得不低头。

    另外,李超然也很好奇,他压根就不认识的人,找他到底干嘛。

    豪车的速度可不是普通车能比拟,疾驰在路上速度飞快,直接碾压路上的所有车辆。

    很快,李超然被带到了某异常高耸的写字楼的顶层。

    这是一家名为“赵氏集团”的企业办公区,不少穿着体面光鲜的职业见了万凯,都要毕恭毕敬的唤一声“万助理”,万凯的姿态也拿捏的恰到好处,简单点头回应,既彰显他在集团内的地位和身份,又不显得自己不平易近人。

    到了赵国儒办公室,万凯敲门的力度都不轻不重,并且又节奏的敲了三下,等里面传来一声略带苦味的“进来”,万凯让人架着李超然推门而入。

    很大的一个房间,除了颇有文化气息、底蕴的红木沙发、茶几之外,在墙角还有专门的一个酒架,上面陈设各种品牌的名酒,有的上面还是李超然看不懂的文字商标。

    靠窗的位置有个很气派的老板桌,有个看上去有六十岁左右的人端坐其中,正拧着眉头,故意挺着腰板,似乎在被病痛缠扰。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却也留下了常人不具备的英气,李超然看了一眼便猜到,这人想必就是赵国儒。

    就冲这气派,这档次,李超然也知道万凯为什么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该知道赵国儒了。

    “赵先生,人带来了。”万凯进来之后,马上不见了先前的高高在上,宛若卑微的侍从,说话时候都有微微欠身的动作。

    赵国儒本来眼里还带着苦色,见到李超然不禁大喜,急忙起身迎来。

    “你就是李超然按摩师?”赵国儒面带喜色,即便如此,他整个人的姿态都显得很高,他明明只有一米七左右的个头,李超然看他都要略微低头,可是他却给人宏伟巨人一般的感觉。

    李超然点点头,反问道:“是你叫他们把我绑来的?”

    “绑来?”赵国儒狐疑的看向万凯。

    万凯不得不解释说是李超然不肯过来,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赵国儒瞪了眼万凯,笑道:“我的助理怠慢了你,我代他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李超然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得,有你这句话就行,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他在这不卑不亢的说话,万凯和另外仨保镖的表情就有几分滑稽了,全都错愕的看着他,腹诽都惊人的一致:“这小子真是有病,敢这么跟赵先生说话!”

    赵国儒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五一十的解释道:“是这样,我腰椎不好,老毛病了,最近又犯了,特别难受。昨天我和朋友聊起了这事儿,她极力向我推荐你,说你有一套很特别的按摩手法,可能对我有所帮助。”

    昨天,朋友?

    李超然恍然大悟,哧哧乐道:“您是说那位很美丽的女士?”

    李超然情商也算高的了,昨天那位姐在前台吵吵半天,一点不淑女,李超然就知道不提这事儿,还故意说人家是“美丽的女士”。

    赵国儒满面红光的笑道:“对对,我那位年轻朋友,确实很是漂亮。”

    话锋一转,赵国儒试探着问道:“小李,你能帮我解决一下腰椎的毛病吗?”

    赵国儒其实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这老毛病他看过不少医生,到了也没能根治,该犯的时候还得犯,而且犯了就难受的不行,这种事儿,靠按摩就能解决,他有点不大敢肯定。

    李超然倒也没有急着夸海口,礼貌的反问道:“您先把衣裳撩开,我看看您什么情况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