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主八荒 > 第696章 赏赐

剑主八荒 第696章 赏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屁股坐下来就是恭喜自己,闻言,萧尘疑惑的问道,“陈师兄说笑了吧,我何喜之有?”

    经过几次的接触,萧尘和陈煜也算是相互熟络了起来,虽说不上有什么身后的交情,但是在一起交谈的时候,却也是十分随意的。

    不同于先前的那名长老,萧尘面前陈煜倒是没有太多压力,很随意的就开口问道,对此,陈煜慵懒的笑道。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一次你表现的这般抢眼,如今可是都已经被诸位圣者给记住了,清绝圣者还说以后要多多关注一下你呢,看来,我们小师弟日后成就圣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自己被诸位圣者给关注了?闻言,萧尘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也就是释怀了,被关注就被关注呗,而且,能够进入诸位圣者的视线之中,这对于萧尘来说不算是什么坏事,萧尘可不会因此而忧心忡忡。

    有圣者的关注,接下来萧尘前往古圣宗肯定会更加方便一些,至少一些琐碎的麻烦事情是肯定不会有的,至于能不能成为圣子,那看的还是自己的实力。

    没有圣子级别的实力,别说只是圣者关注了,就算你是圣者的亲儿子,也不可能成为圣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毕竟圣子代表的可是古圣宗的门面,只是继续有其表,那绝对不可能成为圣子的。

    听闻陈煜这话,萧尘笑着回道,“陈师兄这是在拿我开涮吗?我成为圣子?这恐怕还要不断的时间呢。”

    陈煜说萧尘成为圣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对此,萧尘自然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不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虽说世事无绝对,但萧尘对于圣子之位却是有绝对的信心,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天赋,而来就是萧圣了,有萧圣跟在自己身边,萧尘等人无时无刻都有一位圣者在教导着自己修炼,而且还是曾经的天河大陆第一圣者。

    若是如此都没有办法成就圣子之位的话,那就真的是只能怪自己了。

    正因为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萧尘虽然否认了陈煜的打趣,但话里话外,一样透露出了对于圣子之位的志在必得之心。

    萧尘的自信,陈煜自然是感觉到了,朗声一笑,随即从纳戒之中取出一个玉瓶,三张符篆递给萧尘道。

    “这是诸位圣者赏赐给你的,玉瓶之中乃是一颗圣级丹药,名为洗髓圣丹,而那枚符篆则是黑甲符,听说你要前往风原历练,这三张黑甲符你拿着也可以有备无患一些。”

    黑甲符萧尘倒是极为熟悉了,不过那洗髓圣丹萧尘却是第一次见,或者说,对于圣级丹药,这还是萧尘第一次接触呢,毕竟圣级丹药这可是只有圣级炼丹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东西。

    并不了解这洗髓圣丹的作用,不过这并不碍事,因为萧圣的声音此时已经在萧尘脑海中响起。

    “小家伙,看来古圣宗的圣者对你还真是看中啊,居然送了你一颗洗髓圣丹。”

    “老祖,这洗髓圣丹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你这小子还真是不识货,这洗髓圣丹是专门洗精伐髓的,不仅有强化肉身和经脉的作用,更能够洗净体内的污垢和残存在体内的丹药。”

    “这武者修炼,就算是再注重根基的人,也免不了要吞服丹药,不论是修炼用的丹药还是疗伤丹药,只要是丹药,那残存的药力自然就会或多或少的留在人体内,这些丹药残留其实对于修炼并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你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或者说是圣子,那就必须要做到十全十美,而这洗髓圣丹就可以助你洗净体内的丹药残渣,让你的身体就仿佛初生的婴儿一般纯粹,知道了吗?”

    将洗髓圣丹的作用告诉了萧尘,对此,萧尘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火热,这还真是一个宝贝啊。

    知道了洗髓圣丹的珍贵,这洗髓圣丹可绝对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当然,萧尘并不知道,洗髓圣丹在古圣宗之中,因为极其难以炼制,所以只有圣者和圣子才有资格服用。

    尤其是圣子,像陈煜他们,每年都会有一颗洗髓圣丹的赏赐,为的就是清洗这一年来,他们修炼时在体内残留的那些污垢和丹药残渣。

    将洗髓圣丹和黑甲符收了起来,不得不说,这赏赐的确是很贵重,而且还都是萧尘现在所需要的,可见,清绝圣者等人对萧尘的赏赐,是下了功夫的。

    将赏赐交给了萧尘,正事说完了,接下来陈煜看了一眼身旁的衣绪,见状,衣绪从自己的纳戒之中取出酒菜,陈煜笑着说道。

    “萧兄,正事完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好好的喝一杯啊,为了这顿酒,我可是求了小衣绪很久呢,所以,这一次我们可以放开了喝,没有限制,哈哈。”

    陈煜高兴的说道,不过他话音刚落,一旁的衣绪便是淡淡的提醒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喝了这顿,一年之内不再喝酒。”

    这一次为了让衣绪不再管自己喝酒,陈煜可是下了血本的,用一年不喝酒作为代价,换来了这一次的开怀畅饮。

    听闻衣绪这话,陈煜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安下来,那真的是欲哭无泪啊,而一旁的萧尘看着陈煜这仿佛死了爹娘的样子,也是有些哑然失笑。

    按理来说,这衣绪乃是陈煜的圣仆,应该是要对陈煜百依百顺才是,不过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这衣绪是真的将陈煜给管的死死的,偏偏面对这衣绪,陈煜还一点办法都没有,也真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故事和关系,若说只是简单的圣仆关系,萧尘可不相信。

    一脸苦色,不过很快,陈煜便是化悲愤为酒量,既然已经答应了,那这一顿自然是要喝他个昏天暗地,否则那不是亏了。

    “萧尘师弟,来来来,今天可是要好好的喝一顿,下一次喝酒,我可就是一年之后了。”

    主动举起酒杯,陈煜笑着说道。

    (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