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主八荒 > 第617章 审问

剑主八荒 第617章 审问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担心顾玲瑶想不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那样可就更麻烦了,所以王芳开口劝慰道。

    听闻王芳这话,顾玲瑶面无表情的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做出什么蠢事的,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说完,顾玲瑶转身便是离开,见状,王芳担心顾玲瑶,匆忙的和王宗打了个招呼,便是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萧尘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这是王芳临走时对王宗说的话,那意思很明显了,不管你王宗怎么做,反正必须要把萧尘给救出来。

    看着王芳急忙追上顾玲瑶的背影,王宗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啊?又不知他叫萧尘去杀何初旬的,为什么萧尘被执法堂的人带走了,要自己来负责?

    而且,萧尘杀的可是亲传弟子,想要救他又谈何容易。

    一想到主管执法堂的那变态老头,王宗便是一阵恶寒,在王宗看来,想要从那变态老头手上救人,无疑是虎口夺食啊。

    “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一个妹子,唉,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一连串的叹息,王宗低垂着头,一脸郁闷的离开了,他要去想想如何解救萧尘。

    在王芳的陪同下,顾玲瑶回到了住处,只不过一回来顾玲瑶就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也不理会王芳。

    对此,王芳也不敢离开,只能在顾玲瑶这里住下,不过王芳倒是有些多虑了,顾玲瑶知道现在不能再火上浇油了,所以,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将事情告知了自己的父亲顾启,想要让顾启想想办法。

    王宗,顾玲瑶都在想办法帮助萧尘,与此同时,跟随那八名执事,萧尘此时也是来到了天风圣宗执法堂。

    和天风圣宗其他地方不一样,整个执法堂周围除了隶属于执法堂的人外,没有一个人影,显得有些冷清,萧条。

    但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执法堂是什么地方,谁没事会整天往这里跑?可以说,执法堂乃是整个天风圣宗最为冷清的一个地方。

    在数名执事的带领下,萧尘一路向执法堂内走去,整个执法堂的布置倒是很简单,一个不大的小院,院墙和院门都用黑漆粉刷了一遍。

    在执法堂内,入眼只有两个颜色,一个黑色,一个红色,同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长年累月的冷清导致,走进执法堂之中,一阵阴风扑面而来,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冰寒,冷酷,肃穆,这就是执法堂给萧尘的感觉,穿过前院,很快萧尘便是来到执法堂大殿,不大的大殿尽头,有着一张太师椅,而后的墙壁之上,写着公正严明四个大字,只不过这四个大字乃是用红漆所写,看上去有那么一丝瘆人的味道。

    在萧尘来到大殿中央的时候,那八名负责一路押送萧尘的执事很自觉的分列两边,傲然而立,与此同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太师椅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下了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

    老者面送枯瘦,满脸皱纹密布,不过那一双眼睛却是仿佛鹰眼一般,极为锐利。

    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好像是一个死人一般,面对这老头,萧尘第一感觉就是冷,这老头太冷了,不论是长相还是气息,都给人一种落入冰窖一般的感觉。

    老者名叫严刑,是执法堂的主座长老,掌管天风圣宗一切刑罚。

    毫不夸张的说,严刑就是所有天风圣宗弟子心中的恶魔,如果要问众多弟子在天风圣宗内最怕谁,这严刑绝对是第一,没有丝毫疑问,就俩天风圣者都比不上。

    面无表情的看着萧尘,沉默了半响,严刑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只不过声音就仿佛是铁器摩擦发出的声音一般,既尖锐却又十分沙哑,让人听上去极不舒服。

    “萧尘,你可知罪。”

    老实说,面对严刑,萧尘的压力很大,甚至比面对天风圣者的压力还要大,当然,这并不是说严刑的实力比天风圣者要强,严刑只是半圣修为,论实力自然不如天风圣者,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和天风圣者却完全不同,这就是萧尘身上的压力所在。

    强顶着严刑给自己的压力,萧尘沉声回道,“弟子不知所犯何罪。”

    “放肆,你公然杀害圣宗亲传弟子,难道这还不是大罪吗?”听闻萧尘的回答,严刑低声喝道。

    伴随着喝声,严刑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极为冰冷的气息,仿佛要让人堕入地狱一般,身上的压力再度暴增,死死咬着牙齿,萧尘硬着头皮说道。

    “传闻圣宗执法堂严明公正,可长老为何不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就认定弟子犯下死罪?”

    听闻萧尘这话,严刑身上的气息缓缓收敛,随即问道,“好,本座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将事情经过说来。”

    严刑给人的感觉虽然凶狠冰冷,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严刑此人绝对是一个严明公正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天风圣者才会让他一手掌管圣宗刑罚,手握生杀大权。

    听闻严刑这话,萧尘也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听完萧尘的讲述,严刑的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些,至少在看向萧尘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冰冷的寒意。

    原本萧尘击杀何初旬,这在严刑看来是死罪,不过在听闻萧尘的话后,严刑自问这何初旬的确是该杀,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情有可原,何初旬也的确是该死,但不管怎么说,萧尘杀人终归是触犯了宗规,要让严刑就这样放过他,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面无表情的看着萧尘,严刑在思考如何处罚萧尘,原本萧尘是死罪,但现在事出有因,且萧尘也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骄,杀了他对圣宗也是损失。

    就在严刑思考着量刑的时候,大殿之内,鹤峰的身形缓缓浮现,看向主座之上的严刑,鹤峰笑着说道。

    “严老头,这萧尘可杀不得。”

    (明天爆发十章,算是补上之前的六章欠稿,存稿真是不易,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嘛,明天中午十二点开始,兄弟们多多支持啊,推荐票,月票都投过来哦,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