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546 三爷:年年出手?不怕他吃亏,怕把人打废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46 三爷:年年出手?不怕他吃亏,怕把人打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余漫兮与宁凡“偷情出轨”的消息尚未得到澄清,转眼满屏都是她怀孕,傅斯年被绿的新闻。

    宁凡当时也在医院,与傅沉一起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他当时心底唯一的想法就是……

    【卧槽,给了婚礼份子钱,转眼就要给孩子满月红包!】

    他和余漫兮关系好,份子钱不在话下,还得送点小礼物,对他这种选择困难症来说,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很快他就被网上的消息弄得懵逼了。

    【渣男贱女做局,合谋诓骗傅家,傅老震怒】

    底下的评论更是五花八门:

    “真是劲爆啊,绿了傅大少,胆子真大!”

    “听说宁家是傅老一手提携起来的,居然敢挖傅家墙角,也不知道傅家会怎么办?马上就结婚了,就连喜帖都发出去了,这不是丢人嘛!”

    “我觉得不可能,她干嘛和宁凡做局坑傅家啊,图什么啊?”

    ……

    宁凡哑然,贼特么尴尬,他连余漫兮头发丝都没碰过,怎么就莫名其妙“喜当爹”了。

    这网上的人,还说得有理有据,更有甚者扒出他以前微博晒的一些东西,那上面有地点定位,恰好就是余漫兮在国外待的地方。

    几方对比,都觉得两人肯定早就搞到了一起。

    有说什么宁凡肯定知道傅斯年住在哪里,特意把余漫兮安排在他对面,肯定是做局坑傅家。

    宁凡只能感慨,这届网友脑洞太大了。

    十几分钟后,他手机震动起来,原来是父亲打来的。

    “爸,网上的消息都是假的!”对方都没开口,他就急着澄清了,“我和她真的没那种关系,这点您是清楚的,我找她也是为了家里的事……”

    “我知道,我现在就在傅家老宅这里。”宁家身正不怕影斜,又同住在一个大院,很熟,立刻就到了傅家解释说明。

    不过傅家二老也压根不信网上那些流言蜚语,这才让宁家彻底安了心,生怕因为莫须有的事,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影响两家关系。

    “今晚的事情,摆明就是有人做局坑我们,等我回去再和您好好解释……”

    “大院门口都是记者,你别回家,在外面找个酒店住吧。”

    “……”

    宁凡一脸懵逼的挂了电话,家都不给回?这还是亲爹嘛!

    *

    傅沉则依靠在走廊墙壁上,给家里人报喜后,一言未发,直至宋风晚电话打进来,才走到僻静处接起来。

    “喂,三哥,网上说余姐姐怀孕了?是真的吗?”宋风晚刚下晚课,中途刷到新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满脑子都想着她要做奶奶了……

    后背一阵发凉。

    “嗯。”傅沉偏头看向窗外,这个角度,刚好能将医院楼下所有场景一览无遗,基本都是来自各家的媒体记者,架着机器设备,闪光灯不断,“医院记者很多,你别过来了,早点休息。”

    “帮我恭喜她。”宋风晚嘴上这么说的,可是心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好。”

    傅沉挂断电话后,小群里也同样消息不断。

    最激动地莫过于段林白,特意发了红包:【恭喜大侄子喜迎贵子。】

    他原本不想看消息,但是段林白一直在问他余漫兮情况如何,他只能回了一条:【身体没事,多谢关心。】

    浪里小白龙:【傅三,你丫要做爷爷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

    傅沉眯着眼,果不其然,这厮一刻都消停不了。

    他再度进入病房的时候,余漫兮正依靠在床上和傅斯年打电话,原本是个生得极其明艳妩媚的人,此刻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母性的光辉,温柔小意。

    “……其实我身体挺好的,没什么事,就是孕吐有点厉害,现在也好多了,你不用急着回来,太折腾了。”

    “嗯,所有事情三叔都处理好了。”

    “那你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傅沉攒着串儿,眸清温润,似乎在思量什么……

    十方刚帮忙处理完住院手续之类的,今晚外面不得消停,余漫兮又刚受到了惊吓,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天。

    刚想和傅沉汇报工作,就瞧着他眸子沉冽幽邃,依照他跟着傅沉多年的经验来看……

    八成是在想着如何对付贺诗情了。

    这女人也是够阴毒的,每次都躲在暗处,基本都能全身而退。

    直接上啊,盘她!

    “三爷,手续都办好了。”十方清着嗓子走过去。

    他低声嗯了声。

    *

    这一晚,整个京城的媒体圈兵荒马乱,傅家也是人仰马翻,傅家二老不顾傅沉劝阻,趁着夜深之际到了医院,也是托了人,走了特别通道。

    得亏余漫兮心里够强大,若不然看到网上那些评论留言,真的能气到吐血。

    她虽然年纪不大,也算经历了大风大浪,这点事情对她来说,无足轻重,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心底充斥着即将做母亲的喜悦。

    周围同事,电视台领导也纷纷给她发来恭贺短信,她一一回复,完全不被外界的事情所干扰。

    整一夜

    傅家没人澄清任何事,任由着网上消息发酵,当天上午,戴云青就坐高铁抵达了京城,在出站口,自然没少被记者盘问,她什么都没解释,直奔医院。

    她神色匆匆,面容冷凝,无端加重了记者的猜测。

    多说她千里迢迢赶来,是为了找余漫兮对峙。

    戴云青怎么可能不紧张,怀孕头三个月,胎儿本就极不稳当,在酒店被人围住,又险些被记者堵截,她肯定后怕,哪儿有心思应付记者。

    自然不会给他们半点好脸色。

    傅斯年抵达京城是在中午12点多些,十方去机场接的他。

    “大少,少夫人没什么事,大夫人和老太太都在,您别担心。”傅斯年的行踪几乎没人知道,他又不是名人,认识他这张脸的不多,倒是无人注意。

    两人上车后,因为是中午车流高峰期,车子行程缓慢,十方透过后视镜看到傅斯年从包内拿出电脑U盘等东西,搭在膝盖上,就开始敲打起来……

    他手指动作很快,十方只能看到光影在他脸上重叠变换,耳边俱是清脆的敲打键盘声。

    一下飞机就忙活,不给老婆打个电话?

    “十方,后江北路123号。”

    “啊?”十方愣了下。

    “直接去那里。”

    “咱们不是去医院?”十方是话多,什么都想多问一句,傅斯年挑眉看着他,舌尖舔着腮帮,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马上导航。”十方咳嗽两声,卧槽,这特么有点吓人啊。

    十方也不傻,趁着等红灯的时候,给傅沉发了信息。

    *

    傅沉此时正在云锦首府,低头查看着刚调查来的各种资料,眸子晦涩,似乎在盘算什么。

    接到十方信息,看到那个地址,瞳孔微缩。

    “怎么了?又出事了?”京寒川此时正在他家,手中端着热茶,资料他帮忙调查了一些。

    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就连他远在国外的父母都打电话过问了这件事。

    “这帮贺诗情做事的人,估计是个傻子,这人怕不是忘了,斯年是做什么的?”傅沉拾起手边的外套,直接往外走。

    “找到老巢去了?”京寒川闷笑,“是他的性格。”

    “那人估计还在暗自高兴,与贺诗情合作,曝了那么多独家,在网上彻彻底底火了一把,殊不知有人顺着网线,直接找过去了……”

    “斯年过去就行了,你也要去?他那性子,不会吃亏的。”

    傅沉撩着眉眼看了下京寒川,“他自然不会吃亏……”

    “我是怕下手太狠,把人打废了!”

    京寒川眼梢一吊,这可能性还真大!

    ------题外话------

    更新开始啦~

    真的有人顺着网线能爬过去的,哈哈

    估计那人要吓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