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318 三爷:段浪,晚上来我房间(3更)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318 三爷:段浪,晚上来我房间(3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知欢污蔑宋风晚偷东西,自己却被逐出严家的消息,虽未在南江传来,严家那些亲戚都很快收到了消息。

    这对母女进门当天他们都见了,看着都和和气气,非常好相处。

    谁会想到遇到事情这么刚,一点情面不留,这不仅是打脸,就连她最后那层遮羞布都扯下来了。

    真的厉害。

    也是因为这件事,原本对她们还有微词的人,私下都不敢多说什么,虽是一个姓,那也是人家的家事,你管不着,更犯不着因此与严望川产生嫌隙。

    而且严望川连手稿这种私密的东西都可以直接拿给宋风晚,足见对她多信任。

    杀敌立威,说得大抵如此。

    当天下午就有不少七大姑八大姨过来邀请乔艾芸出去逛街,看宋风晚的神色更是古怪,她坐在窗边,手中拿着本《基督山伯爵》,模样乖巧。

    任谁都想不出,会是她把严知欢撵出去的。

    宋风晚从她们笑,他们都觉得后背发凉,这可是个披着兔子皮的小老虎啊。

    严望川下午照旧去公司,乔艾芸招架不住那些亲戚,便跟着出了门,宋风晚推说要出去走走,实则是去见傅沉了。

    老太太手中捏着细针,在红色缎面上穿针引线,严少臣收拾东西也打算上班。

    “奶奶,我要去上班了。”

    老太太眯眼看着他,“肖靖安在打晚晚主意?这件事你怎么没和我说?”

    严少臣笑道,“整个南江,谁不在打她主意啊,而且肖靖安昨天被她揍了一顿,晚晚对他没那个意思,我以为他会知难而退,就没告诉您。”

    “揍了?”老太太来了兴致,“怎么回事?”

    严少臣就把昨日发生的事,加上猜想和她解释了一遍,老太太听后乐了,笑得合不拢嘴。

    “他叫得那么惨烈,看得出来她下手挺狠的。”

    “那小子非良人,我是担心晚晚年纪小,又没谈过恋爱,之前傅家那孙子就不怎么样,我怕她被骗,肖家这小子惯会花言巧语,不是个好东西。”

    严少臣攥紧手中的车钥匙和公文包,“奶奶,我觉得您担心太多了,她挺聪明的,不至于被人骗。”

    “就怕遇到最甜会哄人的渣男,小姑娘一时不察就栽进去了,女之耽兮,不可脱也……”老太太叹息,“现在这些男人骗小姑娘花招太多。”

    严少臣悻悻笑着。

    人家都早恋大半年了,您这担心的真是多余。

    谁要是往她面前凑,压根不用您出手。

    “我本来还担心她会被人欺负,现在看来,担心真是多余的。”老太太摇头,厉害点也好,最起码以后不会被人欺负。

    严少臣讪讪点头,谁敢欺负她啊。

    人家男朋友可牛逼了。

    “你帮我注意点,要是谁家小子和她走得近点,和我说一下,她这个年纪,情窦初开是正常的,我把把关,南江这边我还是熟的。”

    严少臣点头,“奶奶,严知欢的事,是您和家中那些亲戚说的?”

    家中佣人不敢说闲言碎语,严望川没那种心思,宋风晚没这个能力,思来想去,能把消息散播出去的只有她了。

    老太太低头继续绣着鸳鸯,默不作声。

    严少臣走出严家的时候,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宋风晚要杀鸡儆猴,老太太就在背后推了一把,一个是小狐狸,另一个更是老奸巨猾。

    其实宋风晚敢那么对严知欢,老太太也是默许的,也许从一开始,她已把一切看透。

    宋风晚利用严知欢立威,老太太何尝没利用她俩。

    他忽然有种错觉,整个严家……

    大伯可能是最单纯的。

    海风吹来,他拉开车门钻进去,这六月的天,怎么觉得那么冷。

    他开车经过沙滩,无意看到宋风晚,她还穿着那条红裙,过于招摇惹眼,一手扶着遮阳帽,正朝着一个男人跑过去。

    严少臣攥着方向盘,定睛一看。

    这天南海北的,都追到这里了,傅三爷是真执着。

    **

    傅沉和段林白也刚吃了饭,正在沙滩溜达。

    “三哥!”宋风晚隔着老远就冲他们招手,光着脚丫朝他们跑过来。

    傅沉眯眼,看着她光裸的肩头,微微蹙眉。

    随着她跑动,裙裾飞扬,露出的双腿,又长又细,声音娇软,他往前走了两步,就把人搂到了怀里。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把狗粮,段林白险些闪瞎眼。

    他还以为傅沉是来找他算账的,担惊受怕这么久,结果人家是来约会的。

    “妹妹,你怎么……”段林白刚开口,傅沉就剜了他一眼。

    这寻常在京城,熟人很多,他喊声妹妹,傅沉懒得理他,现在都没人,他还想占自己便宜?

    “不对,小嫂子,你怎么在这里?”段林白心底有个挠墙的小人,恨不能挠死傅沉。

    “我妈和严叔要结婚,我肯定要过来,你来干嘛?旅游?”宋风晚确实不知段林白在。

    “我长得太白,晒一下,哎呀,天生肤白愁煞人啊。”

    宋风晚突然想到傅沉和他提过的梗,没忍住直接笑出声。

    段林白懵逼了,“你在笑什么?”

    “没……没什么?”宋风晚努力憋着,可是看到他穿花裤衩,实在憋不住。

    段林白又不傻,看她那神情就猜得出来了,“卧槽,傅三,这特么可是老子的秘密,你连这话都和小嫂子说?我不要面子的吗?”

    “没人知道的才是秘密,你那个……”傅沉眯眼看他,“算吗?”

    “我……”段林白气结,“小嫂子,我和你说,他说得都不是真的。”

    “晚晚,上回在九号公馆谁让你喝酒的?”傅沉准备开始算账了。

    宋风晚憋着笑,指了指段林白。

    “他是不是私下和你说,要吊着我?男人不能惯?”

    段林白生无可恋,“你俩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共享的?”

    宋风晚强忍着笑意。

    傅沉拍了拍他的肩膀,靠近他耳边,“段浪浪,买好保险,晚上来我房里,我们好好聊聊。”

    **

    三人在沙滩上走了一会儿,既然到了海边,自然要下水,宋风晚还不会游泳,傅沉便提议教她。

    段林白一只眼视力尚未完全恢复,不打算下水,躺在椅子上喝椰汁刷新闻,他特别搜了南江严家,才看到严望川要结婚的消息。

    真特么倒霉,自己这时候来南江干嘛。

    宋风晚出来时并未带泳衣,衣服是在路上挑的,那家店没有连体的,全部都是两件式。

    而此刻傅沉已经换了衣服出来,并未穿紧身泳裤,白色背心,及膝短裤,休闲宽松。

    海风吹来,轻薄的衣服紧贴在身上,隐约可见腹部的肌肉弧线,露出的胳膊,结实紧绷,肌肉线条弧度优美,不夸张,却很漂亮。

    段林白咋舌。

    欲遮还羞,真骚气。

    而宋风晚此刻也走了出来,这种两件式的太显身材,腰肢纤细柔软,傅沉眯着眼,她刚才挑泳衣,选了二十多分钟,就挑了这么个东西?

    她一路走来,还有些局促,都没敢直视傅沉的眼睛,那种羞赧纯情的模样,惊鸿般的晃了不少人的眼。

    傅沉自然知道自己的小姑娘多漂亮,假以时日必然艳色灼人,可他也不愿意被别的男人看了去。

    “吁——”段林白忽然对着她吹了个口哨。

    小嫂子虽然年纪不大,身材还是不错的,啧啧,他见到宋风晚第一眼就觉得这妹子纯,条正盘顺,自己眼光果然不错。

    “啪——”傅沉扯过躺椅上的毛巾,直接甩在他脸上。

    “卧槽!”段林白还喝着椰子,险些被呛到。

    这是特么谋杀啊!

    傅沉扯了浴巾,上前两步,裹在宋风晚身上。

    ------题外话------

    三更结束了哈(^。^)

    今天木有卡文吧,大家看文别忘了打卡投票票啊,么么

    **

    师兄是整个家里最单纯的?有嘛?哈哈

    不过二浪你吹口哨,这是在调戏嫂子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