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野兽派女王 > 第三章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3

野兽派女王 第三章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3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会的甜甜哭得很厉害,但肖白却不顾她的害怕,紧紧地抓着她。

    “肖白,你赶紧放开甜甜,否则我就报警。”徐贵莲关于报警的恐吓果然激怒了肖白,她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歇斯底里地大喊,“徐贵莲,你不是说我和你儿子才是天生一对吗?你不是说我比林晓筠更适合你儿子吗?我送了你那么多礼物,可你却把我当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傻子?你有什么资格骂我?林晓筠和卢志浩离婚,你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林晓筠身上。甜甜自己离家出走,你又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你为什么不好好反省反省你自己!”

    徐贵莲的脸色变了又变,她捂着一阵阵绞痛的胸口,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而肖白则愤然看向卢志浩,悲怆地道:“卢志浩,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我没想伤害甜甜。可是你,你们,却统统把我当成坏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你劫持了甜甜!”卢志浩终于忍不住,暴发出怒喝,“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孩子。把甜甜给我!”

    “不可能!”肖白凄厉地尖叫,“我和你的事情,没人能置身事外。她、林晓筠、还有你妈,他们所有人统统都是横在我们中间的障碍。”

    肖白越说越激动,她面如纸色步步后退,突然,抱紧甜甜冲进车子,然后慌乱地发动了车子。

    “妈妈!妈妈!”甜甜大声地哭着,用力地拍打着车窗。林晓筠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可车子早已经被肖白开动,向前疾驰而去。

    “停,停下!”

    林晓筠大声呼叫,卢志浩的脸色也骤然大变,他迅速地转身跑向车子。

    赵俊希扶起了林晓筠,而林晓筠却一把推开他,和卢志浩一起,乘车追向肖白。

    “小赵,我们上你的车,你开车,追!”温玉琴抓住赵俊希,道。

    赵俊希点头,替温玉琴拉开了车门。

    “我也去。”徐贵莲喘息着,跟在温玉琴的身后。温玉琴来不及劝阻,现在,除了甜甜的安危,她再也不关心其他。卢汉和林建国也纷纷上了车,赵俊希发动车子,追向肖白。

    “都怪我糊涂,都怪我!”徐贵莲连声责怪自己,“都是我的错,要罚,老天罚我,放过甜甜吧!”

    她因懊悔而激动,胸口的一阵阵绞痛令她连呼吸都微颤,温玉琴扶住徐贵莲,嘴里却气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谁让你被那个肖白蒙住了眼!”

    “你们两个谁也别吵,别影响小赵开车。”林建国忍不住出声镇场,催促赵俊希加快速度。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现在不是掰扯这些的时候。

    “甜甜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卢汉老泪横纵。

    肖白将车子开上了绕城高架桥,她的疯狂举动让卢志浩更加担心甜甜的安危,他提高车速,紧紧追赶。

    大脑一片空白的肖白手足无措,甜甜的哭声更加让她崩溃,肖白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除了疯狂地向前开,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眼见肖白的车速越来越快,林晓筠的心都提了起来。她一瞬不瞬地盯着肖白的车子,生恐一眨眼便失去它的踪影。而肖白此时在卢志浩、赵俊希和庄亚丽的追赶下,仓皇逃窜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在一个十字路口,眼看肖白在绿灯不断闪烁的情况下疾速冲出,卢志浩立即驱车紧追。他没有注意到在车子驶出安全线的几秒钟之前,交通灯已经变成了红色,更没有注意到一辆商务车正向他驶来。当林晓筠的惊叫提醒到卢志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车即将相撞的刹那,卢志浩迅速地调转方向,车子直直地冲向了路边的防护栏。

    “志浩!”

    林晓筠的呼唤声,是卢志浩最后听到的声音;林晓筠的脸庞,亦是最后一刻映入他眼帘的事物。而他最后的一个动作,就是抱住林晓筠,紧紧护在怀里。

    她还是那么瘦,像从前一样。

    一个月后。

    医院。

    甜甜趴在病床上,眨着一双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嘟起了小嘴巴。

    “爸爸,你怎么长得越来越像木乃伊啊?”

    趴在床上的卢志浩嘿嘿地笑,牵动了头部和后背的伤口,但这伤口已经愈合得不错。

    “好啦,甜甜,不要嘲笑爸爸。”林晓筠停下正在削苹果的动作,板起脸,道,“爸爸的头部受伤,所以要缠着绷带哦。”

    “妈妈真不聪明,”甜甜不高兴了,“甜甜逗爸爸开心呢。”

    林晓筠笑着掂了一下甜甜的鼻子,然后把削好的苹果分成几块,递给了甜甜和卢志浩。

    卢志浩咬了一口苹果,感慨万千:“幸亏车子的安全气囊及时弹出,要不然我现在恐怕要跟你和甜甜阴阳相隔,上演《人鬼情未了》了。”

    “亏你还开得出玩笑,当时我都快吓死了。”林晓筠又好气又好笑,然而,回忆起汽车撞到防护栏的刹那,卢志浩用他的身体护住自己的一幕,心中的感动却久久不能平息。虽然安全气囊救了他们的命,但卢志浩的后背却被破碎的玻璃刺伤,现在只能趴在床上养伤。

    “现在想想我都后怕,你怎么那么笨,用你自己的身体护住我,自己被碎玻璃扎成了刺猬。”

    明明是责怪的话,却让卢志浩笑了起来。

    “你和甜甜都平安,就算让我变恐龙都行,”卢志浩握住林晓筠的手,由衷道,“我一点都不后悔,更别提后怕,你们是这世上最宝贵的人,让我做什么都行。”

    林晓筠动容地看着卢志浩,四目相对,只可见深情与感动。

    “爸爸,妈妈!”

    甜甜噘起了小嘴:“你们两个不要忘了我呀!”

    卢志浩和林晓筠笑了起来,他们一左一右地拥抱住了甜甜。

    门外,四双眼睛正从一道门缝里向内张望着。

    “哎呀!”徐贵莲忽然叫出了声,她一把打在卢汉的身上,生气道:“你踩着我的脚了。”

    卢汉急忙抬起脚,又小声地提醒:“嘘,小声点。”

    “得了,转了一大圈,人家合好了,坏人都让咱们当了。我看,咱们还是走吧。”温玉琴站起身来,满面都是无奈。

    “小俩口本来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合,只有咱们这些老的当真。”林建国也摇头叹息。

    四位老人说着,悄悄地走了。

    “肖白怎么样了?你们就打算这样放过她?”温玉琴终于想起了始作俑者,恨得牙根痒痒。在意识到卢志浩出了车祸之后,肖白及时停下车子,带甜甜奔了回来。

    虽然肖白的行为已经构成拐骗儿童的犯罪事实,但卢志浩和林晓筠始终没有报警。生活中的一切其实都明码标价,只不过有些价码是金钱,有些是信誉、爱情或者事业。肖白有错,卢志浩又何尝无辜?林晓筠自己难道又是如白莲花般毫无错漏吗?

    那么,为什么不给别人一个机会呢?由于卢志浩和林晓筠不再追究,肖白免除了法律责任。

    “那个小赵,后来又怎么样了?”徐贵莲问。

    “那是个好孩子,我们准备把他当预备女婿留着,要是卢志浩再敢对晓筠不好,我们直接换女婿!”温玉琴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徐贵莲却听得心惊肉跳,她挽着温玉琴,赔着笑脸道:“亲家,我知道你开玩笑呢,人家小两口好不容易和好了,哪能再把他们拆散呢?”

    几位老人边说,边往外走,浑然不知提着水果篮的赵俊希就站在医院的门口,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看起来,现在的探望,是对他们的打扰。

    赵俊希看了看手里的果篮,最终将它委托给了导诊台的护士,给林晓筠发了一段微信:

    “从你和卢志浩的身上,我已经体会到了你所说的:‘婚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原来我曾以为的‘拥着你说晚安,和醒来说早安’的甜蜜,并不是婚姻真正的浪漫。

    婚姻真正的浪漫是——百转千回之后,你还在;也是生死关头,我不走。为你拥有这样的婚姻而高兴。晓筠,我其实早就接到了北京一家软件公司的Offer,对方邀请我去联合创业,因为不舍与你的缘分而迟迟没有接受。现在,看到你幸福,我也将去往那个更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希望可以在那里遇到我的女神,那个可以牵手看遍人生风景,可以走过生活风雨的所爱。我想,她一定也是一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祝我们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