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九十九章 虚实之道(五更)

全球领主时代 第九十九章 虚实之道(五更)

    到了中午时分,秦默便随着安敬思来到了第三层防线中一个较为重要的地方,这里位于山谷的最高点,能够一览下方之势。

    秦默观察了一圈周围,发现这里地势十分崎岖,属于山谷丘陵地带,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坠入周围的崖壁之处。

    而在这山路之间,能够令大军行进的道路并不多,其中一些两面依壁之地多被建造了城墙关卡。

    在这山谷丘陵地带之下是一个平原,在平原之上驻扎满了渊龙城的军队。

    此刻渊龙城的驻军开始动了,他们分为数股,有序的向前推进,已经开始从不同的道路向着山丘之上前行了。

    面对行进的大军,秦默便在高地观摩着。对于眼前十万之众,秦默倒不怕,反倒十分期待他们的进攻,以此来磨练昊天城的士兵,使其尽量在下一波猛烈的进攻中,变得更加成熟。

    秦默明白眼前的十万大军并不是龙鞠所统领的,在三日前龙鞠还在渊龙城呢,这点时间他是赶不到这里的。而且这里的军队只有十万,而不是二十万。想来龙鞠是将渊龙城的军队分为了两拨。

    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下方的十万大军开始同前方的一些关卡城墙接触了,猛烈的攻城战拉开了序幕,满天的箭雨几乎笼罩了下方的天空。

    由于时间紧凑,而且前面第三层防线内的关卡众多,需要建造的城墙也多,因此第三层防线内的城墙都仅仅建造了六七米之高,秦默倒没有想着用这第三层防线便将所有的来犯之兵给挡在外,他只是想用这第三层防线来消耗敌军。

    由于在第三层防线到第二层防线之间有连绵千米的平坦之地,因此如若从第三层防线出来的敌军已经势弱,那么埋伏在这其中的重兵便将直接出击,将其围困死在这二三防线之间。如若对方威势不减,则退居第二防线。

    这第二防线才是重中之重,被打造的十分坚固。单单其城墙便用上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直接打造成了十五米之高,如若对方没有强悍的攻城利器,那么便将含恨而退。

    面对这十万大军的猛烈进攻,位列最前方的一些小的关卡很快便被攻破了。不过敌方的损失也不小。

    终于在经过两三个时辰后,第一战初告结束。在此战中昊天城一方上的都是常规军团,并没有派上龙虎军团。龙虎军团在后面还有大用。

    虽然是常规军团,但是却依然不俗,竟然依借地理优势抵挡住了渊龙城的军团。

    其实依照原住民正规军的标准,这渊龙城的军团也算不上精英,甚至已经算是比较下等的了。

    这渊龙城的军团主要还是继承以前的渊龙城守军,因此以前渊龙城军队的恶习也在其中传承着,而且这些士兵也多是酒囊饭袋之徒。虽然在之前经过了龙鞠一段时间的操练,但是如今离开渊龙城时间一长,他们便原形毕露了。

    望着下方的表现,龙钟充满了无奈,虽然这些士兵行为散漫没有丝毫作战的勇猛之姿,但是还算是听他指挥。而且经过一番攻城夺关之后,他发现对面的士兵也是极其没有经验,有时候犯了许多可笑的错误,令他们方才不至于经历连番的苦战。

    不过这在他认为也是正常的,毕竟对方是农民起义,能够拥有不错的装备已经不错了,想要拥有正规军的作战军阵和经验,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令他感到庆幸的,如果对面是百经沙场之军,那在一番试探之后,他便将直接撤兵了,等把这帮兵痞整顿好之后,他才会再行进攻。此次一番进攻,他们也暴露了不少漏洞。

    不过这漏洞不大,如果对面经验十足,倒有可能趁机利用。但是面对这般毫无经验的军队,他倒不怕。

    此次他能够领兵打仗还是多亏了龙鞠的信任,否则他是绝没有可能领兵的,他在分支八脉之中一直没有什么好人缘。也是因此他急需建功来证明一番自己。

    “龙钟,接下来我们要从哪里进攻?还是如之前那般分散兵力,全面攻城么?”

    “不,试探期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集中三波兵力,将那些难拔钉子给除了。”

    “嗯,那也挺好。”

    对于龙钟之言龙一席此刻完全听从了,他虽是八脉第一先生,并且是此次的督军,但是却从来没有行军打仗的经验,在来得路上他便闹出了好多笑话,还是多亏了龙钟为其善后,方才令其不至于太难堪。

    如今龙一席已经明白,龙钟是难得的领兵之将,对于兵法还是很熟知的,且行兵不莽撞,很是稳重。因此如今他便完全听其行事,而且还向其请教了不少兵法的问题,其中有一些便是他在平常讲授时不太懂的。

    龙钟对于龙一席时不时的惹祸和请教丝毫没有不耐,反倒是十分有耐心。他并不傻,他明白自己是八脉中人脉极差之人,但是这龙一席却是八脉中人脉极好之人,这龙一席主要便是教导八脉的子弟,在八脉之中他都是座上宾。

    因此很明显,龙鞠将他们分在一起,便是想让龙钟交好龙一席,令其增加在八脉中的份量。龙钟通过龙鞠的此举,便已经猜测出龙鞠是想要重用自己的,因此他自当表现一番。

    在巡视一番军队后,龙钟便命其重新整顿好,将其分为了三波兵力,准备在天黑前将一些难拔的钉子给拔除了。

    一时间,战争再次爆发了。在山谷之下到处都是跌落的尸首,那些被攻克后的关卡布满了残尸和人体的各个器官,在那城墙之上还有遍布的箭矢,血染红了城墙。

    此刻在夕阳的照射下,山谷之上发生的战争显得极其残酷,血的颜色同夕阳之光交融在了一起,似乎整片大地都被倾注了鲜血。

    那正在发生的战斗和已经结束后的战场,在此刻泾渭的分在两侧。两者的最大区别便是:一处战场到处都是站着交战的士兵,另一处战场到处都是死亡后各种诡异姿势的躺着的士兵。

    站在山谷的最高点,望着下方发生的战争,秦默感觉自己变得渺小了起来。下方汹涌而上的人海几乎快要将整个山谷给包容了,而在关卡之内守卫的士兵也是布满在城墙之后,显得密密麻麻的。

    “敬思,你此次用兵,可是虚实之策?”

    “哈哈,主公真是睿智,此番末将正是用了虚虚实实之道,意在诱其深入,歼灭其主力。这样一来,后面我们便将轻松许多。”

    “哦?既然如此,为何还让如此多的士兵守着关卡,增大我们的损失,不若直接再松一点岂不更好,这样也能减少新兵的损失。”

    “主公,此计的运用主要还是看人。如今我们在暗,敌人还不知道我们的详尽消息,因此用虚实之道正好。可是这领兵之人行事稳重,领兵谨慎。因此如若太过明显恐其生疑,那样一来便前功尽弃了。因此实在点来最好。”

    “嗯,也好,正好让这些新兵磨练一番,后面的战争只会比之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