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五十三章 终焉世界的恶魔

全球领主时代 第五十三章 终焉世界的恶魔

    东方大厦,在其中一个办公室内,一个面容丑陋的男子双手支着脑袋,平静的看着面前全息屏上的消息,一股难以掩饰的悲伤在他眼睛深处隐藏着。

    在那个全息屏上,是一个尸体的形象,这个尸体之上受了多处创伤。

    这个尸体,赫然便是东方桎。也是这个丑陋男子的弟弟。

    “我弟弟是被四个退伍军人打死的?这四个退伍军人不是家族派去保护他的么?”

    他的声音显得低沉,似乎在努力压制着颤音。在他办公桌两旁,是两个衣着西装的男子,这两个男子对于这个丑陋男子并没有显得多么尊敬,而是皱着眉头看着他丑陋的面孔,道:

    “东方正朔,现场监控显示的就是那四个退伍军人发疯打死了你的弟弟,如今那四个退伍军人已经跳入大海,如今死不见尸了。

    我们来这里就是想要问你那四个退伍军人的背景,看有没有隐情,既然你无法提供有效的线索,那么这件事便归为意外事件,你也就不要再插手了。”

    说完,这两个男子便提着一个黑包,直接离开了。

    他们两个是家族派来调查东方桎死因的,毕竟东方桎死的太意外了,在光鸢学院被家族派给他的保镖杀死了,平常这些保镖是不让家族子弟带到学校的,

    不过如今那四个杀人犯也都跳海失踪了,根据植入他们体内的生命仪显示,已经没有生命活度了。如今死无对证,也没有什么线索显示这四个退伍军人背后有其他势力的影子,因此此次事件只能以意外事件处理。在他们看来可能是东方桎和那四个保镖爆发冲突,然后造成了悲剧事件。

    既然那四个凶手也死了,这次事件自然也就结束了,东方桎在东方家族本来便不受重视,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也就凭着有些资质才得到了家族资源的倾斜,这种等级的存在,他们是不用采取高规格对待的。

    看着离开的两个家族调查者,东方正朔眼眸向下低沉着,看不出他的想法。

    他的脸上布满了红黑斑纹,右眼瞳是红色的,嘴角两侧向耳根处裂开着,就像一个狰狞的小丑,他的个子只有一米六,但是他全身上下却有股奇特的气质,这股气质似乎总在变幻,令人无法看透。

    他从来不在意自己的样貌,这方面的情绪对他来说可笑至极。就像一个巨人从不考虑蘑菇将他绊倒一般,他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中,一直是被欺凌的,他的情感成长是畸形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察觉出来,在他被欺凌的过程中,他懂得了隐藏情绪。

    欺凌的生活并没有造成他的自卑和恐惧心理,而是让他认为周围一切的人都是可悲的,是一种被情绪左右的个体,他们随时将会被自己所摧毁,这种摧毁是无可抗拒的,他便一直想要掌控这种力量。

    他的价值观和众人不一样,当众人正在从欺凌他人身上获取优越感时。他已经想到所有人都是要死亡的,一切行走着的个体,不是被物质支配,便是被情绪支配。这是可笑的,他们到死都只是一个可悲的个体,对于这些个体怪异的情感欲望,他总是感到恶心。

    对他来说,生命就是一场烟花,当别人在欣赏烟花的绚烂之时,他却更加感受到黑夜的深邃,那才是真正慑服他的存在,他脑海中有一股扭结的情绪,令他想要撕破这夜空。

    他和东方桎是亲兄弟,他们的父母在二十年前的世界大战中死去了,留下他们孤独的成长着,那时他四岁了,他也从那时开始踏入了扭曲的生活之中,他丑陋的面孔为他吸引了一切的莫名仇恨,小孩总是对他感到厌恶。

    他在十岁的时候便放弃了怨恨,积攒在他内心的这股恨意已经摧毁了他整个的世界,庞大到他的灵魂都无法容纳了,他明白自己再这样无意义的怨恨下去的话,他将走向自我摧毁,于是从那时起,他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绝对的冷酷。

    他将那些所有无意义的怨恨都抛弃了,在那个时候他看透了情绪、物质、欲望、虚伪。感受到了生命深处最真实的力量,这种力量支撑他活下去,并突破世俗的枷锁去思考,他一切扭曲都是以世俗眼光看待的,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才是最正常的,其余人都成了可悲的存在。

    也是从那时,任何人都无法再从他身上获取欺凌的快感,哪怕一个人在他身上撒尿,他都只会冷冷的盯着那个人的下体,他已经不明白羞耻是什么了,正是他扭曲的性格,令他周围的人对他既恐惧又厌恶。

    即便是他的弟弟,对他都充满了怨恨,他认为自己哥哥懦弱至极,而且是个疯子,他从来不向任何人来表示,自己有一个哥哥。

    但是很神奇的事,东方正朔正常的长大了,并且展现出了超人的天赋,那股残酷的智慧令东方家族的高层一度感到颤栗,于是将其安排在家族大厦的一个办公楼内,管理一个部门的考勤。

    对于东方正朔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值得自己珍视的东西,一个是自己的弟弟,这个给他带来特殊生命感触的人;一个是自己的生命,他总是冷酷的站在一个制高点,来观察自己生命的行迹路程,而不加以干涉,对他来说欢喜和悲伤都是一个感觉,两者不过都是情绪上大的变化,他都很享受其中。

    他并不刻意扭曲这些,世俗的价值观和他内心的价值观天壤之别,他不为任何东西所活,如果真的要找一个,便是他的灵魂了,不过他的灵魂既不依靠在世俗的物质上,也不依靠在世俗的精神追求上。它仅仅依靠在自己扭曲的生命上。

    但是如今不同了,他的弟弟死了,第一次他感受到自己开始渐渐地不受控制了,一直以来被他隐藏的恶魔正在吞噬他的灵魂,这个恶魔曾经在他十岁的时候,差点摧毁它。

    如今这个灵魂深处的恶魔开始显得更加恐怖了,它吞噬了他一切的情绪,吞噬了他维持思维的理性。

    东方正朔压着自己的脑袋,他右瞳孔更加红润起来,仿若要滴血一般,他脸上红黑的纹理像血管一样涌动了,丝丝的血渍从他裂到耳根的嘴角处渗了出来,他裂着嘴,恐怖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好愚蠢,我竟然一直在压抑自我,忍受着炼狱的折磨!

    好了,如今好了!我没有了束缚!我仅余自己的灵魂了!风暴!我要在这个世间见证最疯狂的风暴!

    生之绚烂不过是一切痛苦的开端,唯有终焉的毁灭才是幸福的结尾!

    一切都将毁灭!就像他们最终的状态一样!我要亲眼见证这些!”

    他的弟弟,虽然也被他视作愚蠢的存在,但却一直是他灵魂最后的枷锁,一直使他感受到着薄若青丝的感情羁绊,这丝羁绊在他的生活中是独一无二的,显得纯粹而珍贵。

    但如今一切都没有了,他已经没有束缚自己的羁绊了,那唯一让他同世俗相连的通道消失了,当闸口被打开之时,一种长期孕育的恶魔占据了他的身体,他明白这个恶魔就是他自己,或者说是另一个他!

    在世人所不知道的地方,在一个办公室内,后世让人恐怖的一个人物诞生了,未来每个人都将记得他的名字。

    …………

    秦默如今退了游戏,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到了游戏更新时间,他并不知道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制造了一个怎样的存在,他从不知道东方桎会是那个人物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