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三十四章 斩杀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三十四章 斩杀

    “这是?”

    林愧伸手挡了一下夕阳洒在眼影上的余晖,望向远方:

    “牧芝?!”

    在林愧这句话说完,他身旁另外两个观察员同时吃了一惊,面色惊恐:

    “他怎么还活着!这支部队完全不像是伤亡惨重的样子,甚至看起来更加的威猛!”

    对的,在远处夕阳下出现的部队,看起来颇具军势,虽然衣着布衣,但每个士兵看起来都虎背熊腰的,和离开时完全不一样。

    林愧在发现牧芝没有死,而且部队更加凶猛后,便改变了计划,他的神情先是变得凝重,之后逐渐布满了笑颜。

    他明白他们可能又要回到之前的局势了,而且处境可能更加不堪。

    不过他却没有办法,都是形势逼人。

    于是在林愧的带领下,这三个圆滑的观察员驾着马,迎上了牧芝。

    在夕阳下,他们来到了牧芝所在的部队,满面笑容,就像迎接多年不见的老友般:

    “牧村长,没想到……”

    他话音还没落,在他面前,牧芝抽出了腰间的短剑,一个瞬间跃向了林愧。

    说时迟那时快,在牧芝两旁的士兵也跟着同时跃了起来,擎出手中长枪,刺向了林愧后方的两个观察员。

    根本没有容其求饶,下一刻那两名观察员便被刺穿了心脏,口吐血沫,满脸的不敢置信。

    而林愧由于机灵,在看到牧芝时,他发现他眼神躲躲闪闪,不符合平常的镇定自若,因此多留了一个心眼。

    如今在牧芝拔剑的时候,林愧只感觉全身发冷,双脚用力的踢到马背上,令马匹来了一个急转,给牧芝扬了一脸的尘土,借势便要逃:

    “牧村长,你要谋反!我马上就到渊龙……”

    他的声音由于紧张,已经破音了,而在下一刻,一支箭矢嘭的一声,从他眼眶处透了出来,浓稠的血液从箭矢的尖簇处向下低落。

    远处,秦默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强弓,走到了前面,而牧芝低着头,令人无法看到其表情,缓缓地退到一侧,全场的中心让给了秦默。

    对于刚刚险些让林愧逃跑,秦默并没有说什么,他面部从来都没变,一直都是风轻云淡的。

    他拉起被惊了的马匹的缰绳,扭过头疑惑问牧芝:

    “怎么当时你来村落的时候,没有骑马呢?”

    “禀领主,马匹只给渊龙城内人员配备,观察员都属于渊龙城,因此都有马匹。”

    如今牧芝还没有被昊天村接纳,因此只能叫秦默领主。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牧芝的眼神开始闪烁了起来。

    “恩。”闻言秦默点了点头,将手中强弓背在了背上,之前他是利用士兵的帮助和左臂,射出的箭矢,当然能够如此之准,还是多亏了精神力的帮助,如今秦默对精神力的使用越加精通了。

    就在背强弓的不经意间,秦默又说道:“你似乎没有告诉过我,他们有马啊,差点就让逃脱了呢。”

    说完,秦默还有些后怕的抹了把额头,擦去并不存在的虚寒。

    在秦默这句话刚落,牧芝就像是遭雷劈一般,全身汗毛直立,一股冷汗从他后背渗了出来:

    之前他还能够表现的恭恭敬敬,此刻却已经慌了阵脚,他怕死,太怕死了!

    但是此刻,他却感觉死神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似乎下一刻就要来临。

    这一刻,他感觉面前这个年轻领主充满了恐怖,他竟然无法从他脸上看去其心里想法,一股悄无声息的恐怖气势从其身上透出,这股气势冷酷仿若深渊般,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了。

    秦默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从初始到现在,他都是风轻云淡的,乃至显得有些冷酷。

    他并没有看向牧芝,而是抬手放在眉头,眯着眼望向了远处:

    “前面那些应该有你的村民吧,你去把他们给收服了,之后我希望村落不要发生动乱,如果可以,你还能继续做你的村长。”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默并没有看向牧芝,他在抚摸眼前的骏马,略有爱惜的说:

    “这匹马,你先用着吧。”

    牧芝满是震惊的看着秦默,颤颤接过缰绳,表情中有些不敢置信:

    “谢谢领主。”

    “赶快去吧,太阳快要落山了,晚上我可要在你们村落住下的。”

    似乎秦默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到牧芝的心思一般,说的话透着趣味。

    牧芝颤抖着坐上了马匹,驾的一声冲了出去,以前在山猎村内他趁着观察员不注意,已经骑过马了。

    随着渐渐的离开秦默,奔向自己的村民,牧芝脑海中有一股冲动,他想直接逃出去,逃到渊龙城去,不过下一刻他便抛去了这股想法。

    他想到了从林愧眼瞳中透出的箭矢,他想到了体内的“十日断肠丹”。

    终于,在苦痛的挣扎中,他眼中逐渐严肃并且清晰了起来,他明白自己算是彻底上了贼船,再也无法洗白了,但是如今他只有这个选择,他不敢再冒险了,他怕死。

    在监狱时,他听到秦默要让自己带领昊天村的八百部众,进入村落杀死那三名观察员,他便明白了秦默的野心,他感到一阵的恐怖,在他的观念内,他们头上的巨山,从来无人敢撼动。

    这对他来说是不敢想象的。

    他明白秦默让自己前去,伪装成回归村落的场景,就是为了不惊动那三名观察员,否则这三个观察员任何一个逃到了渊龙城内,一经告发,昊天村便在劫难逃了。

    在他看来秦默此举是理智的,没至于疯狂,可是在他的认知中,任何想要同头顶那座巨山抗争的行为,都是疯狂的。

    为了保证自己不至于随着秦默粉身碎骨,因此他虽然将村落所有的情况,包括那三名观察员的行为习惯性格等等都告诉了秦默,但是却唯独没告诉他村内有马。

    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合理营造观察员意外逃脱的景象,令其告发秦默,引来渊龙城军队围剿昊天村。

    他相信,秦默在明白自己将被毁灭后,必然会慌乱,而他则可以用花言巧语迷惑秦默,来帮助自己脱离死局。

    他相信任何濒临死亡的人,都会抓紧周围任何一颗救命稻草,到了最后,明白生的希望自己身上,秦默会听从自己的计划的。

    但是如今的一切都正好相反,他再傻也明白,秦默一直在防着自己,否则那一箭不会来的如此之快。

    如今一切都已经完了,他明白这一点,他就像一只可笑的老鼠一般,被秦默玩弄了。

    这一次的失败,将会造成他脑海中永久的阴影,他开始怕秦默了,这个男人隐藏的比自己还要深!

    ………………

    秦默望着远处的牧芝,在看到他开始收服村民,并没有想要逃脱后,便让身旁的李恒放下了强弓,此行他的队伍一共带了李恒和张宣。

    在秦默看来,野心并不恐怖,恐怖的是平庸。

    远处的牧芝便属于有能之人,因此他活了下来,眼下秦默需要这种人才。

    他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具有魄力和野心之人才能担任,很明显这个牧芝满足了这个要求,眼下只需要他驯服其即可。就像驯服野马一样,让他恐惧,让他无法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