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昊印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太昊印

    “沉老,我们试一下吧,如若成功,我们未来的道路,便将更加坦荡了。”

    见秦默坚定地眼神,沉老明白,无论怎样,秦默的意志都不会再改变了。这便是秦默的特点和魅力,平常他能够聆听众人的意见,选择其中适合的,而不是一意而决。

    但是如果当众人的意见处在十足路口时,秦默也能够很坚定的担当指路标,使大家相信,他所决定的便是最正确的道路。这种决定是毋庸置疑的,哪怕他所选择的道路不完美,在这股坚定地行动力中,也将使之坦荡。

    秦默总是明白,在什么时候显得绵柔迂回,在什么时候变得强力果决。

    见秦默已经决定了,沉老点了点头:

    “主公,运道法宝的铸造说来简单,但是却也十分困难。它的第一步建造需要大量的气运灌入,使其塑形定级;而它的第二步建造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便是凝魂定名。但凡一个运道法宝,都是具有灵性的。

    这两步都需要主公一个人去完成,外界无法给予主公任何帮助,只有这样,锻造出来的运道法宝才是最纯粹的,它未来的道路也能够走的更远。”

    闻言,秦默点了点头。便向沉老请教了一番细节,此刻的秦默显得像一个好好学生,对于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甚至还穷究出好多沉老所不在意之地,使其尽善尽美。

    终于在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探讨后,秦默终于算是明白其中始末了,对于任何一点细节都了然于心。在这期间对于墨璇、和记载着青州各个玩家势力资料竹简的到来,秦默都无暇顾及,让其暂时待在渊龙城旁边的村镇内。

    如今随着传送阵的普及,渊龙城和昊天城的来往,就仿若走街串巷般简单。

    …………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久别的弯月挂在了一片薄沙之中,朦胧的月光通过极淡的薄云,显得迷蒙醉人,淅淅沥沥的星光自四方泼洒而下,使得夜空更加幽暗,更加深邃了。

    在一番准备之下,秦默来到了城主府邸的最高层,这里是在青彩核心的上方,也是整个渊龙谷气运最浓郁之处。

    在城主府邸周围,聚集着整个渊龙谷内的核心人员,人阶军团也拱卫在周围,防止意外发生。人阶军团的军团阵,是守护周围百姓免受波折最佳的屏障。

    站在楼顶的最高处,秦默手持这纯白仿若玉脂的运道法宝胚子,这胚子此刻正吸收着淡淡的星光,散发出淡淡的乳白光辉。

    四周的气运,也在极其缓慢的向着秦默手中的玉脂聚拢,只是这过程十分缓慢,如若没有外力的相助,恐怕需要数十年才能够为其塑性。

    这运道法宝胚子,天生对于气运有亲切感,而在晚上,如若有星光的刺激,它将本能的吸收周围的气运,如若它吸收的气运太杂,那么这个运道胚子便将被毁了。它吸收的气运越纯粹,它未来能够到达的阶位便越高。

    这运道胚子是极其脆弱的,如若刚开始秦默便直接将气运强行注入其中,是会损坏其根基的。因此让运道胚子先自行吸收一会,令其熟悉昊天城的气运后,秦默方才能够进行下一步。

    在运道胚子吸收了一会后,运道胚子散发的乳白光辉更加柔和了,见时间差不多,秦默便盘膝坐下,开始接引周围的气运,以自身为媒介,注入其中。

    接着,在下方的注视下,只见昊天城上空的气运开始波动了起来,接着依秦默为中心,开始快速的聚拢。

    通过运道胚子,秦默的精神力能够波动周围的气运,使其聚拢过来。而作为渊龙谷的主人,唯有秦默能够成为气运的媒介,使之过度到运道胚子之上。

    很快的,那些聚拢在一起,已经快要凝为实质的气运,通过秦默为媒介,过度到了运道胚子之上。

    一瞬间,运道胚子成为了天地间的光源,散射到方圆之内的乳白之光从上透漏而出,令下方之人忍不住用手遮住眼睛,这光芒对他们来说太刺眼了。

    但是神奇的是,秦默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刺眼,这光芒就像是水流一般,冲刷进了他的身体,令他全身舒适极了,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开始从这运道胚子传到秦默心田。

    在秦默的注视下,他手中的运道胚子逐渐的漂浮起来,那本来坚固的外表此刻仿若水捏的一般,开始晃动扭曲起来,就像是被人捏动的水球。

    随着越来越多的气运灌入其中,秦默感觉眼前的运道胚子开始逐渐的受到他精神力的控制了,秦默明白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塑性阶段,他丝毫不敢怠慢,聚集精力开始为其塑性。

    随着秦默的控制,这混沌状的玉脂逐渐的形成一方印玺,这印玺四四方方的,上方逐渐漏出一个仿若浩日般的标志,金灿灿的令人不敢直视,无数微小的纹路出现在周围,那纹络逐渐的绘制成一个九层小塔、一个飘然升起的青彩核心、一个连绵出现的山谷景貌……,再往外面绵延而出的,便是无尽苍茫的混沌虚无了。

    终于,在秦默的精神力即将匮乏之际,这印玺终于被塑造完毕了,一个不同于之前乳白玉脂状态的运道胚子出现了,当它悬浮在空中时,它似乎便是此地的中心,是冉冉升起的太阳。

    在疲惫中,秦默睁眼看着这塑造城的印玺,他能够感受到印玺内部的力量很不稳定,过不了多久恐怕这刚刚升起的印玺,便将爆裂结束。

    知道自己的职责还没有结束,按照之前的计划,秦默强忍疲惫,把手放在嘴边,将之咬破。接着大量的精血从秦默手指流出,奔向了印玺。这一步便是凝魂了。

    在精血接触到印玺的瞬间,一股庞大的吸力便从印玺上汹涌而出,开始疯狂的吸收秦默流出的血液,甚至随着这吸力的增强,秦默全身爆裂出了多处伤口,直接令其成为了血人,在不要命的为印玺供应鲜血。

    下方,当看到秦默发生如此惨状,一众的武将都看不住了,其中龙鞠更是爆发全身地窍,化作了一个赤红的光人,恐怖的气势被他控制在体表,令得周围无人被波及,他已经做好随时救下秦默的准备了。

    他们在这里已经得到秦默吩咐了,只要没到最后阶段,他们便不能够出手干涉,一旦失败,他们将要损失的是运道胚子,秦默可没有把握以后再获得一个,因此次机会极其珍贵,哪怕付出再多,秦默都不愿轻易放弃。

    望着上空的秦默,安老小心的用精神力关注着,他的身边亮起了一些神秘的咒文,令得他能够随时捕捉到秦默生命气息的强弱,一旦秦默的生命气息到达零界点,他便不得不出手干预。

    终于,在这片刻的时间呢,秦默已经完全被肆泄的鲜血所包容了,他的生命力也在极端的时间内,向着最后的生命线降落。

    时间似乎正在和死神赛跑。

    然而,当秦默的生命线马上降落到最低点,安老正准备出手时,远处的昊天塔突然亮了起来,一道七彩之光自昊天塔之顶透漏而出,直射入秦默身躯之内,覆盖在了秦默面前的印玺之上。

    下方众人,只听“嗡”的一声脆响,从印玺上面传送而出,就像是婴儿的啼哭一般,见此情景,沉老激动地快要跳了出来。

    在他们小心屏住呼吸的注视中,秦默已经虚弱的掉落下来了,那印玺也一直飘在他的眼前,终于在半空中,秦默艰难的睁开了眼睛,他望着眼前的印玺,伸出血淋淋的手,颤声道:

    “从此…你名…太…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