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脆弱的龙鞠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一百三十九章 脆弱的龙鞠

    来到城主大厅后,秦默便很自然的坐到了城主宝座上,这个城主宝座是由特殊的青铜铸成的,在城主宝座后面漂浮着的是散发青彩之光的昊天核心。

    在那高贵的青彩之光的映衬下,坐在宝座上的秦默就仿若是九幽之中冉冉升起的君主,在散发着黑暗深处的幽淡青光。

    秦默的气质完美的同后面的青彩之光相契合,令下方的沉老和安老感到惊异,此刻他们才发现,这个昊天城就像是为秦默量身准备一般,秦默这一路走来太顺了。

    此刻没有什么比“天生君王”更适合称呼秦默的了。

    在大厅门口,当秦默坐在城主宝座上时,趴在那里的橘猫抬起了圆圆的脑袋,望向秦默背后的昊天核心,眼中别有深意,就仿若老友相会一般。

    秦默并没有感到什么异状,反倒在坐下后他感觉全身舒适极了,在坐定后,秦默便向安老介绍道:

    “安老,这三人是我从渊龙城带来的。这一位是沉老,他是渊龙谷内唯一的占星师,只要龙鞠投靠我们,沉老也就将会成为我们的人。”

    听到占星师,安老看向沉老的目光无疑炽热了几分,在他们两个对视后,他们相互之间点了点头,表示结识。

    安老和沉老曾经分别是两个城池的文官第一人,亲默认为,他们两个之后应该会很好相处的。

    介绍完沉老后,秦默便转而介绍其他人了。

    “这一个是甄老,他便是我们渊龙谷内最强的阵法师了,接下来将会由他主持建造通往渊龙城的传送阵,到时候安老把昊天城内所有的阵法师都召集到一起,让他们协助甄老。哦对了,安老一会,你再帮他入籍一下昊天城户口,顺便带上后面这个小子。

    他是甄老的孙儿,名叫甄小圣,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天才,将来可是有可能成为我们昊天城最伟大的阵法师的。”

    在介绍到甄小圣的时候,他还站了起来,冲着安老行了一个礼节。虽然他平时活跃可爱的,但是他心思却十分细腻,甚至有时候更像一个小绅士。他的心理素质按照甄老所说,算得上一个完美的阵法师,而其资质甚至能够同家谱上记载的“初代天机”相媲美。

    如今随着昊天城的积累,他们的阵法师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了,其中等级最高的不过是黑石级罢了。

    阵法师这职业很是奇特,属于越是到后面便越难晋升,因此虽然阵法师不属于稀有职业,但是能够晋升到玄铁级别之后的,甚至比那些稀有职业还要少。

    而且在前期的阵法师作用极其少,只能够制造些简单的阵法,只有到了玄铁级别之后,才能够制造更强的阵法。

    如今昊天城的这些阵法师仅仅能够在那些特殊建筑物周围制造隐匿阵法,或者制造一些简单的身份识别阵法之类的。

    像有些传说中的城市拥有的护城大阵,基本上都是天穹级以上阵法师制造的,而如今的甄齐山还无法做到这一步。

    即便是神州大地之上,能够拥有护城大阵的城池,也不超过十个。

    根据甄齐山所拥有的族谱记载,天机一脉也就历代天机传人能够成为天穹级别的阵法师,而唯有“初代天机”登临了神级阵法师。

    在听到秦默带来了渊龙谷最好的阵法师,并准备打造传送阵后,安老充满了惊喜。有了传送阵,那么渊龙谷便真的是彻底一体了。他没想到在这渊龙谷内,竟然还有地煞级别的阵法师。

    介绍完这些后,秦默不由问道:

    “安老,龙鞠情况如何?”

    听秦默问起,安老神色不由凝重起来:

    “情况并不好,龙将军在败了之后,便一直封闭自我,对于外界任何的事情都不关心了,如今他都已经饿了好几天了,他从醒来后便没有吃过饭。”

    闻言秦默猛地从宝座上站了起来,神色中充满了关切,二话不说便向外走着道:

    “快,我们去看看龙将军,龙将军可不能出差错,我们渊龙谷只有这些栋梁了。”

    见状,周围的人便跟着秦默一起走出了大厅,这大厅之上刚刚摆上的水果和吃食便都被闲置了。

    后方在感受到秦默对龙鞠的关切后,甄老和甄小圣都有些动容,特别在听到“我们渊龙谷”后,他们有种被承认的感觉,一时间他们的思维也从渊龙城跳到了渊龙谷之内,他们感觉自己又在这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内了。

    沉老在跟随着秦默的时候,他的内心不由赞叹了起来,不管承不承认,秦默所做的一切都让他感到亲切。哪怕他感觉到秦默内心城府极深,但是他依旧无法拒绝对秦默的好感,而且秦默所在努力塑造的大家庭,也让他越来越认可了。

    如今他都无法分辨,秦默的所言所行是他的本能反应,还是在他内心思衬后,做出的刻意之举了。

    …………

    来到监狱,在几经反转之后,秦默才算见到了关押龙鞠的地方。

    与其说龙鞠在监狱内,不若说他在温房之内。龙鞠所在地方是一个被特意打造过得狱房,这里面不仅有舒适的床,还有桌椅,摆放着热腾腾酒菜的桌子。

    与周围的狱房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但是龙鞠却没有享受这些,他在一个角落颓废的坐着,他的胡子已经长满了脸庞,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就像几天没有洗过澡一般。

    在进来后,安老便向秦默介绍龙鞠的情况:

    “主公,他在醒来后,便一直没有动过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也没有干预过他,甚至劝降的工作都无法进行。”

    “无妨,如今我们有时间包容他的内心,而且这一次我劝降他的把握更大。”

    说着,秦默打开大门,带领众人小心的走了进去。

    为了完全起见,秦默同龙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能确保在此距离内,一旦龙鞠暴起,他能够逃出去。

    望着龙鞠,秦默轻声道:

    “龙将军,别来无恙啊。”

    面对秦默的招呼,龙鞠连头都没有抬。不由间秦默将求救的目光望向了一旁的沉老。此刻能够唤醒龙鞠的,唯有沉老了。

    在见到龙鞠颓废的情况后,沉老也是十分的悲伤,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龙鞠不过是刚刚得到传承不久的孩子,对于龙鞠他是从小看到大的,他明白龙鞠十分的骄傲,也十分的有责任感。同样龙鞠由于经历太少,他的内心也十分的脆弱,他的骄傲不过是保护内心的铠甲,一旦他的骄傲被打碎了,他的内心也将会随之碎落一地、

    而且这一次他的失败更是让他丢掉了渊龙城,这才是令他彻底颓废的原因,从小到大他都担任着族内的希望,这一次他感觉自己辜负了族人的期盼,辜负了先祖的给予其的责任。他的内心根本承受不下这些挫折。

    他此刻柔弱的就像一个孩童般,由于没人能够依靠的臂膀,而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望着消瘦、眼神空洞的龙鞠,安老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伤痛,声音轻柔道:

    “孩子,我们的家没有破,我们都在等你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龙鞠动了一下,离散的瞳孔似乎在缓缓地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