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妒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妒

    在朦胧淡雅的晨曦之光的照耀下,清晨的昊天城显得柔美而又惺忪,昊天城的城墙在此刻显露出淡墨泼洒般的青铜光泽,它那黑铁色的城门也在咯吱咯吱的机关交错声中,被缓缓地打开了,整个昊天城内的面貌彻底的暴露在了晨曦之下,为这苍茫的旷野注入了生机。

    此刻的昊天城就像是蛋壳里的小鸡,被晨曦敲醒后,开始渐渐地苏醒过来,朝气和活力逐渐的充斥在整个昊天城内:街头的吆喝声、行人匆忙的脚步声、商队交错而过之声、临街店家开门声、孩童嬉笑玩闹声……这所有的声音构成了昊天城的清晨,令走到城门处的秦默感到一股亲切的气息,眼前的一切让他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但是秦默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家的感觉,他所待的最久的地方便是那个冷冰冰的出租屋了,从来没有外人能够走进那个出租屋,就像从来没人走进过他的心里一般。

    感受着心中突然涌起的温柔,秦默的嘴角无意中勾起了温和的笑容,这种笑容和他以前刻意装出来的不一样,如果说以前他的笑容总让人感到一些生涩,就像是蜂蜜混着风沙的感觉,那么此刻他的笑容便是蜂蜜混着阳光了。

    “沉老,你看我昊天城美么?”

    “美,不仅城区的布置美、建筑美,这里人心更美,有一种迷人的朝气,我从未见过如此充满希望的生活,与此相比渊龙城的生活简直就像是快要入墓的老人,令人感到压抑和窒息。”感受到秦默身上柔和的气息,沉老不由真诚道。

    沉老在来到昊天城后,他也被昊天城的朝气和包容给感化了,在这个新兴的城市身上,他看到了恐怖的生命力,而且他敏锐地目光也发现,在昊天城之上,已经凝聚了大量的气运。

    这些气运中除了绝大部分是通过掠夺渊龙城的气运而出来的,另外少部分气运是凭空而生的,这才是令他感到恐怖的,这些凭空而生的气运应该就是变法产生的。

    他在路上便听秦默说过那新法,如今一见他方才知道其恐怖。

    不过这种新法的施展,一般都会遭受天妒,被施加以天灾人祸的。但是如今来到昊天城,沉老很明显没有感受到这里的天妒之力,这点令沉老感到疑惑。

    从古至今,任何变法都是在天妒中艰难前行的,而曾经为了平息天妒,更是有吴起商鞅以身饲天,方才使之平息下来,而曾经一代雄主王莽,更是因此惨遭灭国之灾。怎么如今这里这般平静呢?

    不过此刻在沉老心中也有一些猜测,只是这些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

    一般势力越大者一旦进行变法,其遭受的天妒就越强。而如今昊天城尚且幼小,因此其变法所遭受的天妒之力应该不会太强,这点程度的天妒之力是能够被镇压的。

    怀着好奇,在进入昊天城后,沉老不由问向秦默道:

    “秦城主,请问昊天城内是否有特殊的建筑?”

    “哦,沉老为何有此一问?”

    “进入这昊天城后,我发现昊天城的气运凝而不散,并且还在不断地滋生。这其中固然有变法导致民强的原因,但我推测更多的可能还是有外力的推动,而且实不相瞒,凡是变法皆会引起天妒,但是在这里我并没有嗅到天妒的气息。因此对于城内有特殊建筑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哈哈,沉老真是学识博大啊,我昊天城确实是有一些特殊建筑,但那是我昊天城的机密之所,如今还不能带沉老去看,望请见谅。”

    听到秦默之言,沉老自然明白其言下之意,哈哈一笑道:

    “秦城主,只要龙鞠投入你的麾下,从此你便也是我的主公了,到时候再让我见也不迟。”

    在见识一番昊天城的底蕴后,沉老猜测自己所见恐怕还是冰山之一角,对于昊天城战胜龙鞠所统帅的军团,他也不再存有侥幸的想法了。而且秦默治理领地的能力也是令其钦佩,没有谁比秦默更适合做渊龙谷的主人了。

    见沉老终于松口,言中有了投奔之意,秦默的心情不由大好。如今越是经过了解,秦默便越发感觉到一个占星师对于领地的重要性,因此对于沉老秦默也是越加重视。

    在这一路的交谈中,他们也算是领略了一番昊天城的街市,在这其中甄小圣表现的最为活跃,在周围上蹿下跳的,一会那个糖葫芦一会又想要冰镇西瓜,这一路上他的笑容便没有消失过。

    甄小圣的顽皮性格并没有使秦默感到不妥,反倒令秦默十分欣赏,虽然秦默是少言寡言之人,但是他却喜欢这种活跃的人,和这些人交流也是最轻松的了。

    一会的时间,他们方才来到了已经建立完毕的城主府门口,如今眼前的这个城主府,外表看起来宏大而又精巧华丽,其结构十分紧凑,在敞开的红漆大门内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人流,其中除了一些守卫外,便都是此地工作的文员了。

    整个城主府便是渊龙城的行政大脑,这里每天处理着昊天城内大大小小的事情,而安老便在其中暂时帮助秦默处理着公务。

    在秦默来到城主府的时候,安老也得知了秦默回来的消息,此刻他正匆忙的带着一众文员,出来迎接秦默。

    见到秦默后,安老惊喜的走了过来:

    “主公,你回来了,此行一路可舒适?渊龙城内可有变故?我们损失大么?……”

    面对安老接连的问题,秦默笑着摆手道:

    “我们进去再说,我身边这三位可是贵客,你去让人备些茶水,哦不,弄些冰镇的酸梅汤,再弄些冰凉的水果,我们吃着谈着。”

    “好好,我这就吩咐下去,主公赶紧进来吧,这一路劳顿,你一定是受苦了。”

    看着安老就像家中长者一般,在不断的絮絮叨叨秦默感觉暖暖的,也就任其安排了。

    而沉老,在看到安老后,他的表情便凝重了起来,其眼神在不断的变化。如今他明白为何之前自己无法查看昊天城气运的虚实了,恐怕这一切便和眼前的安老有关。

    在沉老的眼中,这个安老仿若一个黑洞,令他所有的手段都失灵了,竟然无法看透其丝毫的虚实,要知道之前的安敬思他都能够看出一点虚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