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本命星辰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本命星辰

    过了一个小时候,秦默他们的部队又多了一员,此刻在秦默的马匹后面趴着一只胖胖的橘猫,它的尾巴随着马尾一起在摆动着,秦默的面容也已经恢复到了正常。

    此刻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秦默感觉就像一场闹剧,不过他也算是理清楚了这个突然然出现的“喵大人”的性格了,其性格和一个孩童差不多,不过这个“喵大人”的实力十分恐怖,单单精神力便能够做到蛊惑秦默,令秦默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喂,你为何要找上我?”

    橘猫趴在后面,此刻已经懒得动弹了,仅仅张着嘴道:

    “再重申一遍,我不是‘喂’我叫喵大人,至于我为何找到你,你最好不知道为好。”

    “哦?那么请问,你刚刚为何要蛊惑我?让我做出那等轻薄幼稚之举?你不觉得那样的见面仪式很愚蠢么?”

    “蠢么?我见你总是那么的严肃,所以让你轻松一下,你看现在你的脸不是都好好的么?我们也算是认识了。”

    闻言,秦默用手摸了摸脸,确实之前橘猫给他带来的伤势就像幻想一样,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对于橘猫的手段秦默感觉十分神秘。

    他能够判定出,这是一个略显幼稚的恐怖存在,只要它对自己没有杀意,甚至表现了友好之意,那么秦默是不会放弃接近它的,至于之前的脸面问题秦默反倒并不在意,毕竟即便他在意他也是讨不回来的,此刻尽量在这个小东西身上淘些便宜才是紧要之事:

    “喂,那你能不能帮我把我的右臂给变出来?之后我是会出去见很多人的,这样断条手臂的形象总感觉不大好,毕竟如果以后你吃我的住我的,我的形象可也是关乎你的脸面的。”

    “小子,别贫了。本大人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如若你表现不好,等你惹了麻烦我倒能够帮你收尸,其实我是很残忍的。”

    “哦?那怎样才是表现好呢?”秦默很自然的屏蔽了橘猫的威胁,直接问出了关键。

    “等你成为王者之日,你便有资格知道了。”

    见橘猫卖关子,秦默撇了撇嘴也就不理他了。这只橘猫嘴巴特别紧,之前秦默旁侧敲击多次,却是一无所获。如今橘猫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可爱的了,而是象征着腹黑。

    决定不再理睬橘猫后,趁着一路漫长的时间,秦默便同沉老和甄齐山交流了起来,相比橘猫,这两个老人家对于秦默的请教都是知无不言。

    其实在见识到了橘猫的恐怖后,除了秦默外,其余的人都不敢多看橘猫几眼,生怕被它捉弄一番。因此在没有秦默的打扰后,橘猫便开始呼呼大睡了。

    这一路上,通过沉老的解说,秦默算是了解到了命格具体是什么,一时间秦默感觉自己眼前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其实在每个人自出生后便能够拥有命格,但是由于每个人能力不同,这命格也各不相同。

    命格强者能够勾连九天的星辰,获得本命星辰的加持,拥有无限神力和滔天气运;而命格弱者,则终身只能碌碌在乡野之间,在天地间宛若蝼蚁一般,不受天地的祝福。

    命格连接到九天之上的本命星辰,即为觉醒。觉醒不分职位的贵贱,也就是说不仅武将谋士能够觉醒命格,获得本命星辰的加持,即便是一个工匠,一个铁匠也是有可能觉醒命格,获得本命星辰加持的。

    而且沉老还告诉了秦默,龙鞠觉醒的是翼火命格,连接了翼火星宿。翼火星宿是二十八星宿中的一个,属于南方朱雀七宿中的一个。

    按照沉老所言,九天之上星辰何止是浩瀚无边,单单其中能够同人产生共鸣的星辰便有无穷无尽的,大致可将其分为三垣区域、五帝都天星辰、四象二十八星宿、天罡地煞星辰。

    其中三垣区域,是三皇帝星坐落之地,共分为:紫微垣、天市垣、太微垣。在这三垣中,除了三皇帝星外,围绕它们的星辰便涉及各行各业人员的命格,其中不仅有文客骚人的命格,有侠客商人的命格,更有文臣官吏的命格等等。

    而相比三垣区域,五帝都天星辰便整洁多了,除了五方帝星外,剩余的星辰多是对应与其相伴生的龙臣虎将命格。

    在此之外四象二十八星宿对应统帅命格,天罡地煞星辰对应武将谋士命格。

    而占星师除了能够看气运外,更多的就是观测满天星辰,推演其运行痕迹,寻找其对应宿主所在之地,为其所谋之主寻觅良臣武将,帮助其凝聚气运,铸造龙庭以纳天下之才。

    占星师是属于极其特殊的职业,他们并没有等级划分,其强弱也往往由于其所继承的传承决定,沉老所传承的占星师属于钦天一脉,不过只是学了钦天一脉的些许皮毛,按照沉老所言,他和当年进入渊龙谷的那个大能相比相去甚远。

    四百多年前的大能,甚至都已经预测到了这一世的大争割据,由此可见其恐怖,即便是当年龙且,对于那个大能也是无法干预,最后只能够得到了他的一些传承遗留。

    从沉老那里,秦默还知道每一个觉醒命格、连接本命星辰的龙臣虎将都拥有着滔天的气运,想要纳之需要足够的准备,否则气运不济是很容易被其反噬而亡的。

    气运在天地间是定数,每当增加一个龙臣虎将,这天地间的气运便减少一分,当天地间的气运减少到一定数量,便将引起天下大乱,到时候那些承载气运的龙臣虎将,便会在天下争锋。

    而一个势力每收服一个龙臣虎将,这个势力的一部分气运便会转移到这个龙臣虎将身上。

    如果说一个势力是船的话,那么气运便是水了,在这神州之上若想争锋,必须气运充足,如若一旦其气运不足,是随时可能倾覆的。历史上那些例子可是已经很多了。

    而沉老作为一个占星师,便能够做到消除这些弊端,使其良性发展,不过想要做到这些是十分困难的,目前秦默还没有这等条件。

    按照沉老的说法,如今渊龙谷的气运也就刚好能够收服一个神将,想要收服更多的龙臣虎将便需要加入大争之世,去争领地!争资源!争人口!争气运!

    在听到沉老说这些的时候,秦默算是对于命格之道略有所懂了,他猜测那些系统显示的历史武将称号,应该就是由他们命格强弱决定的,他们异人之所以得不到这些称号,恐怕便是由于他们不是这个世界原住民的缘故了。

    在这一路上除了从沉老那里学到一些知识外,从甄齐山身上,秦默也学到了许多阵法方面的知识,毕竟秦默的精神力秘技是往精神阵法方面发展的,懂得越多的阵法知识对于他的好处便越多。

    在经过一番学习后,秦默对于精神阵法的掌握也越加熟练了,甚至其中一些精神阵法的弊端他也察觉到了,早早地做出了改变。

    可以说这一路上,除了忽然跳出来,黏上秦默的橘猫使他有些郁闷外,其余的收获还是颇为喜人的,起码他不像以往般无知了。

    终于,经过三四天的时间,他们来到了昊天城外,此刻正是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