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球领主时代 > 第一百零八章 变天了

全球领主时代 第一百零八章 变天了

    隔天清晨时分,当胶水县的玩家上线后,他们发现胶水县外围的一些房屋有很多都被破坏了,其破坏痕迹看起来就像是各种自然灾害肆掠造成的,令他们感到十分惊异。

    而且,他们发现胶水县东面的一片空地被数万的玩家大军给围了起来,令他们无法进入。这数万的玩家大军,归属于“源”组织。

    “源”组织是林子源建立的,是由各个小型势力组成的,这些小型势力之前是在中型势力的夹缝中生存着,不过由于神秘剑师的存在,他们加入了“源”组织。由于那些中型势力忌惮神秘剑师的存在,也就不再打压他们了。

    因此在胶水县玩家的眼中,“源”组织不过是一个小型势力的联盟,算不上强大,但也算不上太弱。而如今其动用数万大军封锁一片区域的行为,令他们感到疑惑。

    不过很快的,一则恐怖的消息便开始在胶水县玩家中流传了出来,甚至逐渐绵延向整个东莱郡之内:

    昨夜“源”的组织开始行动了,他们迅速的将胶水县其余的玩家势力给扫荡一空,其突然爆发出的强大战斗力,使得胶水县所有的玩家感到震惊,在这支钢铁洪流之下,没有一个玩家势力能够支撑片刻,战场局面可以用摧枯拉朽来说。

    而且在昨晚,有恐怖的“魔法”在胶水县爆发,只是一个时辰之内,便将那些玩家势力的核心给摧毁了,使得这场战争得以在短期内结束。

    如今,在明白昨晚发生的事情后。胶水县的玩家只要见面,便不由谈论起昨晚之事,谈论着事情的细末,其中也有大量的谣言被制造出来。

    不过,很快的一些幸存者便将自己得知的事情细末给透漏了出来,不至于使玩家浮想联翩。

    …………

    乔立阳是一个中型势力的中层,而他所处的那个中层势力,不过是昨夜被扫荡的十几个中层势力中的一个。

    “哎,立阳兄弟,我记得你是‘紫兰花’的高玩啊,昨晚你应该在现场吧,情况如何?”

    面对一个熟人的提问,显得有些潦倒的乔立阳强打起笑颜道:

    “嗯,昨夜我是在‘紫兰花’的领地,在一个田舍大棚内打坐练功,和我在一个大棚的共有上百人呢。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了,现在想来还恍若梦中。大概就在半夜,在外面忽然间响起了大量的脚步声,当我们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强攻打进来了。

    你们不知道对方有多强大,那一身的装备看起来耀眼极了,现场简直就是摧枯拉朽,我们这些高玩在他们面前就像小鸡般可笑,根本没有多少反抗能力,便被打残了。

    我也是在今天早上,接受了‘源’的招募,才算走了出来,不过由于残废,所以选择复活了,我便是刚从复活点走出来的。而那些不肯被招募的核心人物,恐怕没那么轻易走出来了。”

    他们这些仅仅是玩游戏的高玩,还是很好被收服的,毕竟在现实中他们和这些势力并没有纠缠,他们仅仅是在游戏内随意加的势力,如果其他势力有更高的待遇,他们也是愿意跳槽的。

    但是那些势力的核心人物,却很多是那些势力的管理层和员工,他们无论是现实中还是游戏中,都是在那个势力之内,因此无法跳槽。

    就像之前的寰鹰集团,聚集的五十万大军,其中只有数千人是寰鹰集团的员工,其余大多都是被招纳的高玩和散人。

    此刻在乔立阳周围已经里三圈外三圈聚满了人,这些人竖着耳朵,打听着昨晚的事情:

    “那你知道‘源’有多少人么?他们实力都如何?”

    “是啊,这么恐怖的战斗力,怎么以前都没见他们展现过,中间是不是隐藏了什么?”

    …………

    只是一会的时间,周围聚集起的人便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昨夜突然爆发的战斗令这些看热闹的玩家感到兴奋,他们来着天穹世界,最想看的就是大型战争,如果能够参与其中,便是让他们更兴奋的了。

    一直以来他们玩家都憋屈着发展,即便随意在大街上有些言语冲突,都有可能被看不顺眼的原住民给教训一顿。而且他们也不敢在县城之内有PK事件,一旦被县府巡守给发现,便会给他们治一个罪名,将之抓起来,关在大牢之内。

    大汉县城的县令都很愿意抓住这些玩家,只要把这些玩家关在大牢内,他们便可以向其索要大量的赎金。当然一些重罪,无论交多少的赎金都是无法被释放的。

    这种打闹的小事是被县府记着的,因此县令笔一消便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可是一些重罪是记载在中央的,他们县令可管不到哪里。

    本来胶水县的玩家认为,爆发这种大规模的打架斗殴事件,县令应该很乐意出兵镇压,将这些参加打架斗殴的玩家抓起来,然后一个个的收取赎金。毕竟之前很多次便是这样,也是因此,在县城之内几乎很少有火拼事件,大家都会很默契的选择野区。

    但是此次县令竟然无动于衷,这是令胶水县玩家感到疑惑的。

    难道“源”组织在胶水县内有后台?想着,周围又有玩家问:

    “哎,你知道打你们的是玩家还是原住民?说不定‘源’已经能够动用胶水县军队了呢。”

    “不可能,昨晚我一个朋友便在此次事件中,只不过他是属于‘源’的一方。在昨晚我这个朋友被带到一个地方,然后发了一整套的入门级装备和武器。而且都是二十级的!因此昨晚的应该就是‘源’组织之人,不过他们能够让县令不干涉其出兵,看来这‘源’组织也是有大能力啊。”

    这时一个路过的玩家走了过来,直接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面对突然跳出的劲爆消息,周围的玩家便又将这个路过的玩家围了起来,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你的朋友等级多少?男的女的?……”

    “你朋友现在在哪里,能不能……”

    “那‘源’一共发了多少套入门级装备?‘源’背后是不是什么大财团?……”

    …………

    面对周围七嘴八舌之言,这个路过的路人感到头都大了,一时不知道从哪里作答。而乔立阳则松了一口气,偷偷地溜了出去。

    如此一幕在胶水县内到处都在发生,各个略知昨夜详情的人,被团团的围住,被大量的追问着。

    林子源明白,昨晚发生那么大的动作肯定是瞒不过的,因此后林子源便没打算封锁消息,反倒是希望这股消息传得越猛烈越好。把他们“源”组织的名头彻底传出去,这样接下来招收胶水县玩家便会轻松许多。

    当清晨九点左右,一支衣着制式入门级装备的玩家大军从胶水县东面封锁的区域内走了出来,踏入了胶水县之内。面对这一支恐怖的玩家大军,周围的玩家都秉着呼吸,望向那大军前方之人。

    在这玩家大军的前方,站着“源”组织的高层。在昨天之后,大量被林子源扫荡的势力被吸入了“源”组织之内,不过加入其中的多是中层高玩,而那些势力的核心人物,并没有选择加入。这个“源”是秦默允许林子源建立的,让林子源组建玩家势力也是秦默给他的定位。

    如今“源”在昨晚之后,又扩张了好几倍。单单“源”的外围的玩家,便有了五十万之多,而起中层玩家不过才三万之多。

    林子源倒不担心这些玩家的忠心问题,对于玩家,永远不要渴望他们的忠心,林子源明白,这些玩家如同树下的猢狲。一旦“源”这颗树倒了,这些猢狲便又会奔向了其余的大树。

    对于外围玩家,林子源倒没想刻意的留住他们,只要林子源让他们感受到“源”的强大,他们便会愿意处在“源”的庇佑之下,成为“源”的枝叶。

    而对于中层高玩,林子源不仅要让他们看到“源”的强大,更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利益,如此才能让其成为“源”的刀剑,对外征战。

    对于“源”的发展,林子源内心还是很有底的。如今“源”看似有些臃肿,但这却还算正常,这是一个过渡期。对于胶水县其余的势力,林子源并不打算将之铲除殆尽,那样将对他们十分不利。

    “源”的体量还远远达不到独占胶水县的水准,因此将之吸纳利用,才是最好的。

    一会的时间,林子源带领的大军已经到了胶水县外围,面对周围站着看热闹的玩家,林子源命人四处传令道:

    “今天中午时分,凡是胶水县的玩家需到东面的空地上,在那里将裁决那些势力的高层,决定以后胶水县的归属。”

    这则消息就像核弹一般,在胶水县爆炸了,爆炸的风波席卷每一个胶水县玩家的大脑,他们明白,这胶水县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