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 > 96.番外-星星的流水账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 96.番外-星星的流水账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星辰每天要从十平米的大床上起来, 吃星级厨师做的早餐, 坐限量版的豪华轿车去学校上课。

    不过江星辰并不觉得这一切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他的同学也都那样。

    江星辰今年十岁,马上要上四年级, 是班上成绩和人缘最好的那一个。

    十岁的江星辰有很多烦恼, 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傻笑了, 不过同学对此好像有点误会, 他们叫他“冰山。”

    江星辰知道什么是冰山,还亲眼见过,他觉得自己跟冰山之间差别挺大的,在同学叫这个外号时据理力争过,然而没什么作用。

    一下课,班上就立马热闹起来, 江星辰拿出一张纸出来玩数独, 还没玩两分钟,就被人打搅了

    “星辰,你可以帮我看看这道题吗?我不太会。”胳膊被人用中性笔戳了戳,挺疼的, 江星辰扭过头,同桌立马把笔缩回去, 朝他笑出一排牙。

    同桌的虎牙坏的更厉害了,江星辰看着那缺了块的牙想着。他低下头, 看向同桌推过来的书本:“哪一题?”

    “就是这个。”同桌指了道数学题, 江星辰看了眼, 很简单。

    他拿起笔,在原本玩数独的纸上写出解题过程,还学着老师边写边讲,等讲完了一抬头,却发现同桌两只手捧着下巴,并没有看题目。

    “你会了吗?”江星辰有些不乐意地问。

    同桌连连点头,马尾辫一晃一晃的,头上的水晶蝴蝶漂亮非常:“嗯嗯。”

    江星辰知道同桌说的是假话,因为下次她还会用很简单的题目来问他,他转过头,看着书上想:同桌这样是不是就是妈妈说的不学无数?

    不过他没想出来答案,因为其他的同学也找过来了,问了好多简单的问题。

    江星辰问到上课,又一次浪费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他捧着下巴看黑板,心情沉重。

    是不是女生都有些笨?那他还是不要妈妈生妹妹了。

    好结束了一天的学校生活,江星辰却并没有放松。

    他回到家,换上衣服,进入练功房。

    这房间是专门给他用的,每周一、三会有武术老师来教他散打。妈妈说男孩子要厉害一点,要不然很容易被人欺负。江星辰深有所感,班上最后一排的小个子,就经常被别人欺负。

    练完两个小时散打,老师走的之后又对妈妈夸了他一顿,妈妈很高兴,给叔叔送了一袋茶叶。

    江星辰觉得妈妈被老师给骗了,他到现在都打不过老师,有什么可厉害的?可这话说了也没用,妈妈不会信的,下次还会听老师忽悠。

    他心里又叹了口气:女人啊,就是容易被骗。

    吃饭的时候桌上只有两个人,爸爸不在。

    这已经是爸爸不在家的第十天了。江星辰怀疑父母的感情是不是出了故障,听班里的同学说他们爸爸妈妈都不在一起住,见面就吵架,还可能会离婚。

    一想到爸爸妈妈会离婚,江星辰就很忧伤,觉得要跟谁是一个非常难选的问题。

    不过考虑到女孩子比较脆弱爱哭这点,江星辰还是倾向于跟妈妈的,毕竟自己是个男子汉,要保护家里的女孩子。

    他跟电视上一样夹了块鱼肉,把里面的刺剔干净,又把烂成一团的鱼肉夹到妈妈碗里,保证道:“妈妈你放心,你跟爸爸离婚了我肯定跟你。”

    话说完,餐厅外面就有个凶凶的声音问:“谁说我和你妈要离婚的?”

    ……

    江星辰被他爸揍了一顿,屁股疼的要命,心里却舒服的很:既然爸爸都这么生气了,那他们肯定不会离婚的吧?

    果然之后的许多天,爸爸每天都准时回家,江星辰放下那一丢丢的心,死党却说他想的太好了。

    “他们大人不离婚愿意很多的,我妈妈就说之所以不离婚是因为什么财产分割,到时候要给我爸好多钱。”死党抱着篮球,下巴翘的老高:“现在我妈每个月只给我爸一万块钱生活费,还没我的多。”

    “这样啊……”江星辰涨了见识,又反驳:“可我爸有钱,不需要给生活费啊。”

    “那你妈呢?”

    “我妈也有钱。”前阵子还听妈妈念叨说要弄庆祝一百家分店的活动,他的零花钱都是妈妈给的多。

    “这就难办了。”死党抓了抓头发,蹭了头上都是灰,江星辰见到,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不离婚就好啊,我爸说寒假带我去南极玩。”

    “这么好的吗?”死党的爸爸每个月只有一万块零花钱,平时还要找儿子打秋风,听江星辰这么说,他不知道有多羡慕,为了不落下风,也开始吹嘘起来:“我妈说这个星期就给我买最新款的游戏机。”

    “我妈也给我买了,还陪我打游戏。”

    拼爹妈再一次失败,死党很忧伤,抱着篮球不理他了,江星辰随他去,反正他还有别的朋友。

    ……

    江星辰上六年级的时候,死党的爸妈离婚了,他妈妈找了个更年轻更好看的继父,爸爸也重新嫁了个富婆,死党很伤心,带着江星辰偷偷喝酒。

    这是江星辰第一次喝酒,半瓶就醉了,回去大哭了一场,抱着他妈的腿说你们别离婚。

    然后又被他爸揍了一顿。

    ……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开始流行谈恋爱,江星辰也很好奇。

    他也想找人试试谈恋爱是什么感觉,碍于应聘者太多,就在班上搞了个选拔活动。这活动的结果不甚理想,因为一路闯到最后的两个同学谁也不服谁,最后大打出手招来了班主任。

    班主任来的时候气的脸都青了,逮着他们三个去了办公室,还喊了家长。

    对于叫家长,江星辰一点都不怕,因为他爸前天出差了还没回来,妈妈向来舍不得动他一下。

    电话打出去,果不其然是妈妈来了,她走得急,身上的职业装还没换下,看着让人很有压力。

    来的三个家长都认识,谈判过程很是平和,最后的结果是以一人一份检讨书告终,那两个打架的同学一千字,江星辰要写三千字,因为他是组织方。

    他们在办公室耽误的时间太多,等商量完都已经放学了,江星辰被温柔的妈妈领回家,一进家门,便被破天荒的揍了一顿。

    其实江星辰觉得自己要是反抗的话,妈妈肯定打不过他,然而谁让他是男孩子呢?肯定要让着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啊。

    妈妈打人挺厉害的,屁股到大腿那一块都抽抽的疼。就这还不算,原本三千字的检讨也被她手一挥变成了五千字,并且要保证不在十八岁前谈恋爱,更不能再弄什么女朋友选拔活动。

    检讨书江星辰写了两天,手都要写断了才写完,写完不算,还得在周一升国旗仪式上读。

    其实江星辰从小到大因为成绩优异,在不少场合都上台演讲过,但念检讨还是第一次,他觉得挺丢脸的,差点说不出来,后来转念一想,他成绩全校第一,下面这些人都没他厉害,就当是教教他们怎么写检讨吧。

    周一主席台上的那封检讨果然很优秀,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江星辰,有更多人想要当他女朋友。

    但江星辰都答应妈妈不谈恋爱了,怎么可能反悔呢?所以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那些要给他当女朋友的同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拒绝的方式有问题,那些同学不仅没有讨厌他,还给他成立了什么后援会,说要守护他的节操。

    江星辰去后援会抗议过,被吓了出来,之后再也没敢进去。

    ……

    江星辰从小念得就是国际学校,学校有一大半的同学都不高考,于是等到高三最后一次分班的时候,他这种高考党就变得形单影只起来。

    死党的妈妈又重新结婚了,这次的继父只比他大五岁,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叛逆地决定不出国也来参加高考。

    从来为出国准备的课程并不适合国内的高考环境,死党念得差点抑郁,最后也只勉强摸到二本的分数线,他还觉得很了不起,哭着喊着说要去读,阿姨被他烦的头疼,亲自把人压上飞机送出了国。

    死党出国的那天,江星辰没有去送,因为他爸妈包了一个酒店,来庆祝他考上了最好的大学……

    出国并没有影响江星辰和死党之间的关系,他们无惧时差阻拦,用留言信箱般的方式交流着感情。

    原本不想出国的死党只出去一个月就改变了想法,说外面可以玩的东西可多,让他也一起来。江星辰比较了下两个人高考分数的差距,觉得死党觉得好玩的东西自己估计玩不了,于是悍然拒绝。

    死党在国外又交了个女朋友,撺掇他也找一个,江星辰不太愿意,他觉得找个女朋友太麻烦了,会极大影响到他的学习质量。死党听到这话笑了个半死,说要给他找个不用哄的女朋友。

    一个星期后,江星辰收到了一个跨过快递,很长,打开一看,是个等高的硅胶娃娃。

    当时江星辰的室友也在,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室友看着自己的眼神。

    为了回报死党的礼物,江星辰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并且用对方的手机号注册了相亲网站的高级会员。

    他编程技术很好的,想要拿到死党的验证码不要太简单。

    ……

    大学的生活比他想象中还要有趣很多,在这里,江星辰可以学到比以往更多的知识,四年仿佛一晃而过,他又被保送了本校的研究生。

    这本来是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妈妈不太高兴,放假看他的时候埋怨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江星辰觉得妈妈挺奇怪的,当初不让谈恋爱的是她,现在追着要女朋友的也是她,他真的有一丢丢难办。

    催恋爱真的很影响江星辰的学习效率,为了一劳永逸,他决定还是满足妈妈的要求,找到之前为他打架同学中的一个,稍加询问,对方就同意了。

    听同学说,他们两个是校友,这让江星辰省掉了许多时间,两人约在二食堂见面,以高等数学为信物。

    江星辰先到的,环视了一圈找了个位置坐下,把书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他从十二点等到两点钟,食堂里人走完了,才等来同学。

    同学扎着马尾,穿着嫩绿色的连衣裙,风吹过,裙裾飘扬,她走到跟前,放下手中的高等数学,脸蛋微红,扬起唇笑出两个小梨涡,这次没露牙齿,她弯腰放下手中的高等数学,项链垂落下来,上面的钻石蝴蝶耀眼夺目。

    她摸着项链,重新直起腰,伸出小手,放到江星辰面前:“男朋友,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