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707章 一边去,少叫我爷爷

叔,你命中缺我 第707章 一边去,少叫我爷爷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后来,他们终于熬死了殷正决和邱平泽两个老东西。

    而没多久钟浩康和腾其婧也上钩了。

    于是,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两人。

    计划比想象中还要成功,是这些人的贪婪将他们送上了死路。

    “……这次垂死挣扎之后,腾其婧和钟浩康就快熬死了。”苏牧成冷声道。

    不过,他倒是小瞧了钟浩康和腾其婧,这两人竟熬了那么久,合力破封印的力量不比殷正决那老狐狸弱多少。

    “再过一个月,我们就把这四个老东西的尸体丢回他们老家,让他们四大家族知道担心受怕是什么滋味,让他们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还债!”

    苏可可看着他,师父说一句,她就点一下头,眼珠子一动不动,舍不得从老人身上挪开目光。

    她有些心酸。才一年时间不见,师父好像又苍老了许多。

    她记得,在画里的时候,师父看起来才四十多岁,年轻力壮的,还是个帅大叔呢。

    事实上,苏牧成只是看上去四十多,在画里的时候就已经五十多了,加上隐姓埋名之后,姬家的那些驻颜之术不敢再用,所以这些年来,他都是正常生长,于是就这么一步步地变成了个糟老头。

    “师父,您怎么都不告诉我?我可以和师父一起的,我能帮师父忙!”

    “大人的事情,小孩儿凑什么热闹。再说了,师父就想你好好的,不想你沾这些脏东西。”苏牧成板着老脸道。

    苏可可皱眉,很不开心。

    她在师父眼里怎么还是小孩?

    刚好提起这事,苏老头非常生气,问苏可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苏可可支吾道:“不久前。”

    “是宫玖告诉你的?”苏老头的脸拉得老长。

    苏可可眼眸子闪了闪。心道:算是她告诉的吧?

    师父从头到尾没有提到族兄的事情,难道,就连他都不知道族兄的事情?

    宫玖姑娘没告诉他老人家?为什么连师父都不说?

    苏牧成一看徒儿这表情就知道了。

    “果然是她!”

    他都跟姬家这些老伙计说过了,不要告诉可可她的身世,宫玖这花妖怎么回事?

    “师父,这个叠加空间是谁布置的?好厉害啊。”苏可可主动转移话题。

    苏牧成想到什么,老脸顿时不好意思拉着了,“是宫玖和你曾爷爷一块弄的。

    你曾爷爷修为高,当年在沉睡,所以没有参加那一战,侥幸躲过一劫,后来用断尾的代价逃了出去。”

    “断尾?曾爷爷是什么妖?”苏可可心下好奇,忍不住打断道。

    “一年没见,规矩呢?大人说话,小孩怎么能打断?”

    苏可可嘿嘿一笑,“您继续呀,我保证不插话了。”

    “你曾爷爷修为高我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宫玖也有千年修为了!

    宫玖早就化出了人形,但据她自己说,她当年因为做错事被那个时候的大祭司下了咒,只有在真心悔过之后才能重新化出人形,所以……

    唉,这样也好,若是那个时候就能化出人形,她肯定会跟其他妖一样,参加那场大战,最后也会落得一个惨死下场。

    姬家这些人啊妖啊,都是倔脾气,但凡他们稍微贪生怕死一点儿,找个地方躲起来,姬家就不会死那么多生灵了。”

    听到苏老头这话,旁边几个妖有些不好意思,身子缩了缩。

    当年,它们就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偷偷藏了起来。

    苏牧成意识到自己的话引起了歧义,立马看向几个老伙计,解释道:“老头子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明知道打不过还要硬打,那是傻瓜蛋,如果人人都像你们这样,能够想办法保存实力,姬家一定会留下更多成员……”

    苏牧成大概是想到当年的姬家惨案了,老眼红了红,说话有些哽咽,“姬家这是招谁惹谁了……”

    “师父……”苏可可抱着他,也哭了起来。

    几个老伙计都是妖,没有人类这么感性,但也觉得十分难过。

    姬家,那也是它们的家园。

    哭了一阵,*了一通,苏可可才问:“师父,宫玖姑娘和曾爷爷呢?”

    “在阵法那儿,他们两个负责望风,控制阵法。姬家的妖修的是姬家妖道,妖法高的一些妖非但不惧道法,还能使用道法,祈雨符祈雪符,他们都能用。”

    苏可可在画里就知道这些了,但师父不知道她知道,所以微微笑了笑,顺着话道:“难怪曾爷爷要开个风水店,原来是个喜欢道学的妖。”

    “是啊。”苏牧成也笑了笑。

    四大风水世家派人来这里找四大家主,这也在苏牧成的计划之中,就算没有苗地人的通知,他也会用其他办法引他们过来。

    饥饿、严寒、互相猜忌、自相残杀……

    然后,等这些人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儿生的希望之后,再狠狠将之掐灭,没有比这更痛快的惩罚。

    “……师父,这么说,你们是打算把这些人就地杀死?”苏可可问。

    苏牧成冷笑,“折磨过后不杀死,难道还要放他们回去?”

    “师父,我倒觉得放他们回去更好,就在不久前,我废了他们的道行,以后他们在风水界就是废人了,让他们体验从天堂掉落到泥潭的感觉不是更好?唉哟!”

    苏可可被苏老头狠狠敲了一记脑袋瓜子。

    “臭丫头,你这一年真的好好学习了?确定没看什么不该看的?还从天堂掉到泥潭,你这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吧!”

    苏可可摸了摸自己脑门,“真没看,就偶尔在网上看一些小段子。”加上大星讲的。

    “敌人该击毙时就要一招击毙,不能给他们留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姬家秘法那么多,他们随便学一种,就算没道行,也足够祸害人了,懂不懂啊傻丫头?”

    苏可可:“……懂了,师父。”

    “可是师父,真的不能再等等,以后再找机会弄死他们?”

    “还等什么?”苏牧成气得瞪圆眼,“你没经历过姬家那场灭门惨案,不知道这些畜生杀人时有多残忍狠毒!不用说了,这次我打的就是让他们有去无回的主意!”

    秦墨琛在旁边偷听了一会儿,忍不住插话道:“爷爷,可可心里的恨意不比您少,您不妨听听她的想法?”

    苏牧成瞪他一眼,“少叫我爷爷,我宝贝徒弟还没嫁你这小子呢!还有,一边儿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结果转头苏老头就问苏可可,“乖徒儿,那你说说,你心里怎么想的?”

    秦墨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