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613章 冤枉啊,可真是天大的冤枉……

农门辣妻喜耕田 第613章 冤枉啊,可真是天大的冤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13章 冤枉啊,可真是天大的冤枉……

    次日,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

    因着要准备年夜饭,早饭相对来说便简单了许多,没有像平日一样蒸饭炒菜,而是熬了一锅粥,炒了几碟小菜。因着离年夜饭间隔有点长,顾文茵便又拿鸡蛋和了面粉洒了香葱,摊了几张葱油饼,只把司牧云几人吃得满嘴是油,嚷嚷着这要是天天都过年就好了!

    “司大叔,今天要煮咸肉呢,你把肚子吃饱了,等会咸肉往哪装啊?”顾文茵呵呵笑着,对司牧云说道:“我还特意腌了个猪蹄膀呢,就为着你大口吃个过瘾!”

    “丫头,你放心。”司牧云拍着吃得溜圆的肚子,说道:“别说一只猪蹄膀,就是两只照样装得下!”

    顾文茵:“……”

    这是被猪八戒夺舍了?

    钟四走了过来,问道:“王妃,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

    一句“王妃”顿时让顾文茵羞红了双颊,一迭的摆手,“没有,没有,钟四叔,你别喊我王妃了,你喊我文茵就行了。”

    “那不行,尊卑有别,规矩不能乱。”钟四说道。

    顾文茵:“……”

    “四哥,我们带了远辰,承宇和舜英三个去玩吧。”慕容十一走了上前,说道:“把他们都带走了,王妃她们也能安心干活。”

    “行,你叫上老八、老九他们几个,我去推了二哥,咱们去前面的院子里耍。”钟四说道。

    正准备进厨房帮忙的大胖和小胖听了,顿时一脸羡慕的看了过来,两人想跟上,可看到厨房案板上堆积如山的食材,脚步又迈不开了。

    犹豫难决之时,耳边响起顾文茵的声音,“大胖、小胖,你们也去吧,好好带着远辰他们三个玩。”

    大胖和小胖当即欢呼一声,撒了脚丫子便往外跑。

    很快,厨房里便只剩下顾文茵她们几个女的。

    顾文茵正准备撸起袖子去分配案板上的食材,不想,一抬头却看到穆东明跟在了她身后,她脚步一顿,“你怎么还在这?”

    “我想着,可能你会需要我帮忙。”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一怔之后,当即轻笑出声,推了他便往外走,“你要无聊就去画几把扇子,这厨房里的事,你帮不了,更不会帮。”

    恰在这时,罗烈在外面喊道:“东明,你和远时去把库房里的爆竹拿出来,找个位置放好了,等下吃年夜饭的时候好放。”

    穆东明应了一声,这才走了出去。

    顾文茵顿时长吁了口气,她还真怕穆东明执意留下来帮忙,回头忙帮不上不说,害得她还放不开手脚,搅和了这顿年夜饭,那可就闹大笑话了。

    年夜饭的菜谱是早就拟好的,李木荷帮着配菜,顾文茵掌勺,燕歌和元氏两人,一人负责看着灶膛里的火,一人负责端盘递碟打下手。

    一边忙着一边说起了闲话。

    “娘,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李木荷一边切着手里的菜,一边对元氏说道:“以前,你总说王爷虽好,可却好得不真实,跟那山里的神仙似的,指不定哪天就扔下文茵,顾自个儿走了。现在你看,为着文茵,连厨房的活都想学着干了!”

    坐在灶前烧火的元氏听了李木荷的话,看了看眼角眉梢皆是笑的顾文茵,哼了哼,轻声说道:“过日子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好,是坏,现在说还早了点。”

    燕歌听了,顿时替自家王爷捏了把冷汗。这老话不是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吗?怎的到了自家王爷这就变了呢?

    “说到底,娘,你还是舍不得文茵,在你眼里啊,怕是这世上就没有配得上文茵的人,是不是?”李木荷笑着说道。

    元氏才要开口,顾文茵却接了李木荷的话,说道:“那是,老话不是说癞痢头儿子还是自己的好吗?更何况我还是美貌与智慧并存!别说是阿羲了,就是玉皇大帝来给我娘当女婿,她也觉着是高攀,吃亏了呢!”

    一袭话顿时让燕歌和李木荷笑得停不下来。

    元氏也跟着笑得不行,稍倾,停了笑,似嗔似恼的瞪了顾文茵一眼,说道:“可当真是女大不中留,越留越成仇!现在还没过门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埋汰起你娘来,以后真嫁过去了,岂不是娘都不认了!”

    “冤枉啊,可真是天大的冤枉……”顾文茵一迭声的喊冤。

    不知道说了什么,屋子里又是一阵大笑声。

    穆东明和罗远时将一挂晒盘般大的爆竹抬了出来,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放着,等开年夜饭时点燃。

    “哎呀,还有件顶要紧的事都给忘了。”罗烈急急走了出来,对穆东明说道:“对联,对联还没写呢!东明,快,你快把对联写了,赶在吃年夜饭前贴起来。”

    穆东明笑着应了声好,去了花厅。

    花厅的桌子上,笔墨纸砚早已摆好,就等着他泼墨挥毫。

    “去年的对联是谁写的?”穆东明问道。

    罗远时正和罗烈搬了梯子去揭柱子上的老对联,听了穆东明的话,当即说道:“文茵,往年的对联都是她写的,不止我们家,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对联都是她写的。”顿了顿,“嗯,你得多写点,说不得等下便会有人上门求对联的。”

    话声才落,外面便响起同喜的声音,“远时哥,我娘让我来问一声,今年的对联写好了吗?”

    “远时哥,还有我们家的……”

    罗烈笑眯眯的安抚着大家,“别急,别急,都有啊!”

    穆东明笑了笑,卷了袖摆,抓了桌上的狼毫笔想也不想的便笔走龙蛇起来。

    而和花厅隔着一堵墙的偏院里,钟四和石九、慕容十一三人正一人肩膀上驼着个娃玩起了斗鸡游戏。游戏的玩法很简单,左脚弯曲,盘在右大腿上,一边跳,一边用身子碰对方,谁被碰倒了,又或者是脚先落地了,就算输。

    席二做裁判,大胖和小胖还有闽八,全十,胡十三几人组成“啦啦”队,一下喊着“四哥加油”一下子又喊着“九哥加油”,后院顿时热闹的如同一片海洋。

    骑在钟四和石九他们脖子上的罗远辰、虎头、小坠笑得停不下来,这样一番热闹隔着围墙,被风送到了正在花厅里写对联的穆东明耳朵里,他不自觉的唇角微微翘起,手下也跟着笔走龙蛇,不多时,一副“一帆风顺年年好,万事如意步步高”的对联便写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