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九章 建交的矛盾

残酷天使 第九章 建交的矛盾

        坎特原本激动的神情就像消了气的皮球般,萎靡下去。他愣愣地凝视着主教,欲语无言。

        菲斯拉这时插话道:“听两位的口气,似乎梵蒂冈已经对残酷天使进行过行动了?”

        “行动?哪敢啊……那可是中国。”主教苦笑道,“我们只不过是试探。”

        “中国?”菲斯拉表示不解,“梵蒂冈和中国的关系不好吗?”

        “当然。”主教喟然道,“中国与我们的关系起码有三个敏感点。首先,是我们一向反对全球范围内的共产主义力量;其次,是我们保持了同台湾的正常邦交;最后,是我们更希望将缔交国的天主教会纳入梵蒂冈的‘道统’体系,既由教皇统一任命该国各教区的主教,规定其领导和管理方式。这和中国天主教目前的‘三自’,即自立、自养、自传的原则有难以消解的矛盾。”

        菲斯拉虚心的请教道:“目前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徒究竟有多少呢?主教大人?”

        主教沉吟片刻,答道:“约一千两百万人,但神职人员却不足两千。”

        菲斯拉并没有傻到追问下去,他比较关心的仍旧是中国与梵蒂冈建交的关系,于是他接着问道:“梵蒂冈有没有可能与中国建交?”

        主教揉揉太阳穴,就轻避重地答道:“在2001年10月24日,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曾发表过一份声明,希望中国宽恕罗马天主教在中国所犯的‘错误’,并希望促成罗马教廷和北京的关系正常化。当天还在北京举办的一次纪念传教士利玛窦的活动上,有人宣读了这份声明。教皇在这份声明中说‘我对过去这些错误深感难过,我感到遗憾,这些过错令许多人认为罗马天主教不尊重中国人,使他们感到教会对中国持敌视的态度。’但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次日在回应教皇致辞时,只对教皇的道歉表示欢迎,而对教皇没有对‘封圣’事件作出明确解释表示遗憾。此外,仍宣布中国与梵蒂冈建交的两项原则依旧不可改变。”

        “封圣?”菲斯拉糊涂了,他讪讪道,“这个我不是很了解?”

        主教就像一个耐心的老师,认真地回答着学生的问题:“新千年以来,中梵恢复中断了五十年之久的正常交流,但发生于2000年10月1日的‘封圣’事件却给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带来阴影,也因此陷入困顿。在‘封圣’事件中,约翰保罗二世宣布120位在中国的殉道者为‘圣人’,其中包括87位中国人和23位外籍传教士。尽管保罗二世事后表示不反对和中国政府开诚布公地讨论殖民主义时代问题,但还是深深触动了中国人对于殖民时期历史的伤痛记忆。反过来,2001年1月7日和8月4日,为了解决各教区主教年事已高的问题,中国三自主教团现任主教傅铁山祝圣了八位年轻神父,这遭致了教皇的干涉。于是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

        原本菲斯拉关注的“封圣”事件被聪明的主教一笔带过,但善解人意的菲斯拉并没有选择追问,而是选择静待下文。

        就在这时,原本沉默的坎特却突然说道:“其实中梵早在1952年就断交了,断交的主要原因出自意识形态的不协和。当时的新中国政府驱逐了一批反新中国的外国传教士,采用三自原则,并承认教会自行祝圣的两位本土主教。梵蒂冈则坚决反对三自,并承认台湾政府,将获得中国政府承认的主教开除出教会。实际上,早在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圣公会教士艾伦就诉诸《新约》而呼吁各国教会独立,提出‘三自’主张。但这牵涉教会的世界性权力,所以一直遭到梵蒂冈的强烈反对。百年来世界范围的工业化、都市化、交通、信息的发展其实都在促成着世俗化,基督教的很多礼仪法规、组织结构甚至与其他宗教、意识形态关系从60年代初的梵帝冈二次公会议之后也出现了许多根本性的调整,以适应现代生活中的宗教形态。但在根本的权力问题无法解决之前,宗教问题大约难以回避政治问题。”

        此话软中带刺,任何敏感的人,都可以察觉出坎特对宗教不怎么友好。

        好在主教不以为忤,说道:“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不可能在中国境内对残酷天使有所行动。”

        “那‘难缠’是什么意思?”坎特非要寻根究底。

        主教阖目道:“‘难缠’是指他内心敏感多疑,不相信任何人……”

        ——————————————————————————————————————

        樱雾高中依旧沉醉在浓雾之下,朦胧叵测。

        上课的铃声早已响起,整个学校空空荡荡,廖无人烟。

        乔伊旷着课,攥着皱巴巴地20元钱,朝校园深处走去。

        樱雾高中最阴暗,最僻冷的角落,聚集着三男二女。他们抽着不知名牌子的香烟,身着着具有别针,拉锁,撕裂效果的衣摆以及绷带捆绑效果的衣裳,带着耳麦,听着歇斯底里的音乐。一瞥之下,就知道他们是典型的朋克族。

        其中一个扫帚头的前卫男子看到乔伊来了,连忙上前拦住他,说道:“喂!哥特小伙,你来这里干嘛?”

        “我为什么不能来?朋克不就是从哥特发展过的吗?”乔伊淡淡笑道。

        “有意思,有意思。”扫帚头也笑了笑,但又倏然板起脸来,道,“但是我们不欢迎不懂朋克的人进入我们的地盘。”

        乔伊收敛笑意道:“你怎么确信我不懂?”

        扫帚头阴冷的笑道:“那你倒说说什么是朋克?”

        乔伊想都没想,就侃侃说道:“PUNK,是兴起于1970年代的一种反摇滚的音乐力量。PUNK在中国大陆译作‘朋克’;在台湾译作‘庞克’,香港则叫作‘崩’。在西方,PUNK在字典是解释是小流氓、废物、妓女、娈童、低劣的等意思。”乔伊看到扫帚头的脸色有些不对,连忙添了一句,“当然现在它的意思有了一定的改变”

        “听着,臭小子!我们是玩音乐的,不是玩文学的。”扫帚头冷声冷语。

        乔伊耸耸肩,接着道:“朋克,其实是最原始的摇滚乐,即由一个简单悦耳的主旋律和三个和弦组成。诞生于七十年代中期,一种源于六十年代车库摇滚和前朋克摇滚的简单摇滚乐。朋克乐队朋克音乐不太讲究音乐技巧,更加倾向于思想解放和反主流的尖锐立场,这种初衷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英美两国都得到了积极效仿,最终形成了朋克运动。我说的对不对?”

        扫帚头的面部肌肉已经有些缓和了:“不错不错,如果你能再说点朋克种类,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乔伊仔细想了想,思虑良久,才说道:“有theRamones的泡泡糖流行乐、theSexPistols的Face(面容)式的强力和弦、Buzzcocks(嗡嗡鸡的)流行感觉、theClash(冲撞)的雷鬼元素、Wire(电线)的艺术试验特色等。”

        扫帚头面露笑意,拍了拍乔伊的肩膀,说道:“臭小子,你真行!我叫皓轩,你呢?”

        乔伊露齿一笑:“我叫乔伊,很高兴认识你。”

        “你句话应该我说才对!”皓轩大笑道,“来,伙计,让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