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五章 信仰、绝望以及阴影

残酷天使 第五章 信仰、绝望以及阴影

        乔伊仰望天穹,发现雨已经渐渐小了,但苍穹仍是那么的暗,那么的低沉,仿佛要坍塌一番,不由长叹道:“天亮了又如何?不亮又如何?阴霾还不是照样存在。”

        白衣青年听闻,只是淡淡笑了笑:“只要有信仰,一切阴霾都可以驱散。”

        “信仰?”乔伊揣摩着这个词的含义,问道,“信仰是什么意义?它有价值吗?”

        白衣青年站起身来,缓缓说道:“信仰的意义就是能够赋予短暂人生以永恒的意义。”他接着解释道:“信仰包含着信仰者对未来美好理想的追求。有信仰与没有信仰是不一样的,信仰的有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发展的可能性。没有信仰的人,会失去把握自身命运的力量,其发展的可能性会大大减低。有信仰的人,会为自己的信仰调动自身的一切力量,集中到既定的目标上,其知识、能力、内心世界都会得到充实和提高,从而推动个人及社会的发展。”

        “人生为什么要有意义?为什么要推动个人及社会的发展?”乔伊的笑容凄凉而又忧伤,“一切到最后还不是化为虚无。”

        “但是信仰至少可以让你站起来。”白衣青年说道。

        “站起来?”

        “不错。神在造人后,发现泥做的人总是软软的,一经风雨就会倒下,于是神在人的背上插了根脊梁,这根脊梁在人遇到无论多大的风雨、多深的坎坷时,终可以让人类屹立不倒。这根脊梁就是信仰。”白衣青年笑道。

        “信仰是有条件的吗?”乔伊再次问道。

        “有。据波斯文原著《教款捷要》所讲,共有6项:诚信未见;诚信神能知未见;敬畏神灵,害怕罪责;望神恩慈,增强信心;以符合神所命为宜;以摒弃神所禁为准绳。”白衣青年道,“但那只是针对真主信仰者,对于我,这些都无所谓了。”

        “你信仰什么?”

        “黑暗以及绝望。”

        眼前白雾缥缈,看来像是梦一样虚无。

        乔伊感到自己心突然漏掉一拍。

        白衣青年笑着伸出手:“你可以叫我绝望,我的朋友。”

        乔伊望了望他骨骼清秀,遒劲有力的手,再瞟了瞟自己裹满污泥的手,黯然道:“我看还是不要握的好。”

        绝望淡淡地笑了笑,收回了伸出的手,问道:“我怎么称呼你呢?我的朋友?”

        乔伊仔细想了想,踌躇道:“你可以叫我忧伤。”

        绝望失去了笑容,他轻叹道:“原来,你已经中毒了……”

        “中毒?”乔伊莫名其妙。

        “忧伤是加速衰老的催化剂和强化剂,而且,人在忧伤时,身体内会分泌产生出一种毒素,伤及内脏器官。”绝望略带怜悯地说道,“在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死……”乔伊眼睛的光芒越发暗淡,“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这时一只乌鸦突然飞到他的肩上,栖息着,黑色眼珠仿佛预示着死亡。

        “乌鸦群飞的麦田。”乔伊呢喃道。

        “你很喜欢梵高这幅画?”绝望问道。

        “嗯。”乔伊犹如目见,略带憧憬地说道,“画面充满着金黄色,但是却充满不安和阴郁感,乌云密布的沉沉蓝天,死死压住金黄色的麦田,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空气似乎也凝固了。”

        绝望接道:“一群凌乱低飞的乌鸦、波动起伏的地平线和狂暴跳动的激荡笔触更增加了压迫感、反抗感和不安感。画面极度骚动,绿色的小路在黄色麦田中深入远方,这更增添了不安和激奋情绪,这种画面处处流露出紧张和不详的预兆,好像是一幅色彩和线条组成的无言绝命书。”

        “就在第二天,梵高来到这块麦田,对着自己的心开了一枪。年仅三十七岁。”乔伊肩头的乌鸦“呱呱”叫了两声,飞走了。

        这时的天,已经从绝望的黑色变成了略带希望的深蓝。

        绝望突然说道:“跟你聊天很愉快。”

        “我也是。”乔伊道。

        “每天黎明前,我都会在这里,你可以来找我。”

        “当光明来临时,你就要选择离开?”乔伊问道。

        “不错。”

        “为什么?”

        “为了信仰。”绝望淡淡一笑,“等你寻找到信仰,你就明白我这句话的含义了。”

        “其实我也要走了。”乔伊瞟了瞟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说道,“等会还要上学,我还要准备一些东西。”等他将目光再次凝聚到绝望身上时,他突然感到一股颤栗。

        绝望已经不见了。

        就像黑色的风,地狱地幽冥,无可寻觅。

        这时,人世间第一抹阳光从也东方射出,照耀在乔伊身上。

        但乔伊却丝毫没有感到温暖,因为他突然想到,这世上的罪恶不都是在阳光下滋生的吗?

        先有阳光,才有阴影。

        ——————————————————————————————————————

        乔伊回到家里,依然没人,没食物,没温暖。

        看着客厅被风吹落的到处都是的纸片,乔伊没有任何感觉。只有窗外的车水马龙声,像是电影中的背景音乐,被无限放大。

        他一进门,就将全身肮脏的衣物全部脱下,当作了色丢入垃圾桶中。然后走进浴缸,打开水龙头,让清凉的水,浸满他的全身。

        乔伊坐在浴缸中,悄悄的低下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可似乎又没有,只是他的脸上一片潮湿,弥散在冰凉的水里,最终分不清彼此。

        外面的天空虽然有太阳,但仍旧很阴霾,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浓雾缠锁,无法解脱。

        乔伊腹中空空如也,饥饿的感觉仿佛凌迟,正在割裂着他的神经。

        他将全身洗涤干净,然后走到客厅。

        他赤裸着身躯,在冰冷的风中,瑟瑟发着抖。

        他就这样一个人,赤裸着单薄瘦弱的身躯,立在客厅汩汩而过的寒风中,目光呆滞而没有焦距,因为他突然聆听到自己内心发出的呼喊,宛如梦呓一般强烈。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银行卡上的金额呢?

        ——难道是她告诉他们的?

        ——不可能,她绝对不会这样对我。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乔伊突然感到头晕目眩,差点昏厥过去。

        ——————————————————————————————————————

        2007年9月25日。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

        依旧是神秘的花园位面,依旧是三个成等边三角形而坐的人。主教正侃侃而谈着乔伊成为残酷天使的历程,当说道客厅那一段的时候。菲斯拉不由插嘴道:“主教大人,请问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按理说,你应当一无所知才对。”

        主教两眼深邃地望着菲斯拉,徐徐说道:“通过心灵秘境,我得知了这一切。”

        “心灵秘境?这是什么东西?”菲斯拉疑云又起。

        “你知道心灵是什么吗?”主教把目光移到坎特身上。

        坎特从容答道:“心灵,是一个实体,是将动物在生物学的层面上与植物区分开来的分界线。”

        主教露出欣赏的笑容,然后接着说道:“就人类的心灵而言,它不是我们的头脑,它也不是我们的心脏,总之,它不是我们的肉体,但,它就在我们的头脑里,在我们的心脏里,在我们的每一寸肌肤里。人类的心灵是一个场,一个生命场,这样的一个场有一个能量聚集的中心,那一个中心在我们的腹部。它是随着作为个体的生命的诞生而诞生的。心灵有属于它自己的组份以及属于它自己的功能,就如同大脑有它自己的组份与功能一样,但,它们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又或,心灵也不是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头脑的一种功能;并且,就如同肉体一样,心灵有着属于它自己的成长与发育的过程和规律,尽管,在无数的因素的影响下,它不一定能够成熟。”

        菲斯拉提问道:“心灵蕴含有我们的性格吗?”

        “不,孩子,心灵蕴含有我们的气质我们的本能,另外,它有属于它自己的判断的功能;我们的选择是由我们的心灵所作出的,而非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由我们的头脑所作出的,相反,头脑只可能产生动机;心灵是能量的调配者,尽管作为能量的调配者它并不是唯一的;心灵是一个感受器,是我们的情感以及情感取向的感受器,也就是说,我们的喜、怒、哀、乐、焦虑、恐惧以及喜欢、厌恶等感受是属于我们的心灵的,而且,心灵的感受有这样的特点,那就是,当我们喜的时候,我们可以表现得好像怒一样,但我们不可能同时是怒的,就如同当我们的舌头感受着甜的时候它不可能同时感受着苦一样,如此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