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四章 残酷天使的回忆 下

残酷天使 第四章 残酷天使的回忆 下

        乔伊睁开双眼,突然发现自己在一截车厢里。车厢的内壁,布满鲜血般的颜色,颜料如同小孩涂鸦般,被随意抛撒到墙壁上,

        整节车厢左右两端无限的延伸,到尽头扭曲成一个黑点。抬眼望去,透过玻璃,可以望见大片橘红色的云朵疾驰而过,仿佛天使的翅膀划过天堂。

        整个天幕显现出诡异的橘红,整个苍穹仿佛被一种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扭曲成一团漩涡,吸食着天地间一切灵气。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一个恍惚流离的轮廓突然出现在眼帘,就像劣质电影的剪接一下,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眼前。

        那人影逆光而站,强烈的光线使他的皮肤呈现虚幻的光晕。只能分辨出他是一个少年。单薄的身躯似乎由于生活的重压,而略显的有些微驼。

        “你是谁?”乔伊的字音刚从嘴唇吐出,他就发现自己的声线变了,变得就像劣质录音机播放出的语音一样嘶哑嘲哳。

        那少年似乎未听到乔伊的问话,自顾自地说道:“这里是你的精神世界。”

        整个车厢开始晃动起来,向前疾驰而去,窗外的风景突然变成了恍惚的水彩画,朦胧缤纷。

        “呜呜……”火车的鸣笛声呼啸着从耳畔穿过,带着刺耳尖锐的尾音,仿佛匕首划过玻璃。

        “你看看你的精神世界是多么的封闭以及荒芜。”少年说道,“你有着严重的自闭症,不但不擅长与人交往,而且更对自己缺乏基本的自信心。你很在意他人的眼光,近而屈从于别人的使唤之下,简直是个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可怜角色。我怜悯你!”

        乔伊突然爆发出野兽般的怒吼:“滚开!闭嘴!”

        少年依旧逆光站着:“也只有在这里,你才敢释放你的情绪。但是你依旧不敢站起来,揍我一拳。”

        乔伊的身体顿时像散了架的机器,颓靡在地,如同一摊烂肉。

        “抑郁性神经症,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症状,没想到你得了。”少年的声音带着残酷讥讽之意,“具体表现为情绪低沉忧郁,整日闷闷不乐,自我遣责,睡眠差,缺乏食欲,通常遭受精神刺激后发病,出现难以排解的抑郁心境,对生活没有乐趣,对前途失去希望,认为自己没有用处,还会有胸闷,乏力、疼痛等症状,严重时会出现自杀观念或行为。”他顿了顿,突然转过身,“既然如此,你怎么还不死?”

        乔伊并没有看清少年的长相,因为这时的他,脑中突然爆发出无数的声音,仿佛千万人都在他耳边喃喃私语着说“你怎么还不死?你怎么还不死?”无数的声音就这样像潮水般袭来,在他的神经末梢徘徊,如同一把锉刀在割裂他的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他不由将头埋在双膝间,用尖锐的指甲拉扯头皮,似乎要将整个头皮撕裂,看看脑浆里是不是有无数把锉刀在游弋。

        乔伊滚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眼泪如同溪流不止的奔泻。

        “很痛苦吧……”少年说道,“像你这样软弱的人,为什么要活在世上呢?”

        “把身体交给我吧,由我来指导你成长吧。”少年语气中残酷讥诮突然没有了,变得如春风般温柔,“我会赐予你这世上最强横的力量,以及至高无上的权利,只要你跟我签订契约,你就能得到凡人梦寐以求的一切。”

        这是凡人无法拒绝的诱惑,但乔伊却拒绝了,他固执地摇了摇头,双眼无神地凝注着前方虚无,虚弱道:“放过我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了……”

        “低劣的凡人!难道你不想复仇吗?”少年的音调突然转高,几乎是咆哮着说道,“难道你不想向曾经欺负过你的人复仇吗?难道你忘记了那些屈辱那些泪水吗!?”这声音越拔越高,宛如长啸,啸声高昂,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激荡,如同巨浪拍岸,春雷滚滚,震的整个空间倏然碎裂,迸发出无数细小的碎片,流星般四射开来。

        在这一瞬间,乔伊的脑海中突然翩跹而过无数幻象,那些幻想最终凝聚成一个个狰狞的面目,无声的嘲笑着他。

        “看到他们了吗?那些你记忆中痛苦的根源……”少年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缥缈而空明。

        乔伊突然感到有一团怒火在胸膛中灼烧,几乎要破体而出,怒愤交集:“我要毁灭他们!”乔伊几乎是嚎叫着说道,“我要毁灭他们!”

        “那么,把身体交给我……”少年的声音也恢复了平静,“我来帮你完成……”

        幻象依旧还在,乔伊的记忆就如同光盘快进一样,在他眼前急速播放着。在这记忆的长河中,忽然出现了一位清丽少女,他有着明媚的眼波,海藻般的长发,天使般的微笑,于是一切伴随着她的出现,都定格在这一刹那,仿佛暂定一般,成为了永恒。

        乔伊深深地凝视着她,脸上的暴戾渐渐淡化,他伸出苍白的手指,轻触少女清丽的面目,然后仿佛下定决心般,说道:“我拒绝。”

        乔伊顿时感到少年一直抑制着的愤怒终于像烘炉炸开时的火焰般迸出!

        整个空间开始被无形的力量撕碎,龟裂的纹路爬满整个内壁。

        只听“轰”的一声,整个世界全部粉碎了,乔伊朝无尽的深渊落去,就像一个即将跌入地狱的无助灵魂。

        ——————————————————————————————————————

        这是一个既没有杨柳岸也没有晓风残月的暗巷,乔伊蜷缩在地,一个头变得有平时八个那么重,喉咙也变得好像是个大厨房里的烟囱,而且全身又酸又痛,就好像刚被人当作了一条破裤子一样在搓板上搓洗过。

        他的全身弥漫在一股恶臭中,那种气味如同腐尸味一样强烈。

        刚才的噩梦依旧像这黎明前的雾霭般紧紧缠绕着他,使他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恐惧。他挣扎的站起身来,弱不禁风的身体在清晨微冷空气的刺激下显得越发佝偻。

        他憔悴而疲倦的脸看来就像一团揉皱了的黄纸,皱巴巴的充满了烂泥的味道。

        天地间,一片昏暗静谧,只有远方的街灯,静默地闪烁着。

        雨不知不觉又下了下来,风中也不知从哪里吹来一片枯死已久的落叶,蝴蝶般轻轻的飘落在泥泞的道路上,乔伊弯下腰,拾起这片落叶,痴痴的看着,也不知看了多久。

        苍穹落下的雨滴,滴落在这片落叶上,像是春日百花盛放时绿叶上晶莹的露珠一样美仑美奂。

        这时,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悠扬的箫声,寂寞惆怅,哀婉幽怨,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指引着乔伊的方向。

        乔伊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朝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伴随着乔伊的足迹,雾气越发的浓郁,四下望去,没有来路,没有尽头。

        只有萧声不知疲倦的鸣响着。

        昏黄无力的街灯、冷酷凌乱的雨滴,浑浊慵懒的空气,构成了这个冰冷潮湿的石头森林。

        乔伊感到,自己快要窒息。

        当乔伊走到一处残垣断壁,布满蛛网,一片死寂的地方时,箫声就突然嘎然而止,如同暴死的人,只留下一连串破碎的尾音在周围泛起片片涟漪。

        一个青年坐在不远处的石碑上,白色的发绺在风中飘荡,褐色的瞳人昏暗无泽,雪白的肌肤泛出清冷的光晕。他手拂着寂寥的箫身,略带落寂地对乔伊笑了笑,说道:“天,已经快要亮了……”

        黑色的乌鸦突然凌空飞起,只留下古怪的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