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三章 残酷天使的回忆 上

残酷天使 第三章 残酷天使的回忆 上

        1711年9月25日——爱新觉罗弘历诞生。

        1866年9月25日——美国遗传学家摩尔根出生。

        1881年9月25日——伟大的文学家鲁迅诞辰。

        1906年9月25日——苏联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诞生。

        2006年9月25日——残酷天使诞生。

        ——————————————————————————————————————

        天依旧阴沉着,大雨滂沱,连绵不绝,整个城市沐浴在一片漆黑烟雨之中。

        救护车的鸣笛声在夜幕下,显得凄凉而又萧索。

        狂风骤雨,扑袭而至,致使车身剧烈的摇晃起来。

        “小心点,病人头颅可是大出血,在这样颠簸下去,会死人的!”扎着马尾辫的女护士说道,她一席白衣,恍若天使,蹲坐在一个满脸血肉模糊的少年旁边,用细小的镊子慢慢夹取少年脸上细碎的玻璃。

        “知道了,医院就快到了!坚持一下!”司机喊道,然后又重重踩下了油门,整个车身在夜幕下,恍若激成了一条白线,宛如银箭一般,向前疾走。

        车内大量的鲜血已经染红了白色的被单,但少年却依旧保持着镇定的笑容。

        “姐姐,不要担心,我死不了的。”少年咳嗽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人类……”

        惊雷阵阵,闪电如刀。雷声隆隆,电闪风狂,少年这番呢喃,在雷声滚滚中湮没了,没有人任何人听到,除了他自己。

        ——乔伊,感受到力量了吗?

        ——感受到了。

        ——喜欢这种感觉吗?

        ——喜欢,非常喜欢……

        ——————————————————————————————————————

        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乔伊看到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以及白色的人。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青春护士正坐在他旁边,为他揭开脸上缠着的纱布。

        “这是哪里……?”乔伊开口说话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嘶哑,就像年久的录音带发出的声音。

        “这还用问?当然是医院啦!”护士边揭绷带边说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饿。”乔伊平静地说道,“很饿。”

        护士扑哧一笑:“那是当然,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了。”

        乔伊听到自己昏迷一个星期,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已经七天了,那今天就是星期一了……”

        “天呐!”护士突然叫道,这时的她,已经将最后一层绷带揭开了。

        “怎么?很丑吗?”乔伊笑了笑,“应该是不堪入目吧……”

        “不是不是。”护士连忙否认,“我是惊讶于你恢复的速度,而且……没想到你还挺帅气的,呵呵。”她嫣然一笑,那笑容就像冰河解冻,春回大地,新生的花蕾在阳光下绽放。

        乔伊受到她的感染,也愉快的笑了起来:“是吗?给我一面……镜子吧,我也想瞧瞧自己到底变得有多‘帅气’。”

        提到“镜子”这两个字的时候,乔伊明显有些踌躇。

        “好的。”护士连忙打开身旁的柜子,从中取出一面小巧的镜子,“你自己看吧,你恢复的多好,要知道,当时你的脸,有多么的恐怖……”

        乔伊望着镜子,差点拿不稳手中的镜子,在那一瞬间,他脑海里不由跳出一个疑问:这是我吗?

        镜中的自己唇红齿白,丰神如玉。玉面朱唇,俊美无比,哪里还有半分自己的影子?

        “你们没有给我整容吧?”乔伊突兀地问道。

        护士怔了片刻,突然弯着腰笑道:“你还真逗。”

        乔伊自嘲地笑了笑,但笑容还未持续多久,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突然听到镜子中的自己说话了:“乔伊,你感受到了我没?我就在你体内,在你的灵魂里,在你的骨子里……”

        不等这句话说完,乔伊的手就一颤,镜子从手中滑落在地,“啪”的一声,整面镜子霎时摔得支离破碎,每一个破碎的镜面,都折射出一个恶魔的笑靥,仿佛嘲笑,又仿佛怜悯。

        “哎呀!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护士连忙走出病房,“我去拿扫帚,你别乱动,好好等我。”

        “嘭”的一声,房门关掉了。

        正个病房开始变得静谧起来,只有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病房外,阳光灿烂,白云相逐,一片大好光景。

        而病房内,却是阴冷,潮湿的。乔伊坐在床上,怔怔地望着前方的虚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感觉得到我吗?乔伊。

        ——感觉得到。

        ——你还想复仇吗?

        乔伊虚无的瞳孔忽然变了,由一个凡人的瞳孔变成了一根针的尖,一柄剑的锋,一只蜜蜂的刺。

        ——想。

        他紧紧攥紧了拳头。

        ——那就让我们一起完成它,好吗?

        ——好,很好……

        ——————————————————————————————————————

        2006年9月20日。

        风很大,也很急,木叶纷纷,天地肃杀。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如此。

        但对乔伊来说就不同了,因为在他记忆里,这是一个恶梦般的日子。

        冰冷的墙壁,血腥的气味,以及无穷无尽的疼痛,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他捆绑其中。

        “混帐东西!”一个染着橘黄色头发的青年一拳击在乔伊脸上,顿时,乔伊被巨力所击,倒飞而去,摔落在地,也不知是否昏厥。

        “龙哥,他硬是不肯说出银行密码,不如我们把他废了吧。”橘黄色头发的青年说道。

        名为龙哥的男子慢慢将手中的烟摁灭,然后淡淡地说:“把他给我扶起来,我有话问他。”

        “是。”橘黄色头发的青年与身旁一个长发男合力将乔伊扯了起来。

        乔伊的脸已经被鲜血所覆盖,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龙哥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脸骨粗糙,肩膀宽厚,肌肉蕴含着爆炸的力量,细长的双目射出慑人的精光,脸上的线条有若刀削斧劈般的刚劲有力,阳刚气十足。给人一股无法形容地威慑力。

        他立在乔伊面前,给乔伊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听着,小子,我并不想废掉你,我要的只是钱,你卡中的钱。只要你把密码告诉我,我非但不会伤害你,还会在今后罩着你。”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伙计。我数到三,若是你还执迷不悟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

        “1。”

        “你打算怎么……咳咳……怎么对付我……”乔伊疲倦无神的眼睛里,透露着绝望。

        “2。”

        “咳咳……你们为什么要盯上我,是谁告诉你的?”乔伊望着龙哥手中那把对着他下体的别致匕首,已然流露出恐惧之意。

        你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永远无法体会其中的恐惧,那种痛苦与绝望就像妖魔的手爪一样缠住你,将你拖入深渊。

        “3。”

        “密码是XXXXXXXX。”乔伊心闸崩颓,几乎是嚎叫着把密码说出来,然后鼻涕屎尿像洪水般,一股脑全流了出来。

        “没用的东西……”龙哥蔑视地朝他啐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道,“就把他扔在这里,任他腐烂去吧。我们取钱去。”

        “是。龙哥。”

        乔伊感到两人一松手,自己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鲜血裹着污泥,涂满他白净的身子。

        望着龙哥一行人远去的身影,他胸中方寸之间,仿佛千百根钢针刺扎。

        天,越来越阴沉了,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来。这些雨滴,仿佛针一样,落在乔伊布满伤痕的身躯上。痛感虽然麻木,但那种屈辱感,却像是一棵已在心里生了根的毒草般蔓延,正在慢慢蚕食着他。

        黑暗越来越浓郁,最终像一只巨手,将他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