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十九章 挑衅

残酷天使 第十九章 挑衅

        当乔伊和瑾萱一同走进教室,班上顿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很多同学眼里,这两人的关系明显就是情侣。虽然当事人并没有明确这层关系,但在旁人眼里,明显就是一对恋人。

        由于瑾萱一直陪伴在乔伊身边,所以并未察觉乔伊的气质相貌方面的变化。但班上同学却不然,一个星期不见,乔伊的气质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举手投足,俊朗无匹,衣衫虽还是歌特风格,但颓靡之气,一扫而空,神韵如遗世王孙,清贵高华,生平未见。

        权利能在瞬间改变一个人,力量何尝不是?

        众同学见乔伊脱胎换骨,不由均是一愣,踌躇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乔伊并不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在他的预想下,本就该是如此。如果班上同学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他反倒受不了。

        他们来的时间,恰巧赶上班主任的课程。班主任是一个带着眼睛,略带斯文气息的中年男子。见乔伊来了,礼节性的关怀了一下,然后继续上课。这种礼节性的关怀,给乔伊一种虚假的感觉,比不关怀还要糟糕。

        幸好长时间的孤寂与绝望,已经将他锤炼的无所谓了。

        那些细致的感觉,渐渐都会被他忽略。那些淡淡的忧愁,也被他掩埋在内心深处最阴暗最潮湿的地方。那些软弱与犹豫,那些彷徨与失落,那些忧伤与落寂,都将远离他,因为他右手心的五芒星,将会带给他自信与强大,同样,也会逐渐抹杀他的善良与情感。

        在教学楼的对面,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站在楼顶,可以清晰的观察到教学楼里学生的一举一动。现在就有这样一个人,顶着炎炎烈日,遥望乔伊所在的班级。

        那人就是绝望。

        信仰黑暗与绝望的人,不一定只会出现在夜晚。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却有很多人不明白。

        绝望的肩膀上,伫立着一只硕大无比的乌鸦,它仰起头时的高度几乎与绝望的脑袋持平。绝望白色的风衣在暖风的吹拂下,成海浪般滚动,显得落寂而又苍茫。

        他用茫然的声音问道:“这种选择,真的是他想要得吗?”

        风更急,呼啸而过所携带的轰鸣声,几乎将这句问话湮灭。

        “地狱,真的是他的最终归宿吗?”

        “天堂,真的为他关上大门了吗?”

        “这样的结局,究竟是谁造成的?”

        “是命运?还是人类那无私的爱?”

        “为什么至高神如此残酷,非要用血淋淋的绝望逼迫一个人成长?让一个人成为力量的奴隶,仇恨的傀儡,这,难道就是至高神,您的意愿吗?”

        绝望喃喃自语的声音,就像凄厉的萧声般哀寂,回荡在这广袤无垠的天地,显示着人间的凄苦与绝望。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垂眉敛目道:“尼泊尔,回到他身边吧。他的双手马上就要沾满血腥,你的封印也就可以解开了。”

        尼泊尔“呱呱”直叫,显得分外雀跃。然后展开双翼,飞向浩瀚无垠的苍穹。

        “乔伊,我们都是至高神的傀儡,我们都别无选择。”绝望默默地道出这番话,然后消失在楼台,仿佛从未出现过。

        当下课铃响起时,乔伊就率先蹿了出去。逆着席卷而来的季风,朝高二X班急速地走去。

        他的脸上写满了决绝与愤怒,他甚至感到右手心的五芒星正在散发着灼热,那股力量就像暴怒的火山,一旦控制不住,就会奔袭开来,湮灭一切。

        在那一瞬间,主宰他身体的似乎已经不是他自己,而是一种本能,一种报复的本能。这种本能,几乎是在一瞬间,侵袭了他的大脑,主宰了他的意识。他的嘴角开始流露出的微笑,一种残酷而又讥诮的微笑。

        对于高二X班的学生来说,拖堂已成了惯例。目前的情形也是如此。门虽然被紧紧的锁着,但走廊上其他班欢愉的声音,还是逐渐流淌进来,成了内心无名火的根源。

        上官龙也是如此,坐在最后一排得他,正烦躁的玩着笔。一种想揍人的感觉,在内心缓缓发着芽。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在学校,他就是老大,就是帝王,没有人敢挑战他的威严,所有的人都必须对他俯首称臣,顶礼膜拜。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任何敢于尝试挑战他威严的人,都会受到他严酷的镇压。所以他目前唯一的追求就是整人,他十分欣赏别人因恐惧而绝望的表情,每次欣赏完后,他就会像吸了大麻一样,兴奋不止。

        “也许今天应该找个倒霉鬼欣赏欣赏……”这个念头刚一浮现,班级的大门就被巨力踹开,整个钢板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班,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击在讲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浑身一抽搐,顿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班级也一片静谧,没有人发出半分声响。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衣裳的清瘦少年,他的嘴角荡漾着一丝残酷而讥诮的微笑。他就像嬉皮士般吊儿郎当摇头晃脑的走进来,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睥睨四顾,搜索着人群,直到锁定在上官龙身上,他才缓缓举起苍白纤细的手指,遥指最后一排的上官龙,用淡漠而又嚣张地声音说道:“下午,老地方。”说完这句话,他施施然朝外走去,但刚走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似乎感到意犹未尽,回过头打了个响指,补充道:“哦,对了,记得多带点人,如果你还想回去的话。”

        他最终的动作,是抖抖身上的大衣,迎着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