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十八章 邪恶之路

残酷天使 第十八章 邪恶之路

        乔伊看到瑾萱明显有些讶异,他吃吃道:“今天不是上学吗?怎么来了?”

        瑾萱还没有说话,身旁的护士就插嘴道:“她呀,天天来看你,从你昏迷开始,就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她父母逼她走,她都不肯呢。”护士边说边打扫地下的玻璃碎片,没有注意到乔伊的眼眸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乔伊突然察觉,瑾萱一旦出现在他跟前,他右手心的温度就会急速的冷却下来,五芒星的法阵也如同淡淡的水渍,逐渐淡化,直至无痕。

        瑾萱听到护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俏脸也有些发烧,不由羞赧的低下了头颅,不敢望向乔伊。

        乔伊深深地凝视着瑾萱,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这时,一阵带着花味芳香的季风,正吹拂过病房,温柔得仿佛象情人的呼吸。

        瑾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讷讷道:“呃……不用谢,倒是你……怎么那么不小心,被镜子砸到了……”

        乔伊有些愕然,这与他记忆中的有些不符,他记得很清楚,明明是自己撞上去的,怎么成了镜子撞他?而且,此时此刻,他忽然发现,有很多疑问都像雨后春竹般冒了出来。

        他将众多疑点一一理出,问道:“护士小姐,请问是谁打的120?”

        护士莫名其妙地瞟了他一眼,说道:“你忘了吗?是你自己打得啊!”

        乔伊突然觉得毛骨悚然,他十分肯定,自己根本就没有打。

        ——难道是他?他占据了我的身体,然后打的?

        他的脸色逐渐沉了下来,脸色变得就像风干后的橘子皮。

        “那住院费呢?是谁帮我付的?”乔伊强笑道。

        护士笑道:“是你哥哥。说实话,你哥哥长得很是俊俏呢。”

        “哥哥?”乔伊瞠目结舌,他长这么大,竟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他长什么样?”

        护士斜了他一眼:“什么嘛,连自己哥哥长什么都忘记了。不过我倒记得很清楚,他的头发是银色的,他的眼睛是褐色的……”

        剩下的话乔伊没有听,因为他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那人就是绝望。

        优雅而迷人的绝望。

        瑾萱是第一个察觉乔伊表情不正常的人,她走到床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乔伊?有心事吗?”

        乔伊听到她的话语,心中一暖,应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距离一拉近,乔伊突然发觉瑾萱憔悴了许多,联想到这些天她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不由心中恍然,产生了些许遐想。

        “既然你已经拥有了恶魔的力量,为什么不利用这种力量给她带来幸福呢?”一个好象是很多人同时死命地小声呐喊的声音从心灵深处响起。

        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自己赤裸着身躯被扔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样。

        乔伊不由用意识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可以将声音传入我的意识。”

        “你可以称我为导师,我将指引你走向光明与正义。”那声音恢复了高贵与不可抗拒的威严,“在你体内还有另一股力量,那就是镜魔,他将带领你堕入地狱。你的选择将决定你的取向,我不会干涉你的选择,但是会决定你的结果。”

        “导师?”乔伊对这词有些嗤笑,“我要导师干嘛?我要光明干嘛?当我绝望的时候,光明在哪里?当我被拷打逼迫的时候,正义在哪里?在我因绝望与伤心而堕落时,我的‘导师’,你在哪里?”乔伊内心的声音越来越大,激越高亢,“你在我眼里,与跳梁小丑没有什么区别,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导师的。”

        那个声音依然平静的如一潭春水:“这么说,你选择镜魔了?”

        “至少他赐予了我力量。”乔伊郑重地答道。

        “你的选择决定了你命运的悲哀。”那个声音缓缓说道,“既然你拒绝了我的指引,那么,天堂的大门将会永远对你关闭。”

        这句话刚一说完,乔伊就感到一阵疾风从耳道激射出去。

        “看来他走了。”乔伊喃喃道。

        “谁走了?”瑾萱一脸茫然。

        乔伊随机应变道:“我是说,我该出院了。毕竟病情已经稳定了,对了,伯父伯母没有怪你吧?”

        “呵呵,多亏你哥哥把我爸妈搞得服服贴贴得,要不然,我死定了。你也是的,一直都不告诉我你有个这么优秀的哥哥,讨厌死你了!”瑾萱的样子明显有些嗔态。

        乔伊啼笑皆非,在瑾萱明媚的笑靥以及绝望暗中的关怀下,乔伊因康娜而产生的阴霾,顿时消减不少。

        但怒火却仍在血液中燃烧,

        ——————————————————————————————————————

        太阳一如既往的散发着光和热,把明亮和温暖倾洒在人间。

        乔伊沐浴着阳光,感到心情舒适许多。他办好了出院手续后,在瑾萱的陪伴下,一同走向学校。

        乔伊的打算,本来是先去找绝望的,但看到太阳这么强烈,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立马就被他抛弃了。

        信仰黑暗与绝望的绝望怎么会在大白天出现?

        这就是乔伊的依据。

        乔伊明显心情不错,他仰头望着天空说道:“对于人类来说,光辉的太阳无疑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天体。万物生长靠太阳,没有太阳,地球上就不可能有姿态万千的生命现象,当然也不会孕育出作为智能生物的人类。太阳给人们以光明和温暖,它带来了日夜和季节的轮回,左右着地球冷暖的变化,为地球生命提供了各种形式的能源。所以,在人类历史上,太阳一直是许多人顶礼膜拜的对象。”

        瑾萱接道:“不错,我们中华民族的先民就把自己的祖先炎帝尊为太阳神。而在绚丽多彩的希腊神话中,太阳神被称为‘阿波罗’。他右手握着七弦琴,左手托着象征太阳的金球,让光明普照大地,把温暖送到人间,是万民景仰的神灵。在天文学中,太阳的符号‘⊙’和我们的象形字‘日’十分相似,它象征着宇宙之卵。”

        “同样也是能量的极致。”乔伊感叹道,“太阳腾起的火焰不仅是世上最纯粹的火焰,也是温度最高的烈焰。”

        瑾萱柳眉一拧,寻思道:“温度最高,倒不是吧。”

        “哦?”乔伊也有些讶异,静待下文。

        “温度最高的火焰应该是黑色的,太阳的火焰是红色的,所以一定不是。”瑾萱分析道。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乔伊立刻联想到自身火焰的局限性,在他的推理中,他觉得自己的火焰还处于初级阶段,理应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种对力量的欲望,究竟是好是坏,他也分不清楚。总之,他心忖道:“既然堕落了,就堕落到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