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十一章 梦魇

残酷天使 第十一章 梦魇

        等待总是一种煎熬,特别是对于乔伊这种心思敏感细腻的人,更是如此。

        虽然在上课,但乔伊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因为他一直关注着瑾萱,想从她的面色上琢磨出点什么。

        瑾萱正在发短信,咨询乔伊需要咨询的事。

        乔伊望着她那柔葱般的素手跳跃在手机键盘上,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越发的纠结了。

        ——如果我的推理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容忍,还是愤怒?

        时间过的就像一条泪渍般缓慢,乔伊的心随着自我的推理,不断的起起伏伏,就好比一条琢磨不透的曲线,时而高涨,时而低落;时而尖锐,时而柔和;时而甜蜜,时而苦涩。

        直到下课铃响起,这琢磨不透的曲线才消弭无存。

        因为,瑾萱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脸色密云不雨。

        “问清楚了吗?”乔伊的语声有些急迫。

        瑾萱点点头,双目就像秋水一样缥缈:“嗯。”

        “怎么了?他们接触过没?”乔伊的声线竟然有些颤抖。

        瑾萱苦涩一笑,犹豫道:“你真的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吗?”

        “什么关系?”乔伊已经隐隐感到有些不妙,寒意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爬上了他的脊椎。

        瑾萱似乎不敢正视他的双眼,选择侧过身子说道:“情侣……”

        虽然乔伊早有准备,但柔软脆弱的心却还是被无情的绞碎了,他感到体内似乎有无数的鲜血飞溅开来,灼烧着他的灵魂。他胸口一堵,脑中轰然,如遭雷击,咽喉窒堵,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一切,早就在他脑海中预演过,只不过他不敢相信罢了,现在,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他眼前,不由他不信。

        这是多么沉痛的悲哀?

        蕙质兰心的瑾萱怎么感受不到乔伊现在的心情,但她能说什么呢?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陪伴着他,成为他寒冷时刻的唯一温暖。

        ——愤怒,还是容忍?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乔伊行尸走肉般立起,瑟瑟发抖地走向门外。瑾萱见他立起,也默默起身,跟在他身后,嘴巴几番欲语,但却一个字都没有发出来。

        乔伊走到教室门口,蓦然回首,发现瑾萱跟在他身后,不由眼眶一红,几乎咆哮般的说道:“别跟着我!滚开!滚开!”

        这一声咆哮声不止使瑾萱一愣,全班都似乎愣住了。

        但乔伊懵懵懂懂,恍若未见,双手一抖,将黑色的大衣裹紧身躯,就迎着寒风消失在走廊拐角。

        那么决绝,那么绝望。

        隔这么远,都可以感受到那种绝望的感觉如同美酒般醇厚。

        ——————————————————————————————————————

        这节课是英语课,瑾萱心神不宁的坐在位置上,注视着桌面上白净的A4纸。纸上面用粉红色的水性笔写了三个名字,分别是乔伊、康娜、上官龙。她先用淡蓝色的圆珠笔,将康娜重重标记着,推理着:“那个康娜,应该是他所喜欢的女生吧?”笔一划,将“乔伊”和“康娜”连在了一起,然后画了一个大大的爱情

        “但是乔伊之前并不知道康娜和上官龙的关系……所以这就出现了第一个疑点,他是怎样怀疑到他们两人的?”瑾萱支着下巴,蹙眉不展,接着在上官龙的名字上重重画了个圈,“也许是上官龙知道了一些乔伊的私人秘密,乔伊又在无意中听到了,从而怀疑到康娜的……因为,男生只会对自己心爱的女生吐露自己的秘密吧……”

        一想到这里,瑾萱突然感到自己内心空空的,就好像遗失了什么。

        就在思虑间,突然一阵鸦鸣袭来,瑾萱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黑色乌鸦从天空一闪而过,就像流星般划过天际。

        在这一瞬间,瑾萱的心突然急躁的跳动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藤蔓般爬进了心脏。

        “乔伊……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吧?”瑾萱心里突突直跳,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恐怖的意想,她决定去找乔伊。

        “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他……”瑾萱握紧了拳头,然后站了起来……

        ——————————————————————————————————————

        在走出教室的一刹那,瑾萱知道老师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毕竟自己是她最心爱的学生,就这样不声不响从后门溜出去,肯定让她很失望。

        她一出来,就被迎面拂来的冷风,吹疼了脸颊。

        望着空空荡荡的偌大校园,瑾萱竟然不知所措起来。“到底该从哪里找起呢?”瑾萱茫然道。

        就在这时,又一声“呱呱”的叫声传入她耳中,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只黑色乌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飞到了面前,黑色的眼珠骨碌碌的转着,然后一跳一跳的朝楼梯蹦去,还时不时回头拍拍翅膀望望,似乎想告诉瑾萱跟着它。

        乌鸦是世上最聪明的鸟,这一点瑾萱当然知道,于是她跟了上去。

        乌鸦扇动着翅膀,在前往引着路,带着瑾萱,走向乔伊的世界。

        当她跟随乌鸦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一个白发青年就缓缓从拐角走了出来,带着优雅而又迷人的笑容,默默地注视瑾萱寻觅的方向,意味深长的说道:“乔伊,一定不要让我失望……一定不要……”

        整个空间空荡荡的,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浓郁的黑,连惨淡的天光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死灰色。

        一个少年坐在整个空间最阴暗,最僻冷的角落,整个人融入到阴暗之中,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疲倦,忧伤,猩红的眼睛。

        在他的前方不远处,有一张破碎的镜子,虽然被随意摆放在角落,但依然清晰地勾勒出了乔伊的轮廓。

        镜子,本是十分正常而普遍的东西,我们天天都要用到镜子,但在乔伊眼里,却没有比镜子更可怕的东西了。

        因为乔伊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竟然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乔伊看到他一步一步走来,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在身上,并且朦朦胧胧的喘不过气来,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哪怕眨眨眼睛,就似乎要费尽全身气力。

        “你感到恐惧了吗?乔伊。”镜子中的乔伊狰狞的说道。

        乔伊故作镇定,说道:“没有,一点都没有,因为我知道原因。”

        “你知道?”镜子中的乔伊发出刺耳的嘲笑,“你知道什么?你除了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你还知道什么?”

        乔伊心中一痛,强笑道:“我的大脑一部分神经中枢已经醒了,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经中枢还未完全醒来,所以虽然有不舒服的感觉却动弹不得,这时,如果有人叫醒我或推我一把,状态就会立即消失。”

        镜子中的乔伊爆发出凄厉的笑声:“乔伊啊乔伊,你真是幼稚!你知不知道,没有人会救你的!没有人!你是被遗忘者!这是终生的诅咒!”

        乔伊的眸子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就像砖石失去了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