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残酷天使 > 第一章 残酷天使的诞辰 上

残酷天使 第一章 残酷天使的诞辰 上

        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圣经》

        你寒冷吗?你绝望吗?你感到这个世界的无聊以及荒谬了吗?

        当阳光照射在你身上,你感到温暖吗?不,你感到的是寒冷,冰水般的寒冷。

        因为心冷了吧?因为心腐烂了吧?因为你的人生已经走到终结了吧?

        看到没有?在你不远的前方,地狱的大门,正在为你敞开。

        ——————————————————————————————————————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他蜷缩在角落地,双手环抱着自己,如同受伤的野兽,在黑暗中静静舔噬自己的伤口。他身子单薄,面色苍白,就像濒临死亡的人。只有那双眼眸,是那样的璀璨,如同北极星般明亮夺目。

        他前方有张镜子,很大的镜子,光滑的镜子,纤尘不染的镜子,它牢牢镶嵌在墙壁上,如同它的延伸。

        他一直瞧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同样蜷缩着的自己。

        一动不动。

        时间仿佛已经凝固。

        一切都像一条泪渍那么缓慢。

        “你是谁?”他问镜子中的自己。

        “我是你,另一个你,乔伊。”镜子中的自己回答。

        “你能帮助我吗?”

        “我可以”

        乔伊站了起来,单薄瘦弱的身躯就像是秋风中浅渚的芦苇,摇摇摆摆,无凭可依。

        他踯躅地走到镜子前,用手轻轻地抚摸镜面,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死了,你能够代替我继续活下去吗?”

        镜中的自己突然露出残酷讥诮的神色,他说:“可以。”

        乔伊那惨白的面目突然纠结起来,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而又尖锐:“我要你帮我把失去的一切全部夺回来,并且使我的人生充满荣耀与光芒。让我的朋友景仰我,尊敬我,让我的仇敌害怕我,胆寒我!让那些曾经欺骗我,伤害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你办得到这些,我就把这个身躯交给你!由你!完成我的诅咒!”

        霹雳一声,春雷炸响。倾盆的暴雨像是一股积郁在胸中已久的怒气,终于落了下来。

        一道道闪电撕裂了黝黑的苍穹,一颗颗雨点珍珠般闪着银光,然后就变成了一片银色的光幕,笼罩了黑暗的土地。

        镜中的自己突然残酷地笑道:“我答应你,乔伊,安心的将身子交给我吧”

        乔伊的眼中突然有一滴泪珠珍珠般流了下来,在他苍白干瘦的脸上留下一道清亮的泪痕。

        然后他用尽全身的气力,将头扎进了镜子。

        雷声滚滚,掩埋了黑暗中那一声凄厉的惨叫。

        ——————————————————————————————————————

        图书馆。

        大雨还在下,依旧没有止住的势头。

        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坐在皮凳上,看着外面的雨一滴滴落下,仿佛已经看得神。

        他的身子枯瘦而矮小,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个八九岁的孩子,他的头看来就像是个风干了的硬壳果,脸上刻满了风霜雨露和无数次痛苦经验留下的痕迹。

        无情的岁月虽然已使他的身体完全萎缩,可是他的一双眼睛里却还是时常会闪动起一种充满了老人的智慧和孩子般调皮的光芒。

        在这种时候,他的眼睛看来就好像是阳光照耀下的海洋。

        老人遥望着远方,眼中仿佛充满了悲伤和恐惧,就好像一个人忽然看到了一件他所无法理解也无法控制的事。

        “感受到绝望了没有?”老人叹息道。

        “感受到了。”一个人慢慢的从黑暗中走出来,黑衣黑发,黑色的伞,乌黑的脸上彷佛带着种死色,只有一双漆黑的眸子在发光。他走得很慢,可是他整个人都好像是轻飘飘的,他的脚好像根本没有踏在地面上,就像是黑暗中的精灵鬼魂。

        他一步一步的走着,每踏一步,均无半点声响。

        “又一个残酷天使诞生了。”老人说道。

        “我知道。”黑衣人说道,“据说只有最纯洁的人,才能在堕落之后变为残酷天使。”

        “人究竟是什么?”老人问道。

        “水35升,碳20千克,氨4升,石灰1.5千克,磷800克,盐250克,硝石100克,氟7.5克,铁5克,负离子80克,硅3克,再加上其他少量的15种元素……这就是人。”黑衣人淡漠的说道。

        “还有灵魂。”老人的目光依旧凝注在窗外,丝毫没有变化。

        “灵魂有21克。”黑衣人答道。

        老人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嘶哑,仿佛已经被撕裂:“人出生便背负着身为人类的原罪,因为有罪,我们才要穷极一生去赎罪。无论遭遇怎样的苦难只能承受,我相信,我们从黑暗的世界来到人间,而灵魂仍留在那个世界,等待着,被拯救。”

        “天堂的大门已经为你敞开了,爵士。”黑衣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你踏上新的征途吧。”

        爵士枯槁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的萎缩:“我已经聆听到至高神的召唤了。”

        “那就走吧。”黑衣人缓缓举起了手中的伞,“让我们一起聆听至高神的教诲吧……”

        伞落下,一蓬血丝,洒将开来,在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一串玛璃珠练,红得鲜艳,红得可爱。

        ——————————————————————————————————————

        一年后。梵蒂冈。

        梵蒂冈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西北角呈三角形的梵蒂冈高地上。除东边的圣彼得广场外,三面都有城墙环绕。它地处台伯河右岸,以四周城墙为国界。

        可谓是世上最小的国家了。

        虽然小,但国中宫院、教堂、图书馆、邮局、电台、火车站、飞机场等设施一应俱全,当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圣彼得广场略呈椭圆形,地面用黑色小方石块铺砌而成。两侧由两组半圆形大理石柱廊环抱,恢宏雄伟。这两组柱廊为梵蒂冈的装饰性建筑,共由284根圆住和88根方柱组合而成。这些石柱宛如4人一列的队伍排列在广场两边。柱高18米,需三四人方能合抱。

        在这需三四人方能合抱的巨大石柱下,伫立着一个人。

        邋遢的胡子,褴褛的衣衫,显得他像个乞丐,但他的神情却是倨傲的,就像一个携带着黄金的暴发户。

        他正在望着广场中央,那里矗立着一座方尖石碑,铜狮之间镶嵌着雄鹰,作展翅欲飞状。

        广场一侧的每根石柱的柱顶,各有一尊大理石雕像,他们都是罗马天主教会历史上的圣男圣女,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在这里,一个人难免会产生肃穆之感。

        “这座石碑原是罗马皇帝卡利古拉为装饰皇宫旁边的圆形广场,远从埃及运来。1586年,教皇西斯廷五世下令将石碑移至圣彼得广场。据说为此曾动员900多名工人、150匹骏马和47台起重装置,花了近5个月时间,才完成这项搬迁工程。”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突然来到他身旁,说道。

        “我认识你吗?”邋遢男子说道。

        “不认识,但现在认识了。”络腮胡子伸出手,笑道,“坎特,属于Seele第七区。”

        Seele是德文,意思是灵魂。

        “菲斯拉。”邋遢男子与坎特友好地握了握手,“隶属于Lilith十八处。”

        “欢迎你的加入,我的朋友。”坎特大咧咧地笑道。

        前方不远处,就是圣彼得大教堂。

        两人相携向前走去。

        坎特就像一个好客的家乡人,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圣彼得大教堂的历史和由来:“圣彼得大教堂最初是由圣康斯坦丁大帝于公元326-333年在圣彼得墓地上修建的,称老圣彼得大教堂,于西元326年落成。16世纪,教皇朱利奥二世决定重建圣彼得天独厚教堂,并於是1506年破土动工。在长达120年的重建过程中,意大利最优秀的建筑师布拉曼特、米开朗琪罗、德拉波尔塔和卡洛马泰尔相继主持过设计和施工,直到1626年11月18日才正式宣告落成,称新圣彼得大教堂。1870年以来的重要宗教仪式均在此举行。呈罗马式和巴罗克式建筑风格,属世界最大的教堂。登教堂正中的圆穹顶部可眺望罗马全城;在圆穹内的环形平台上,可俯视教堂内部,欣赏圆穹内壁的大型镶嵌画。多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的壁画、雕塑艺术。”

        “我对这不感兴趣。”菲斯拉摇了摇脑袋,“我只对残酷天使感兴趣。”

        坎特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他几乎是威胁似地说道:“听着,伙计,这可属于国家绝密,若是一不小心泄漏出去,可是要掉脑袋的。”

        菲斯拉洒脱地摆摆手,苦笑道:“即使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

        夜,像一只无形的手,将整个世界攥紧在手中。

        圣彼得大教堂就像是一个长方形的坟墓,静谧无声。整栋建筑呈现出一个十字架的结构,造型是非常传统而神圣的。

        教堂下面的廊檐上方有11尊雕像,中间是耶稣基督;两侧各有一座钟,右边是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左边是罗马时间。

        大殿下面有5扇门,平常一般游客都入中门。如果遇上机会,教徒们就可从右边的圣门进入大殿,不过这需25年才有一次。

        坎特领着菲斯拉走到门前,踌躇片刻,还是选择从右边进入大殿。

        “红衣主教就在里面等着我们。”坎特说道,“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我会的。”菲斯拉揪了揪他那鸡窝一样的头发,说道。

        坎特望着他,直摇头。

        然后他们走了进去,可奇异的是,当他们踏入圣门的那一刹那,他们就凭空消失了。

        就像被高温瞬间气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