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博士 > 第一百七十一节 又一封遗书

少年博士 第一百七十一节 又一封遗书

        陈风对这行小楷没有太在意,而是在心理仔细诵读了这首诗。忧国忧民,感叹人生际遇凄凉,因此在人生的最后一刻留下了这首绝命诗。

        一个身处江湖的侠客,一个曾经在武林掀起渲染大波的武林人士,如此忧国忧民,实在值得思索。然而唐菱和唐迁迁此刻已经秃膝跪下,开始向先人跪拜。

        陈风看到两人跪拜,自己也不好偷懒,马上也走向前跪拜。跪拜结束,唐迁迁站起来,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呢?如果她能睁看眼睛看一眼,该会是什么样子呢?”

        陈风听这话,就知道迁迁在相貌上受打击了。这也难怪,这个不知名的女人,也就是先人唐应的恋人,长的实在有些玄乎,可以毫不虚伪的说,此人的美色绝对在陈风所认识的众多美女之上,而且是绝对的超越,她的美貌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世间,因为这会让很多男人有犯罪的冲动。陈风本人第一次见到也有想让她睁看眼睛的欲望,也许这样的女人有征服一切男人的能力。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陈风亦然。而然此刻已经初涉爱情的他,对感情有了很多认识,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思想,他对这个晶棺中的两位先人,除了敬仰,别无其它。

        然而陈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于是他走到唐迁迁面前,小声说道:“迁迁,没睁看眼睛的时候,她会给人无限想象空间,也是最美丽的。也只有这样,她的美丽才会永恒存在。”维纳斯的永恒魅力在于她缺少双臂,相信这么浅显的道理,唐迁迁是会明白的。

        “小风,你看这里!”唐菱此时突然对陈风说道,陈风转身,看向唐菱。只见唐菱此刻正手指着那个石刻诗说道:“小风,你看这句“每事恐贻千古笑,此心甘与众人违。”中的“违”是不是有些奇怪?”

        陈风走前几步,顺着唐菱的手指方向看向石刻,果然发现这个“违”字有些奇怪,只是奇怪在那里,自己也感觉不出来。反正是看了这对璧人在外面幸福的画像,内室晶棺中心伤的表情,还有唐应在石刻上绝望的遗言后的一种自发意识,毫无理性判断可言。

        不过总结唐家先人的做事风格,马上再向前两步,走到石刻前,然后用手指轻敲了几下,时刻发出当当的响声。

        “小风,石刻下面有东西?”唐菱有些激动的说道,而唐迁迁也激动说道:“风,了生棋局一定在下面,对不对?”

        晕死,陈风只能把唐迁迁的话当作是她大脑不清醒的胡言乱语,石刻上说的很明白,机缘甚厚者,可得一见,况且了生棋局和《摄魂帖》是同一样东西。他看向唐菱,探问道:“师姐,砸不砸?”

        “这是先人遗物,我们贸然砸掉,会不会不妥?而且现在你是唐风楼的主人,小风,你来做决定吧。”唐菱有些犹豫的说道。

        陈风听了这话,点头称是。接着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镶在石墙上的石刻,然后回头对注视着自己的两女微笑着说道:“也许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陈风说完,运气把整个石刻覆盖,接着便小心翼翼的开始四处移动石刻,石刻没有丝毫移动。陈风无奈,只好加大力气往外拔。

        也许上天感受到陈风的这份仔细和谨慎,石刻终于安全、完整的被陈风拔了下来。陈风双手抱着石刻,靠墙轻放好,然后有些兴奋的说道:“师姐,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就属你聪明。”唐菱像是夸奖一个幽默的情人一样,从富有感情的语气说道,担心了好大一会的唐迁迁也兴奋的说道:“那当然了,小风可是咱们唐风楼的主人,唐风楼的男人都是最聪明、最有才智的。女人都是最漂亮的、最贤惠的,姑姑,对吧。”[吾爱文学网  Www.78xs.com]

        “小丫头,这么自恋,小心小风不要你了。”唐菱欣慰的对着唐迁迁笑说道,而唐迁迁却是双眼含情问陈风道:“你才舍不得丢我呢,对不对,风?”

        “是,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我怎么会舍得抛弃呢!”陈风被唐迁迁这么问,即使师姐唐菱在场,这么严肃而认真的问题,陈风不得不再次重复回答。

        恋爱中的女人最喜欢情人说甜蜜的话语,陈风最近深有体会。他和唐迁迁在一起的时候,关键时刻唐迁迁总会让他说一些极为亲密的话,刚开始他还觉得不适应,但几天过后,竟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十分自然说出如此肉麻的话语。

        看到陈师姐的脸上有些奇怪的微笑,还有唐迁迁满意的表情,陈风继续说道:“各位观众,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陈风说完,直接转身,看向这个时刻背后的长方形方洞,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全是白色条纹的花岗石墙面。

        “小风,里面什么都没有吗?”唐菱也看往方形石洞口,发现里面空荡荡一片,疑惑的问道。

        “也许吧,我再看看。”陈风有些灰心,但他不准备放弃,因为他坚信这里面绝对有东西,而且是重要的东西。

        于是他回答后,直接把头伸进洞口内,仔细的观察,触摸起来。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

        “找到了!”陈风兴奋的抬头叫道,然而他的笑声突然中断了,因为他被石洞上端撞了头,狠狠的撞了一下。

        “小风,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唐菱稍微翘着脚,用自己的纤手,抚慰着陈风的后脑勺,脸上尽是怜惜的表情。

        而陈风一手拿一个表面伪装着了花白笑纹的信函,有些脸红的看着唐菱,然后说道:“师姐,这个信,还是你先看吧。”

        陈风把信递向唐菱,却被一边的唐迁迁给抢了,只见她有些好奇的翻看了好几遍这个信,然后像是故作深沉的说道:“这个信伪装的这么好,隐藏的这么隐秘,里面一定隐藏了一个大秘密。恩,所以,。。。。。。”唐迁迁说道这里停了一下,然后看向手已经收回的姑姑,突然笑着说道:“所以,还得姑姑先看,对不对。”

        唐迁迁说完,把信递向姑姑,而眼神却看向陈风,一脸可爱的表情。陈风对于唐迁迁的表现,只是高兴得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唐菱。

        唐菱一看两个孩子都让自己看,再加上刚才一时冲动,竟然抢了侄女的慰问工作,幸好这次侄女没大发脾气,所以此刻强装镇定地接过信函,然后仔细打开,开始阅读这又一位先人的遗书。

        **********

        “姑姑,你这里面说了什么?”唐迁迁小声哭泣着问道,姑姑从看这封信开始,刚开始还有一些微笑,然后脸上竟再也没露出过一丝笑容,更为离奇是,最后姑姑竟然又哭了起来。姑姑如此无声的哭泣,弄的她也泪流不断。

        “姑姑,你别哭了,姑姑,。。。。。。”唐迁迁看到姑姑依然对着信默默流泪,她忍不住抱住姑姑,也放声哭了出来问道。[吾爱文学网  Www.78xs.com]

        “迁迁,乖孩子,别哭了,我没事。小风,你也看看吧。”唐菱一手擦了自己眼泪,把信递给陈风,自己反而抱住唐迁迁小声安慰道。

        正在吃惊中的陈风,马上接过信,也安静的阅读了起来。然而他看完后,也忍不住感叹说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

        唐应,这个出生在北宋的才子、侠客,七绝山庄的主人,狮吼功的创始人,在二十出头的时候,游历漠北,认识一位同样游历山川侠女舒婕。因为这位侠女出生在被金国控制的燕京,十分痛恨金国的暴政,向往南朝,再加上这位侠女绝世容貌,在一起继续向北游历的过程中,两人一发不可收拾的相爱了。

        这时舒婕告诉了唐应一些自己的私事。她父母原是燕京府中的富商,因为得罪了金官,所以惨遭灭门,远在南海学艺的她赶回家时,全家已经惨遭横祸。于是她杀了金官报仇后,游历江湖,一为散心,二为寻找武功秘籍,一门极为高深的武功秘籍——玄天决。

        最终两个人历尽了一个月的苦苦追寻,终于寻找到了玄天决。一门高深道家武功。唐应带着风华绝代的舒婕回到了七绝山庄,半个月后,他在众多族人的恭贺声中把舒婕迎进了门。

        一年后,他们爱情的结晶唐乐出生了。同时妻子舒婕的玄天决武功达到第五层,而他的玄天决更是惊人的突破了第五层境界,达到玄天决第六层的最高境界。

        就在他感觉一切幸福无边,快乐无限的时候,国内纷纷传说,金兵就要南下,国家大好江山危难在即。

        妻子舒婕认为自己夫妻有必要为江湖做一些事情,然后他竟然做了让他终生后悔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改变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命运,而是牵连了家族,甚至连累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