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学堂 > 6.学生证中的字

阴阳学堂 6.学生证中的字

        邹迁、公羊沐、李其歌三人决定暂时不把传盒还回去,但邹迁急需的是把学生证领到手,如果跟邹迈说已经知道自己的纯技,他也许就会把传盒要回去,如果不告诉他,领不来学生证,那本月底的科目考试就参加不了,如此拖下去他将一直是礼学堂的旁听生。于是他们想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绑架计划,绑架传盒。

        “老弟,我跟你商量个事情,那个传盒多借我一段日子怎么样?”小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不是说到你找到纯技时候再还给我嘛,我都没急,你急什么?”邹迈一边画着卦相图一边心不在焉地说。“反正你找不到纯技就没法登记学生证,你找到纯技,传盒对你也没多大意义了。”

        “不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找到了纯技,你能不能多借我一段时间呢?”

        “可是你现在找到了没有呢?”邹迈觉得他的话中有话,不得不把这球再踢还给他。

        “我,我说如果,如果我找到了,你能不能……”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三点,一.不能借给玄学士,最好不能让玄学士知道传盒在你手上。二.不能借给有机会成为玄学士的人。三.保证可以还给我。”

        “没问题,绝对可以,只要你多借我一阵就OK!”邹迁答应得满满,信心十足。

        “好吧,现在你到学生处去登记就可以了。”邹迁抽出一张卡片,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抽出一方血红色的寿山石印章,在名字边盖了个方方正正的红印,“给,拿着,填好交上去就可以了,别漏项。”

        邹迁高兴地做了一个敬礼地手势,“是!顺便问一句,什么是玄学士,有没有什么特征?”

        “什么是玄学士你都不知道就答应我,算了,也不跟你计较,记住,玄学士就是熟练掌握咒、蛊、符、诀其中任意一门技术的人,只要是纯技是这四种的人都有机会成为玄学士。”邹迈一字一顿地说,也想让邹迁记得扎实。

        “咒、蛊、符、诀,天啊!”邹迁脑袋里突然闪过两个人和一个念头,这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嘛,差一个就全中了。

        “什么天啊?”邹迈感觉他的表情不太对劲。

        “没什么,只是觉得条件挺多的。”邹迁连忙换了个无奈的表情,想把话题划过去马上逃,扬了扬手里的卡,“这个交到学生处就可以了?我马上就去。”小迁说着转身就跑。

        “对了,还没问你的纯技是什么?”

        小迁一边摆手一边喊:“小秘密,等以后告诉你。”

        “毛病你的,还小秘密呢。”邹迈定睛一瞧,手里竟然不知不觉画出了个“否”卦,心里突然一惊,,小迈琢磨了半天,算出的爻也不好,却不知道到底问题处在哪里。

        邹迁拿着表格回到寝室,看见公羊沐和李其歌还在研究传盒,连有人进来也丝毫没有察觉。

        “喂,你俩差点就进去了,好消息,搞定了。”小迁晃晃手里的登记卡。

        “我俩早就进去了,现在还没出来。”李其歌做了个鬼脸,随手就要画符。

        “先别动,刚刚邹迈是提了三个要求才肯借给我的。”小迁学着邹迈的语调重复了那三个要求。

        “他为什么不要借给玄学士?玄学士是什么?”沐很好奇,觉得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你、我、他,都是可能成为玄学士的人。”邹迁语气中竟然带着那么点自豪。

        “啥?玄学士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我可不想当什么玄学士,我想进道家。”李其歌被邹迁解释得一头雾水。

        邹迁一手把传盒拿了起来,抱在怀里,“熟练掌握咒、蛊、符、诀其中任意一门技术的就是玄学士,而纯技是咒、蛊、符、诀其中任意一种的就是有机会成为玄学士的人。知道我……”

        “你到底还是没告诉他你的纯技是什么。”  公羊沐的话中充满的庆幸的味道还掺着那么点狡猾。

        李其歌矛头一下转向沐,“你怎么知道?也许邹迈知道了也故意借给他,就是要试探试探他呢。”

        “是的,我没告诉他我的纯技,是我要到登记卡知道什么是玄学士之后他才问我的。”邹迁其实并不想说实话,但想到距离24小时还有3个多小时,知道只要这蛊还起作用,他的心思就逃不了沐的手掌心。

        “来,一起填表吧,这里很多项,我都不知道怎么填。”邹迁把传盒放在桌上往里面一推,腾出一块写字的地方。

        “姓邹,名迁;字,什么字?汉字?”邹迁刚写了两个字就写不下去了。

        其歌拍拍小迁的肩膀,“你到20岁了,这栏一定要填的,你没有字么?字就是除了姓名以外的另一个名字,男的到了20,女的到了15都要起个字的,自己给自己起,叫什么都行,以后觉得不好可以改,不过这个你要起得特殊点,考试的时候不写姓只写名和字,如果你的字起得好,没准评卷老师一高兴给个高分。”

        “为什么字得好就给高分?”邹迁对字没什么理解。

        “因为字可以直接反应你的个人修养和你对你名字的理解。”公羊沐点了点登记卡,“你还是想个好点的字,邹迈字步谨,步伐的步,谨慎的谨,阴阳学堂的时候据说这个字没少给他拿分。”

        小迁仔细看看学生证上的印章,隐约像是邹步谨三个字,“那你俩字什么?”小迁觉得字这个东西还满好玩的。

        其歌伏在桌上,双手托着下巴,“我才11岁,还不能起字呢,沐少爷的字是火退。”

        邹迁听到顿时哈哈大笑,“火腿!那我叫香肠。”

        沐顿时板起脸来,眉目间闪出一丝杀气,“你是不是还想尝尝我的蛊?”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的字很……与众不同。”邹迁连连道歉,一听到蛊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暗暗怪自己太不小心。

        “不是火腿,是火退,沐他命中火旺,缺水缺木,所以起名叫沐,有水有木,字火退也是同样的意思,大家都不叫他的字,只叫他的外号,沐少爷。”其歌看到公羊沐那恐怖的表情,连忙打圆场。

        “少爷,沐少爷,SORRY,SORRY,那我叫什么字好呢?”邹迁想想自己,再想想小迈,眼睛不住往天花板上翻。

        “别叫步也谨,步先谨也不行,你把老师当白痴啊。”公羊开始怀疑面前这个邹迁是不是真傻,竟然心里想这么占邹迈的便宜。

        “秦显怎么样?”其歌提议,“按反切,迁,秦显,秦朝的秦,显赫的显,看起来好像秦朝大将的名字。”

        “什么叫反切?”邹迁觉得这个名字是挺有霸气的。

        “反切就是把你的迁字拆成声母和韵母两部分,前面一个字跟迁的声母一样,后面字跟迁的韵母一样,两个字还可以合成一个字迁字,不过秦显字面跟迁毫无关系,不好不好,要不然改成勤快的勤,险要的险,起码字面上跟迁有点关联。”沐觉得还是不够好。

        “算了别想了,先填别的。出生年月日,1986年12月18日,出生地……”

        邹迁快速的把下面都填好了,最后只剩字的栏,三人眼巴巴看着快填好的登记卡。“翻字典吧,翻到哪个字就是哪个字。”其歌绕到书架边,抽出一本古汉语字典。“给,看看老天怎么搞你。”

        “好吧。”邹迁接过字典随手一翻,“啊哈,怪了!”他把字典放到桌上,食指按了按上面的字,“竟然是迁字。”

        “哎,认命吧。”沐认为这太巧了。

        邹迁索性仔细地扫荡着迁字的解释,说:“那就叫‘寻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