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学堂 > =巳庚之乱=29.误路

阴阳学堂 =巳庚之乱=29.误路

        “哎?都快两个星期了,怎么还没见人影?再不来我就要出去溜达溜达了。”陶矢矢抬头望着碧绿的天空贴着个不温不火的太阳,“儒法那帮子人不会都是路痴吧?”

        “喂喂喂,你自己也是儒家生。”左执等得也有点不耐烦,以前守响泉至多一两天,当是自己的家门口,碰到倒霉蛋就耍耍,这次一住就快半个月,来的不是百家的小虾米就是三法门的自己人,杜而说会有儒法两家的高手路过响泉,可这几天下来,别说高手,连能蹦上树的灵长类动物都没见几只。“儒法两家怎么凑到一起的?不是儒跟道,法跟兵走得更近吗?”

        “道家和兵家的高手这次多数站在站在三法门这边,还有不少中立的,法家多数跟四律,阵营就变形了。”左犹豫了一下,“我猜的。”

        “嘘,好像有人过来了。”陶天天挥着手,暗示他们静一静,“听步法移动好像是个女的。”

        “女的?我来玩玩。”陶矢矢一拍左执的肩膀,“你的朱颜改接我用一下!”

        “哎?”左执知道抢不过矢矢只好收她留下的月华如昼,“真不知道你又要折腾啥。”

        陶矢矢一跃跳出没空高台,正好落在那女人面前,用了左执的朱颜改,她在别人眼里虽还是陶矢矢,但在这女人眼里则是毫不相干的帅哥形象,“你好,欢迎来到响泉地界,本人儒家高级生陶矢,字知矣,请问小姐有何贵干?”矢矢心想着,怎么是个大娘?看上去足有三十五六岁,难道是外面请来的高手?

        “嗯?她怎么用你的字?”左瞅瞅陶天天,“搞啥?”

        天天摇摇头,“不知道。看看她要做什么。”

        “小女子同是儒家高级生,姓苏名娥隼,昆吾苏氏,修朱子儒。”苏娥隼笑着行礼,“同是儒家没见过你啊。”

        “啊。苏三娘,久仰大名。”陶矢矢顿时显了原形。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修道演儒的,没一样的课程,能见过就怪了。”矢矢早就听说这个女人,是个臭名昭著的卫道士,因为长的比实际年龄大上十多岁,外加一张后妈脸,才得了苏三娘这个外号。跟这种假正经的人闹实在提不起兴致,“你可以滚了。”

        “你……”苏娥隼指着矢矢地鼻子。“你谁啊。竟敢命令我?别不识抬举!”

        “见了帅哥就一脸花痴相。发现是女人就火上房。你脑袋转筋到别地地方疯。滚!”陶矢矢最烦这种女人。入巡山都不防着点儿读心术。心里那点儿花花肠子全被读个透亮。

        “原来是陶矢矢啊。我还当是谁呢?你个没节操地女人。身边不缺男人啊!”苏娥隼反唇相讥。她也知道儒家有个陶矢矢这号人物。“道演儒果然没什么礼数。**!”

        “你个老太婆。哪只眼睛看到我**了!”陶矢矢一直是个假小子。从小姐姐性格就很软弱。凡事都要她出头。她们陶家这支本就人丁稀少。又在道家扰地时候惨遭精神错乱地百家生灭门。为了能在陶氏本家保住一席之地。姐妹二人被迫加入三法门。为此矢矢还结识了不少百家地朋友。不让外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前一阵。她才劝让姐姐褪法门印过正常地百家生生活。而自己仍留在三法门里。守着这条万无一失地“退路”。“我叫你滚。听没听见?”

        “你叫我走。我就走。你当你谁啊?”苏娥隼双手叉腰站着不动。“你个小**。不知检点。别以为我不知道响泉是干什么地。就是小偷小摸呆地地方。还儒家生。大言不惭!”

        “不好。矢矢要暴走了!”左执纵身跳下没空高台。仿佛突然从空间地断层闯入。“矢矢。别生气!”一把抓住陶矢矢半举地右手。

        苏娥隼嘲笑着撇撇嘴,“这么快就叫来男人了啊,你是道家那个左吧,一对儿奸夫淫妇,偷偷摸摸果然不是啥好货。”

        “闭嘴!”虽说她认错了人,但左执完全不想辩解,倒是有想一掌拍死她的冲动,“苏三娘,倒贴给男人还被踹的,就别在这儿放屁了,免得污染环境。”

        苏娥隼强作镇定打算拗到底,不知道为啥这俩人能凑一起,但孤男寡女肯定没好事儿。“你嫉妒啊?你嫉妒我没倒贴你啊?你还不配呢!你也就搭搭这种烂货。”

        “我要杀了她!个死老太婆,我怒了,别拦着我!”矢矢面色铁青,一甩腕手中攥出一握攀墙索,探索连抖两下,软索成了硬直的依高杖,冲着苏娥隼就刺,娥隼双腕并十,绕了九十度,放出相仙,一身素装的女人,双手擎丈余地火线,“要打,你还未必是我的对手!”

        “这谁?”左执见这身行头像是春秋时期的宋服,“小小地宋国出过啥名人?”

        陶矢矢横甩一杖支开左执,“你一边呆着去,别插手!”转而瞪着苏娥隼,“不受宠的老寡妇,摆出个怨妇烈女就当真神仙了?做梦!”

        左执跳上高台看热闹,“知道谁不?”

        “宋恭伯姬吧。”左拍拍执的肩膀,“《烈女传》里有写,你西汉诸著分数不是挺高的嘛?”

        左执皱了皱眉头,“还真没想到这茬,我以为烈女传里面写的起码都该是美女。”

        “偏见,哪来那么多美女。”陶天天目不转睛盯着矢矢,生怕她出问题,矢矢平时脾气好喜欢开玩笑,可发起火来就完全成了另个人,“矢矢自己未必能对付得了那相仙。”

        “可是……”左连连摇头,“怎么搞的,早知道偷点儿东西算了,还上硬的了,万一儒法两家的人这时候过来,不就麻烦了。”

        “啊,干吗出重身啊?坏了坏了!要出人命了。”陶天天慌忙掏出手机,“宣节,不好了,矢矢放重身出来了!你快点儿来响泉啊!”

        “矢矢还有重身的?”左执跟陶家这两姐妹自小认识,进学堂前两家来往就很频繁,只知道天天有重身,没想到矢矢竟然也有地,“以前怎么都没提起过?还都没放出来,你怕什么啊?”

        “也没出过来一两回的,爸妈不让她放,要不是她的重身,道生扰的时候我俩就没命了。”陶天天急得乱转圈,“手臂上已经出现斧型纹了,重身就快要出来了。”天天一脸严肃,“你俩一定要小心,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出手。”

        “怎么回事儿?”左和左执俩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还一头雾水,“杀就杀,反正那女人也是找死。”

        “矢矢的重身很麻烦,一旦出来就很可能占据她的身体和意识,她控制不了。”天天双拳紧握,后牙槽咬得咔咔响,“是妇好,妇好啊!”话音刚落,只见手持龙纹大铜钺的女人出现在眼前,兽皮麻衣的束身戎装,长发高挽,举钺横扫两下,苏娥隼连同她的伯姬连个渣都不剩地灰飞烟灭了。

        “好强!”左执倒吸一口冷气,“怎么办?”

        宣节刚入料峰地界,就觉得气场不对,想必矢矢地重身已经出来了,策马奔到响泉,只见陶矢矢挣扎着要收起重身,却被妇好钳住身体动弹不得,其他三人束手无策,既不敢上前又怕出什么差池,“我先引开妇好,你们把矢矢的魂魄先拖出来!”宣节甩缰下马手持华剑直逼铜钺,哐当当火星四溅,二人十招下来未分强弱。

        “魂魄牵出来了,然后干什么?”左话音刚落,宣节猛起一脚踹中妇好左肩,趁着她踉踉跄跄没站稳,连着两脚生愣愣将她踩入矢矢体内,收剑抽匕直插入前胸幽门穴,细长的匕首上泛出深紫色的光,宣节嘴里嘀咕了两句,一条符咒般的印记顺着匕首钻入了穴道,身体横尸似的躺在地上,待到天天用鬼念把魂魄重新纳入体内时,矢矢才犹如死后还魂地醒过来。

        宣节气得狠咬下嘴唇,“你干什么?放重身出来干什么?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矢矢没做声,看了看周围,“苏三娘死了?”

        “死了,相仙也没了。”左执拉着宣节的胳膊往旁边拽,“你也消消气,这次不能都怪矢矢。”

        “我也不是怪她,说过多少次了,凡事忍了算了,你能耐再大最多不过是要了人命,有必要么?”宣节更怕是矢矢要人家命时反倒搭上自己的性命,“苏娥隼这种人死不死有啥大区别?”

        “你不过是能用穆王解羽匕制住妇好而已。”陶矢矢扶着膝盖站起来,“别搞得好像要对我负多大责任一样。”

        左执拍了下左地后背,凑上耳边,“哥,这就是所谓地冤家吧。”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月华如昼:张耒《秋蕊香》帘幕疏疏风透,一线香飘金兽。朱栏倚遍黄昏后,廊上月华如昼。

        宋恭伯姬:宋共公之妻,鲁成公之妹。

        妇好:商王武丁妻之一,又称“母辛”

        穆王:周穆王,姬满

        解羽:“飞鸟之所解羽”,昆仑

        。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