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 401:满足她的小心愿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401:满足她的小心愿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要住下来,自己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反感?

    自己不是非常讨厌她吗?

    不是生气她的移情别恋吗?

    不是愤怒她的不自爱吗?

    不是恼火她随便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吗?

    想到这些事情,陆宴北心中才燃起的那丝悦色又转瞬间消失而去。

    他对这个短短一年时间就背叛了自己的女人是不可能还有喜欢的!

    陆宴北,你醒醒吧!

    ***

    就这样,苏黎在陆宴北的别墅里住了下来。

    说实话,她其实住得还挺安逸的。

    白天和别墅里的佣人们聊聊天,打打牌,偶尔学着煲煲汤,再不济,就冲冲咖啡,插插花,打发着时间,到了晚上就给俩孩子张罗晚饭,给他们洗澡,教他们写作业,再玩一会儿,讲讲小故事,一天也就这么充实的过了。

    以至于,住进别墅近一个月之久,苏黎也没和陆宴北打过几回照面。

    这样倒也好。

    不打照面,她就不会违反同居协议了,她还乐得安逸。

    再者,她也不怕外面的狐狸精翘了自己的墙角去,反正,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双方不得与异性有任何不良关系。

    就这一点,苏黎就完全可以安枕无忧了。

    这日,周一——

    一大清早,苏黎将两孩子送出门,才发现,竟不知什么时候,整座城市已经银装素裹。

    “好美啊——”

    她站在门口,看着苍茫白雪覆盖的小院,连声感叹。

    她已经一年多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雪景了。

    苏黎有些小激动。

    “小花,小芹,林嫂,快出来——”

    苏黎站在门口冲里面大声喊着,“快出来陪我打雪仗!”

    “小姐,你还挺着大肚子呢!得注意安全,可别摔着了。”

    “没事,我鞋子防滑呢,快来,快来!”

    “来了来了!”

    佣人们应着,就从外面迎了出来。

    苏黎见状,揉了团雪球就朝着她们飞了出去。

    “哎呀!”

    好几个小丫头中招,苏黎乐得很。

    她们也不甘示弱,揉着雪球,纷纷打闹了起来。

    整个庭院里,萦绕着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好不热闹。

    陆宴北是被庭院里的打闹声给吵醒来的。

    昨夜他忙工作,直到凌晨三点才上床睡觉。

    这会儿被惊醒,自然再也睡不着。

    洗漱完毕后,听得见外面庭院笑闹声更甚,他不满的蹙眉,叫来别墅管家,“怎么回事?外面在闹什么?”

    “先生,是苏小姐正带着几名小丫头在下面打雪仗呢!是不是吵到您的休息了?我现在马上下去,知会她们一声。”

    管家说着就要出门。

    “等等!”

    陆宴北叫住了他。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管家回过头来。

    陆宴北想了一想,“算了。”

    “嗯?”

    “让她们玩吧!”

    “……”

    管家一愣。

    意外。

    他们家先生不是向来不喜欢热闹的吗?

    但很快,管家领悟了过来。

    他心领神会的点头,“好的。”

    “出去吧!”

    “是。”

    管家退出了门去。

    陆宴北像是被庭院里的笑声给吸引了一般,鬼使神差的拉开阳台玻璃门,走了进去。

    他的阳台是露天的。

    门才一开,外面冷风逼过来,寒气很重,而他只穿着一件棕色的毛绒长睡袍。

    他颀长的身影立在阳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庭院里那抹俏丽的身影。

    虽然她还挺着个小肚子,但这并不影响她的风姿,反而还给她多添了一丝圆润的性感味道。

    陆宴北有些迷了眼。

    白色风雪之中,她银铃的笑声,一串一串传递过来。

    一贯喜欢安静的他,家中忽然这么热闹,他竟不觉得讨厌,反而孤独的心中竟还有种被填满的感觉。

    陆宴北觉得自己大概是中邪了!

    正想得出神,忽而,就见一记白色的雪团,毫无征兆的朝着他的脸,直直飞了过来。

    该死!

    陆宴北一偏头,利落的避开来。

    就听楼下的笑声更得意了几分。

    陆宴北不满的蹙着眉头,带着几分审问瞪着肇事的苏黎。

    苏黎得意的冲他扮了个鬼脸,仰着脑袋,嚣张喊道:“我可没违反你的协议。”

    她说着,又从地上抓起一个雪团,故意朝楼上的陆宴北扔了过去。

    楼下,几名佣人吓得魂飞魄散,早一溜烟儿的进了别墅里去。

    雪团砸过来,陆宴北早已有准备,稍一歪头就避开了去。

    他越是躲,苏黎就砸得越是兴起。

    扔了几次,都没砸中,却反惹起了陆宴北的报复之心。

    他迅速从阳台上扒起一团雪,照着楼下的苏黎就丢了过去。

    “哎呀!”

    苏黎闪避不及,肩膀被他砸了个正着。

    不过,不疼。

    他的雪球很松,一砸下来就散了。

    苏黎故作生气的瞪着他,腮帮子鼓得大大的,“陆宴北,你敢扔我,看招!!”

    苏黎团了个超大的雪球,照着楼上的他扔了过去。

    “砰——”

    雪球砸在阳台上,开了花。

    连陆宴北一根手指头都没够着。

    苏黎气愤得跺脚。

    陆宴北勾了勾唇角,“笨蛋!”

    “你才笨蛋呢!”

    苏黎又蹲回地上扒雪球。

    楼上,陆宴北已经放过了她。

    “别再闹了,进来!”

    因为他发现,外面的女人,已经冻得面目通红了。

    “我要砸到你才进去。”

    “你无不无聊?当自己还是三岁孩子啊?”

    “接招!”

    苏黎说着,又抓了个雪球照着陆宴北砸了过去。

    结果……

    “砰————”

    苏黎呆住了。

    雪球居然……真的,就正正好的砸在了陆宴北那张峻美清冷的面庞上。

    他没有闪避。

    因为是来不及闪避吧!

    雪花四溅,露出陆宴北那张阴沉可怖的脸。

    “苏黎,你死定了!!”

    而苏黎呢?

    早已一溜烟儿的跑进了别墅里。

    心里想着,药丸!

    自己该不会被他生吞活剥了去吧?

    陆宴北把雪从身上拍上,再看一眼楼下,那个犯了事的女人早已跑没了影儿。

    他峻脸上冷凝的表情迅速褪去,眉目间竟难得的多了几分柔和之色。

    这个是什么奇葩女人,报复心居然这么重,非得砸到他才肯进来?

    其实他刚刚明明可以闪避开的,可偏在那一刻,他整个人就跟中了邪似得,鬼使神差的,就满足了她小小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