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惹爱成瘾:陆少宠妻无度 >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不能入耳的事实

惹爱成瘾:陆少宠妻无度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不能入耳的事实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我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自己进了监狱,还能这样惦记着我,在这一点上,我就比你妈强多了,他没福气死的早,这后世的荣华都只能使我来替她承担了。”

    陆尚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你再多说一句废话,就算是陆琛拜托,我也可以不再管你,让你尝尝穷困潦倒的日子。

    林嫣适时的收起了笑容,她将自己的包背在了肩膀上,“那怎么可以呢?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儿子,是我的摇钱树,我得好好巴结你才是,有时间可要记着回家吃饭啊。”

    在林嫣走后,陆尚十分疲惫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将眼镜摘掉,使劲的揉着太阳穴,仿佛在抒发着什么一般。

    “你怎么样?我刚刚看见林嫣出去了,这个疯女人他还敢来找你。”

    林漾是带着最新项目的合同来的,虽然之前陆尚休息的时候他表现出了万般的不满,可是现在看见陆尚如此疲惫,倒是希望他能再回去休息一阵子了。

    “现在陆琛在监狱里面坐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她当然坐不住,要来跟我讨一个说法,一哭二闹三上吊,无非都是为了自己的荣华。”

    尽管陆琛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现在陆尚亲眼见到了父母阴暗的一面,也不觉有些同情陆琛了。

    “像她这样的女人都不配做母亲,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随便找个地方把她关起来,让人看着,免得她出来惹是生非。”

    陆尚摇了摇头,我已经答应陆琛了,会保证林嫣此后富足的生活,她还是陆家的大夫人。

    外面的舆论虽然都已经压下去了,但是很多人都说陆尚心狠手辣,非常人能及,有合作的项目近来也有许多原有的合伙人离开。

    这些事情估计陆尚心里也都清楚。

    “你做这些好事的时候,为什么不让那些人知道?偏偏穿出去的都是那些不入耳的。”

    “我让警察把陆琛和梅箬都抓起来,无论怎么包装事实就是如此,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曾几何时林家也是这样混乱的样子,大户人家看上去风光无限,实质上风起云涌,若是有人掌舵还可能无恙,如果这样做的人都不在了,只能剩下的人承担这些痛苦了。

    “对了,我让你帮我做的事,你做了吗?”

    陆尚提起这事,林漾内心就更觉得抱歉了,本以为陆尚都已经这样主动,宋一夕那边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真是让人非好感,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居然还不愿意。

    “陆尚啊,你说你现在帅气有多金,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你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着?为什么非得在宋一夕山上较劲?那女人确实为你付出不少,可是她太不识抬举。”

    陆尚听到这话,也就知道宋一夕是什么样的态度了,其实他早就能想到。

    他很清楚,自己骗了她这么久,就算是宋一夕早就猜到了,也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谅解。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和她说?”

    林漾的话,陆尚就像没听见一样,这让你要是哭笑不得。

    “确实,你像当初我和叶繁不也是这样吗?你不自己说出来,对方永远听不进去,你要是有那个勇气,你就亲自去找她吧,看看那个宋一夕愿不愿意给你面子。”

    ………

    凌晨,何舒屿突然开始呕吐,何舒桦赶紧将医生叫来,医生简单检查过后就将人推进了急救室,一直到八点多才推出来。

    “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说它是暂时性昏迷吗?可是最近总是突然呕吐,总是需要急救,也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我小妹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深深的叹了口气,“病人吸入一氧化碳的时间比我们想象中要长,所以才会出现这些不良的反应,至于昏迷,我觉得应该把病人送到脑科,好好做一下脑部CT的检查,综合起来才能知道原因。”

    何老爷子听到这话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都是我这个做爷爷的不好,被利益熏了心,我就不应该看他们陆家的家世啊。”

    何老爷子一把年岁,这样伤心如何得了?

    “诺晨,你赶紧把爷爷送回家去,这边有我看着就行。”

    “不行,我就要在这守着,如果舒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和她一路去了。”

    “爷爷,您已经一夜没合眼了,算是我这个做孙女的求你,你回去睡一觉,然后再来行不行?如果舒屿醒了好了,您倒下了,让我们怎么办?”

    何舒桦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和老爷子才终于坐上车回了何家。

    脑部CT做完了以后,下午终于出了结果,何舒桦心急的问结果,可是医生却支支吾吾的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妹妹到底怎么了?”

    医生这个时候终于将拍的片子拿了出来。

    “病人的神经系统有好几个血管发生了堵塞,我们会制定方案进行疏通,可是具体多长时间现在还说不准。”

    何舒桦的心咯噔了一下,她以为自己救了何舒屿的命,她的生活可以重新开始,可是没想到却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如果这个血管里的堵塞清除不了我的妹妹,就永远没有办法睁开眼了是吗?”

    医生没有说话,也就是默认了,何舒桦站起身的时候,感觉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倒下去了。

    许如一晚上和宋一夕说话的时候,无意间提起了何舒屿。

    “老师,您是不知道,那个何家实在是太惨了,之前和舒雨没有做脑部CT,今天终于做了,医生说是血管堵塞,如果清除不了血管中的杂物和舒屿就永远没办法醒了,何舒桦一听这话,就吓得晕了过去。”

    “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从哪听到的?消息准确吗?”

    许如一知道宋一夕和何舒桦的关系,所以不敢隐瞒。

    “消息当然准确了,难道你忘了何舒屿就在咱们医院住的院各个科室之间的消息传的多快呀,何舒桦晕倒了以后,那个叫何诺晨的就来了,脸上也一直没什么血色,要不然你明天去看看。”

    宋一夕一直祈祷着,何舒屿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可是没想到自己的祈祷,老天爷终究还是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