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学生诡探 > 第三百零八章 不是为了钱

大学生诡探 第三百零八章 不是为了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帆随后看了下那鞋印,用大致的手掌隔空比对了下,想要知道鞋印的长度。

    这时诺兰和他说道:“这个鞋印长约26厘米,换算成鞋码的话,是42码左右。”

    “按着这鞋子的大小长度,应该是一个成年男子留下来的了。”陆帆看着那鞋印,推测着。

    让大家伙不明白还有其他地方,那就是在客厅这个现场里面,血足迹比较乱,而且还有一些是赤足的足迹。

    “这个应该是马银丽的脚印,但是没有那小男孩的,并且脚印是在卧室那边朝向客厅。”

    陆帆沿着卧室又看向了客厅,随后说道:“很有可能是女主人抱着孩子,从卧室里开始往客厅跑。”

    随即,指着尸体倒下的位置,继续分析着:“等到跑到客厅的时候,还是被凶手追上了,被杀害在了客厅里。”

    尹常林便让诺兰把鞋印所出现的位置,把凶手大致的路线给描述出来。

    “嫌疑人的鞋印来看,先从客厅走到了楼梯边上,清扫之后,再走到楼梯下边,把拖把放在了楼梯边上,再然后就上了楼。”

    诺兰已经整理了一张房屋平面示意图,递给了尹常林他们看。

    虽然诺兰画的很清楚,但是摆在大家面前的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凶手去楼顶是想要干什么?

    陆帆便沿着楼梯边,慢慢地上了楼顶。

    马银丽的楼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鞋印也是在楼顶上就消失了。

    “这儿除了一个热水器外,没有什么东西了。”陆帆看着空旷的楼顶,显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诺兰随即指着那热水器说道:“那个脚印停在了热水器的旁边。”

    “难道是借助着热水器离开的?”罗腾总觉得有些邪乎。

    陆帆这时看着那太阳能热水器,发现上面有些灰尘,应该马银丽装在家里有些时间的了。

    而在热水器的铁架子上,陆帆看到了一些胶带,很新,像是刚刚粘上去的。

    而且在上面还有些轻微的捆扎痕迹。

    “按照先前的推断,凶手来到楼顶的话,证明已经作案完成了,并且打扫了现场,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热水器旁边,这有点想不通。”

    舒亦珊觉得这个凶手不会平白无故上来楼顶的。

    “你们说,会不会是凶手拿回在楼顶上遗漏的东西呢?”曹灵珊问着尹常林他们。

    尹常林这时紧皱着眉头,这一起案子绝对会引起很强社会轰动了,毕竟灭门案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压住媒体的声音的。

    “而根据凶手接下来的脚印是,他又重新回到了客厅,然后鞋印最终的朝向是指向大门。”诺兰继续说道。

    尹常林立刻联系到当地的警力,在以马庄村方圆十公里以内进行设卡搜索。

    并且,他还联系了交警、武警和派出所对以中心现场向周围辐射的主要路口,设置卡点进行搜查过往的车辆。

    但是这样也只是为了防止凶手会再次作案,而如果想要通过手里仅存的线索来抓人,那是几乎不太可能的。

    “这个凶手和马大姐家什么仇,什么怨啊?”诺兰不由得问着大家。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哭喊声传来。

    大家都连忙去看了看,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子跪倒在地,不停地哭喊着。

    旁边还有人拉着她,小声地安慰着她。

    “你是?”罗腾上前问着那年轻的女子。

    旁边的孙大爷立即解释着:“警察同志啊,这个是马大姐的大女儿,是我打电话让她回来的。”

    “妈,弟弟。”大女儿泣不成声,那嗓子就快要喊哑了。

    随后,陆帆便立刻让孙大爷把大女儿先在他家里休息一下,自己则是和舒亦珊一块来到了她的面前,询问了起来。

    大女儿自称自己叫马夏梅,是被害人马大姐的大女儿,她之前在县城里上班,在孙大爷的电话打来后,她才得知自己一家被害了,她便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结果刚一到家门口,看到门外有警戒线拉着,一眼看到客厅那儿有白布盖着,便猜的出来一些了。

    最后直接两腿一软,就起不来了。

    “你能不能想到是谁杀了你家里的人?”陆帆虽然知道现在马夏梅的心情还是很伤心,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尽快得知线索,只能继续问着她了。

    马夏梅摇摇头,哭喊着:“没有,我想不出来,哪里会想到有什么人来杀人啊,我们家都没有和谁有仇有怨的。”

    通过马夏梅的了解,陆帆似乎慢慢知道了一些马家的基本情况。

    三年前,马夏梅的爸爸,也就是马银丽的丈夫因矿难意外身亡了。

    她的弟弟也只有8岁,而马银丽的两个女儿幸好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如今在县城里打工。

    “丈夫去世,一个寡妇,留下三个孩子和一个老太太。”陆帆心里嘀咕着,这究竟会是谁对这样的弱势群体痛下狠手呢?

    而孙大爷也在一旁解释着:“马大姐她善良的很,我压根就木得听说有和谁结过怨呢。”

    “那既不是仇杀,也不太能是情杀了,难道是为了钱?”陆帆寻思着这马大姐的家看上去也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兴许那劫财的人也不会盯上这样的一户人家吧?

    可是,马夏梅却想到了一件事,她连忙说道:“会不会是那个赔偿款。”

    舒亦珊看得出来,马夏梅似乎还有些东西没有说完,便说道:“什么赔偿款,你说说。”

    “就是三年前我爸去世的时候,那儿拨了一笔80多万的赔偿款,会不会是冲着那钱来的?”马夏梅的脸上此时已经全是泪水。

    陆帆随即立刻警惕起来,因为这并不是不无道理的。

    而且在现场发现那个折断的工笔刀的刀片,一般来说使用的人群,是水电工、装修工这类人群。

    “难道是有人知道了马银丽的钱放在哪儿?”陆帆在此之前也是通过马夏梅的口中得知,马家刚刚才装修过。

    可是,陆帆把这个疑点告诉给尹常林他们之后,他们却说中心现场这里,财物之类的根本就没有丢失。

    “也不是为了钱,那究竟是为了什么?”舒亦珊疑惑的问着陆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