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621章:三十岁的女人花样多

小农民大时代 第621章:三十岁的女人花样多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我一脚踏进酒店的同时,一架从仙都飞来的飞机也平稳的降落在了封平机场,舱门打开之后,一个戴着棒球帽,一声运动衣低调装束,却气场一点也不低调的女人走下了飞机,后面跟着两个魁梧严肃的凛凛大汉。

    “叶总,接我们的车在外面等着呢。”阿诚上前小声道。

    深夜走下飞机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在东海市救过一名的身份神秘女人叶孤鸿。

    “嗯?出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这趟只是散散心吗?”

    “叶总,对不起,我这不是怕上次的事情再发生吗,所以就联系了封平老爷的一位手下。”阿诚惶恐道。

    “那我还带你来干嘛,打电话告诉对方,就说不麻烦他们了,我自己有安排。”

    “是,那我们住哪里?”

    叶孤鸿看了阿诚一眼之后,掏出手机用软件看了一番之后,指着其中一家说就这家吧,阿诚说是,我这就订房。

    “对了,一会儿你找一辆越野车,我们早上四点出发。”

    “四点?”阿诚不解的皱眉道。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去哪里。”

    就在叶孤鸿带着人朝着机场外走去的时候,一个身穿黄色僧衣,瘦的跟一道闪电,操着一口西北口音的大和尚正跟机场的地勤争执呢。

    “饿的包捏,饿说带上飞机哈,捏们非要饿托运,现在个饿托运到哪了门,饿还有事呢门。”

    “先生,您听我解释。”

    “饿不听,饿就要饿的包们,还有,你这位施主说话注意哈门,饿不是先生。”

    “小姐。”

    “捏才是小姐呢,外咋滴涅们城里人还轰不清男女捏,叫俺师傅行不?”

    “大师,是这样的,你的包呢我们帮你找到了,托运之前标签掉了,所以就没有装上飞机。”

    “外是怪饿吗,饿不管,饿就要饿的包门。”

    “和尚?西北口音?”叶孤鸿看了一眼争执中的和尚和地勤小姐姐之后带着阿诚出了机场,隐约之中听到后面说,饿要是早知道坐你们飞机这么不靠谱,饿还不如走着来捏。

    再说酒店。

    坐着电梯上了十二层之后,我踅摸一眼找到了1201,对着木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之后,我敲响了房门。

    然而,半天也没有人给我开会或者出声回应我一下。

    “呃,啥情况,难道莎姐突然有事离开了,不应该啊,她怎么也得跟我说一声啊。”嘟囔着我再次敲响了房门。

    这一次,门开了,顺着门缝我看到屋里是一片漆黑,刚说问问莎姐是你吗时,一只手伸了出来,而后薅住我的衣服一把把我给拉了进去,然后嘭的一声房门关上了。

    我的眼睛还没有从光明到黑暗中反应过来时,一个滑溜溜的身体钻进了我的怀中,开始对我是动手动脚,一顿揩油,这家伙就跟饥渴了几百年的恶鬼似的。

    “呃,莎姐,是”

    “不要说话,”我耳边传来的莎姐的声音,紧接着一只拔凉拔凉的还带着水珠的手便伸进了我的衣服里。

    咕噜,瞬间我的脑海便空白了。

    就在我体内的邪火被这只拔凉拔凉的手点燃,反应过来准备予以她回应时,莎姐却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啪的一声头顶的门灯亮了。

    看着靠在墙上,一脸妩媚坏笑,穿着透明蚕丝睡衣,里面真空的莎姐,任我早有准备,还是傻在当场。

    咕噜,我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

    见我这副屌样,莎姐呢朝我咬了咬嘴唇,然后朝我抛了个媚眼又伸出手指头在自己的曲线上滑走一圈之后点了点我的胸口问我好看吗?

    我木讷的点点头,莎姐噗呲一乐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瓶子说,上次的油还没有推完哦,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尼玛,邪火被点着了,居然扔给我个瓶子让我推油,这分明就是火上浇油想要撩死我的节奏啊。

    “能不能不推油?”我咕噜这口水道。

    “不可以哦,推完油人家还得就寝呢,早睡早起对皮肤好好哦。”

    我,你妹啊,当即就把精油一扔,拦腰抱起莎姐朝着床走去,莎姐呢也不挣扎而是一个劲的咯咯笑。

    “推什么推,人体精油不更好。”撂下一句之后,我把她往床上一扔,然后返回去就要关灯,哪知莎姐一把拉住了我说不要关灯。

    我说为啥,莎姐说,一个男人若的开着灯和一个女人做喜欢做的事,那说明这个男人爱这个女人,你爱我吗?

    尼玛,我能说啥,说不爱你,说不喜欢黑灯瞎火的干,当然不可能啊。

    我温柔一笑说,那听你的,就开着灯吧,说着我就往床上扑,好吗,我居然扑了一个空,莎姐居然跳下了床,见我扑空之后,莎姐笑的这个得意,晃的我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呃,莎姐,啥意思?”我一脸懵逼的问道。

    莎姐朝我笑笑之后,走到那瓶精油前捡了起来,一边看手中的精油一边说,一个男人若是一见面就想把你推倒的话,那么这个男人心中并没有你,他喜欢的只是你的外表。

    蛋疼了,听莎姐这么一说我蛋疼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愿意给我推个油吗?”莎姐问道。

    尼玛,莎姐都说的这么富有诗情画意了,我能拒绝吗,当即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说乐意为女士效劳。这把莎姐美的当即就把精油瓶扔给了我,然后款款走到床边,趴下露出了自己的大后背。

    这蚕丝的内衣,穿着跟不穿没有什么区别,因为里面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穿,也不对,有区别,那就是这种朦胧美更勾人心魄,让人难以把持。

    我不是柳下惠,哪里能管得住自己的手,推着推着手便不受控制的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思想不纯哦,现在是推油时间。”我刚说感受一下莎姐的弹性十足时,莎姐的声音来了,蛋疼的我只能继续推。

    关键是推就推吧,莎姐口中还不时传出舒服的声音,闹的我这个小心脏啊,噗通噗通的,就跟在缝纫机下面看着针尖狂跳一般。

    好不容易把后背推完之后,刚说让她翻个身,咱们聊聊人生时,莎姐却拉过被子盖在了身上说谢谢你哦,快去洗澡吧,完事还眨眼说快点哦。

    麻的,九十九拜都拜了,我能差这一哆嗦吗,万一她在蹦出什么男人要讲卫生,不然就是不爱这个女人的话来,我岂不是尴尬的要死。

    撂下一句一会儿有你好看的之后,我跳下床一最快的速度扎进了卫生间里脱衣洗澡。

    吉尼斯男人最快洗澡速度是多少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两分钟结束战斗,冲水打肥皂,冲水出门。

    就在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考验之后,莎姐也该放开自己接纳我时,我懵逼了。

    因为我看见床的中央竖着一条皮带。

    “晚安,亲爱的男人,记住不许越过这条线哦。”莎姐朝我惋惜的笑笑之后,转身躺下了。

    呃,懵逼了,完全懵逼了。

    “难道我多想了?就只是推油,友谊止步于此,还是莎姐只喜欢暧昧,不想真的和我发生点啥?”嘟囔这我躺在了床上,别看我躺下了,可满脑子都在琢磨着莎姐今天这又唱的是哪出。

    见我半天没有动静之后,莎姐那边动了一下,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句让我蛋疼加激动的话。

    到底是什么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