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53:大忙人

小农民大时代 53:大忙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走了两里地,我本以为我还是主角,哪知到了大队门口摄像机一架起来我才知道,主角不是我,而是李常亮。

    看着对着镜头,笑的跟姜疙瘩一样的李常亮,我心里这个气,不是气他抢了我的风头,毕竟他也是为了龙泉村好,想引起领导的注意。

    让我有些生气的是,明明就没我啥事,你们还拉我来干啥,难道不知道我一会还得去放牛呢吗,若是牛丢你,你们给我找啊。

    别看李常亮大小是个干部,可真正对着镜头他比我还紧张,说话都结巴,腿更是一个劲的打哆嗦。

    一看这样美女记者让他休息会,要不就不录这段了。

    一听不录,李常亮哪里愿意,一辈子都逮不着一次的上电视机会,就是用木棍架着他也得上啊。

    借着李常亮抽烟缓神的功夫,谭笑笑走到了蹲在路边闷闷不乐的我面前。

    “那个,是不是饿坏了。”

    “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饿着。”我有气无力道。

    “这真不怨我,你们村李村长也不知道怎么收买了王师傅,非要加这么一个场景,他们都是同龄人,我和她们没有共同语言,所以就把你拉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虽然我心里觉得她这事办的有些不厚道,可人家女孩子都主动开口解释了,若我还计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爱笑的大美女,我就是真饿也只能咽口水充饥了不是。

    李常亮尝试了几次,谭笑笑都有些不满意,最后灵机一动把我推到了摄像大叔身边,让李常亮看着我说,这一招果然奏效,李常亮滔滔不绝的汇报了起来这一年村子的进步。

    一个小时就让李常亮这么给嚯嚯了,一看大叔收起摄像机,我转身往大壮家的方向走,谭笑笑却喊住了我,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村长家吃饭。

    原本李常亮是没有打算我的份的,可记者同志都开口,他也不好意思反驳,只好张罗着我们去了他家。

    其实我也没想吃他家的饭,主要是这种饭吃起来比较耽误工夫,我又着急进山,可看到谭笑笑那求助的眼神后,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一软,舔着脸跟了上去。

    松芝菜早就准备好了,虽然热菜也变成了凉菜,好在现在是夏天,我们也不在乎这些。

    李常亮一个劲的给摄像大叔倒酒,至于司机因为开车的缘故则没有喝,而是喝着饮料。

    期间松芝也帮我吹捧了几句,还说我现在是积极上进的好青年,不仅心眼好,人善良,还会揉拿呢。

    她这么一夸,谭笑笑瞬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缠上了我,问东问西,当然都是些关于揉拿的问题,最后还埋怨我说,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应该采访一下的。

    一听这个我心就虚了,虽然揉拿的本事都学会了,可是还一回也没有实践过啊,最最最为重要的是我答应过二大爷不能过于声张此事,要低调的,若是一上电视让二大爷看见了,不得骂我是阴奉阳违的王八羔子啊。

    “那个,我师傅不让我说。”归于揉拿之外的问题,我只能一口回绝。

    一听这个,谭笑笑越发觉得我神秘了,一个劲的拿筷子在桌子底下杵我,让我回答她的问题。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关键是我再不进山,牛一准得找不着。

    “哎呀,都三点半了,不行,我得赶紧走了,再不走牛非得翻山越岭跑丢了不可。”说着我起身对众人说了声大家先吃着,我先去放牛了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李常亮家。

    我这么一说,众人才知道我还是村里的放牛郎。

    “放牛?揉拿?还是个大忙人啊。”谭笑笑心中嘀咕了一声。

    出村后,我没敢有片刻的耽误,几乎是连走带跑的进了山,放眼一看,根本没有一个牛的影子,我当时就心想,完了坏菜了,牛怕是散开了。

    我二话不说朝着山顶上爬上,因为只有站在高处才能看到附近几个山谷的全貌。

    看了一圈依然没有看到半个牛影,我当时就有些急了。

    “妈的,都跑哪里去了,这么热的天,几个小时的功夫,他还能翻出天边去不成?”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打起了口哨。

    嘿,还真管用,口哨声一落,两山中间夹沟,绿叶遮天之地传出了一阵叮铃啷当声。

    农村人养牛都是散养,不像城里的那些大型饲养场是圈养,为了寻找方便,所有每家的牛脖子上都挂着一个铃铛,而且铃铛和铃铛的声音还不一样。

    当然生人乍一听是分别不出来的,只有自家主人或者像我这样天天和牛儿们打交道的人才能听出来。

    听到灌木水渠中有牛铃声后,我又朝着山沟里跑去,夏天草木都长的快,山里的更是如此,因为没有人打理,他们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长,只要有空间的地方就是他们生长的地方。

    足足摸下最后一道横梁,我才隐约看到有几头牛卧在树荫泥水中躲凉避牛蝇呢。

    牛蝇是一种特别厉害的苍蝇,个头很大,最喜欢叮咬牛马等牲畜,所以我们这管他叫牛蝇。

    我顺着小梁子在沟里走了这么一圈,发现牛都在这里呢,一头没丢。

    山上山下这么来回一折腾,我也是出了一身汗,找个阴凉地歇了会,看阴凉地照进山谷后,我开始轰牛。

    起初他们不愿意出来,我只能甩着鞭子吓唬他们,隔会儿再扔块石头。

    好不容易把牛赶出来,回头一数居然少一头,我返回去就找,好吗,这畜生找树杈蹭痒痒,结果,栓铃铛的皮套子套在了树上,怎么也出不来了。

    我已经和他熟了,看见我来,他也没有慌乱,而是静静的等着我给他解救出来。

    “你个畜生,险些把你给丢了。”

    看我赶着牛群回来,早在村口等候的大志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他家走,还伸手接过了我肩膀上的铲棍和鞭子,我也没推辞客气,随手就让给了他。

    农村的救命谢恩宴,作为恩人,接受敬酒是免不了的。

    我的酒量吗?吓唬吓唬孩子还行,在大志父子两面前完全就是小老虎,也就那么回事。

    两杯酒下毒,我的脑瓜子就嗡嗡的敲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