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24章:洗白白

小农民大时代 第424章:洗白白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省城又被称为龙城,距离封平市有三百多公里的路,不过交通却比石川县到市里好走多了,全程没有山路不说,而且还全是高速。

    我呢睡的是昏天黑地的,直到莎姐推嚷我时,我才知道已经到了省城,睁开眼这么一看好吗,车子已经停在了一间酒店的停车场里。

    “还睡呢,到地方啦。”莎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之后开始收拾东西。

    我噢了一声之后也起身穿衣服,然后下了车,把早餐袋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莎姐这时也从后备箱里搬下了一个行李箱,让莎姐开了一路的车,我心里也过意不去,赶紧献殷勤上前接过了拉杆箱,见我嘿嘿傻笑,莎姐就说算你还有点良心,咱们先办理入住,开了三个小时的车,腰都木了,你一会儿可得给我好好推拿一下,我说应该的,这都是我应该的,一会儿一切费用由我来出,莎姐说算了吧,你的那点钱还是留着多买几根树苗吧。

    虽然我不想让莎姐破费吧,可莎姐说的话也在理,我现在确实是处处需要银子,况且莎姐又坚持,我也就没有再虚头巴脑的说这些,只是拉着行李箱跟在了她身后。

    走进酒店大堂后,迎宾便上来问我们是就餐还是入住,三姐说入住,迎宾就问两位是开一间房还是两间,我刚想说两间时,莎姐说开一间就行了,还说要个普通间就行了,最好是大床房。

    听莎姐对迎宾这么交代,我这个小心脏啊就开始噗通起来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尼玛的大床房,就是想不发生啥,干柴加烈火的,莎姐又是三十如狼,且空虚了许久的女人能不发生点啥才怪呢。

    “完了完了,这回要是被榨废的节奏啊,昨天流失的元气还没有补回来呢,今天又要恶战一场啊,不行一会儿得找个时间修炼修炼,娘的个腿啊,老子都多久没有好好修行了啊,照这样下去,修炼一途是要废的节奏啊,不行,等忙完这段时间,走上正轨之后我一定得把修炼抓上来。”我心中暗暗告诫自己道。

    “愣什么呢,证件啊。”莎姐捅了我一下道。

    “啊,噢。”莎姐这么一喊我我才发现,前台小姐姐正一脸微笑的等着我呢,尼玛这神走的,居然大庭广众之下丢人了。

    干咳一声之后,我赶紧从包里掏出身份证交给了前台小姐,前台说两位稍等之后开始给我们办理入住手续,方姐呢就把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大概一分多钟后,前台小姐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说,两位入住手续已经办理好了,按照你们的要求,向阳,大床房,这是门禁卡,508房间,完事还招呼门童帮我们拿行李,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拿上门卡之后我便和莎姐坐电梯上了五楼,打开了508的房门。

    标间是真标啊,加起来也就十来平米,除了过道几乎就没有什么空余的地方了,莎姐进屋之后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然后接过行李箱打开掏出了一条床单。

    我有些不解的问她,酒店的床单不是新换的吗,你怎么还自带啊,莎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我有洁癖行了吧,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去洗个澡,我说啊,大白天的洗澡干嘛,莎姐足足看了三秒钟之后说,今天早上起来洗澡了吗,我摇头说没有,莎姐说,那还不去洗澡。

    我噢了一声,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估计是因为我昨天和方姐快活来着,她怕交叉感染吧。

    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吧,可一想到一会儿又能吃新肉之后,我还是揣着期待冲进了卫生间。

    尼玛,冲进卫生间这么一回头好吗,我心里就冒出了这两个字,为啥我好端端的说脏话呢。

    主要是这个酒店的设计太操蛋了,也不知道设计师是不是个有观摩症的宅男,卫生间对着床的那面墙居然是一面大玻璃,关键还是透明的。

    虽然男女就那点事吧,可被人这么看着洗澡我还真是头一回啊,所以怎么想怎么感觉别捏。

    见我又扭扭捏捏的出来之后,正在铺床的莎姐问我怎么了,没有水吗,我说不是,那个这个卫生间设计的有点问题,说着我指了指那面玻璃。

    见我被一面玻璃闹的有些紧张之后,莎姐噗呲就乐出了声,我说你笑什么啊,莎姐说没什么,你快起洗澡吧,我不偷看就是了,我就说要不还是算了吧,莎姐说那怎么可以,然后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条崭新的内裤扔给了我说,快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一看莎姐居然给我准备了新内衣之后,我这个心啊又开始痒痒了,可一想到一会儿被人隔着玻璃欣赏之后,身上就跟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般,别提有多不自在了。

    “放心吧,你一开热水玻璃上就会有哈气,我看不见的,再说了,看看你,你能少块肉啊,一个大老爷们的这么婆婆妈妈做什么,一点也不痛快。”

    “我,洗就洗,谁怕谁。”愤愤的嘀咕了一句之后,我抓起内衣冲进了卫生间,不过吗,我没有第一时间脱衣服,而是先把热水打开。

    果不其然,三五分钟后玻璃上便布满了哈气,哈气挡住我的视线之后,我这才开始脱了衣服痛痛快快的洗澡。

    有人说过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觉得他说的简直太对了,莎姐小信号这个一放,我心里幻想期待之余,澡也洗的格外认真。

    足足洗了三遍之后我这才关上水龙头,然后擦干身上的水,穿上内衣,围上浴巾走了出来。

    我一出来,好吗,莎姐正坐在床上望着那面玻璃墙仰头闭眼享受的微笑呢,我走过去再这么一瞧那面玻璃墙,娘的个巴子的,死的心都有了。

    谁说哈气能挡住的,是挡住了一部分,可因为溅在了上面不少水花又给冲开了,就是看不清全部,也能看见个大来概啊。

    我这个心啊就跟被狗日了一般,别提有多不自在了。

    见我盯着玻璃,脸黑的跟锅底似的,莎姐就哈哈哈大笑。

    “不许笑,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知道什么?”

    “我。”我被她的反问噎的,差点倒不上气来。

    “哈哈哈,小男人,小白白啦,洗的挺认真的吗,真听话。”莎姐妩媚的捏着我的下巴道。

    “咳,我给方姐回个电话去。”我甩开赶紧跑到了床的那边。

    “慢慢聊哦,哀家也要去洗白白喽。”莎姐朝我抛了个飞眼之后,踩着猫步进了卫生间,临了还不忘记给我来个飞吻。

    “呃,妖精啊,她怎么可以这样,传统的时候端庄的不像话,放开了又疯的有点撩人,难道莎姐就是传说中的双重性格?”我激灵的打了个哆嗦之后,赶紧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方姐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