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376章:致富有门

小农民大时代 第376章:致富有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手从老邢书房中顺来的一张字画,我没想到他竟然出自某人之手。

    当时我之所以要拿这副字画,一来是字体苍劲有力看的入眼,二来是老邢这个老东西占了我这么大的便宜,若是什么也不拿点,那我这生意做的也太亏了吧。

    所以,情急之下,我才厚着脸皮和老邢要了这张字画,现在想想老邢当时肉痛的表情,我才知道这张字画在他书房中的重要性。

    老邢,一个地级县医院的副院长,却有某人的字画,这让我怀疑字画真假的同时,又有些好奇老邢的背景了。

    若是寻常人家挂这种字画,十有八九是赝品,可老邢家,我觉得赝品的可能性不足一成,而且这个时代临摹作假他的字画完全没有多少利润啊,要是真有那个本事肯定去临摹古代名家字画了,挂他真迹者无一不是为了彰显和他的关系,而且我觉得拿某人的真迹去作假简直就是找死,所以我觉得这副字应该十有八九是他的真迹。

    他是封疆大吏啊,不说财富和社会影响力,单说职位就不知道比老邢高出多少啊。

    可这样一个人的真迹却出现在了老邢的书房,那么只有三种可能,老邢装逼,连命的不想要了,弄个别人的赝品狐假虎威虚张声势,第二种可能,老邢和他关系不一般,这种不一般就类似于古代的知音之交,第三种可能吗,那就是老邢不一般,表面上只是一个小医院的副院长,实则却身份惊人,不然这事就没法解释。

    听完我的故事和分析之后,方姐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字画说,这应该是真迹,你看上面的印章,有两个,而且日期也是两年前写的,还有我在石川县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了,邢姓却还是第一次听说,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县医院居然还有这么一位副院长。

    “那就只有第三种可能了?”

    “或许是二三叠加也不一定,不过咱们还是别操心别人的事了,尤其是一些大人物,他们最忌讳别人打听他们的事情,还是先想想怎么处理这副字画吧?毕竟它的分量有些重。”

    “这个简单,挂客厅,每天瞻仰一眼,以达胸襟,警慰梦想不就完了。”

    “行啊,老公,你现在也文绉绉了,瞬间感觉你就高大上了不少啊。”

    “那是。”说着我嘿嘿一笑一把就把她拦腰抱了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一番拼刺刀之后,方姐依偎在我怀中问我过年回家吗,我说得回,还得给我爷爷奶奶爸妈上坟呢,方姐说也是富丽姐她们肯定惦记你了,我就讪讪一笑也不接茬。

    方姐朝我鄙夷的噘噘嘴后说,要不明天带我去再买辆新车吧,我说等过完年正式上班了再说吧,后天就大年三十了,时间上也来不及,而且还不一定有现车呢,方姐说也行,那你回头开那辆红旗回去吧,我说不用了,红旗你留着这两天开吧,大过年的出租车肯定也不拉活了,你万一要是有个急事啥的,怎么办,我这边已经找到了代步工具,你就不用管我了,方姐说那行吧。

    说着我就和方姐聊起了公司的放假事宜,以及龙泉村的工程项目之事。

    得知我初六要破土之后,方姐说要去给我撑撑场面,我说不用,就是破土而已,我已经和工程部的徐经理打好招呼了,到时候铲车司机去动动铲子把原来的废墟推了就行,剩下的等开春暖和了,大地解冻了再开工不迟,方姐说你心里有谱就行,那我就不操心了,不过修路的事你还得和村里敲定一下细节。

    方姐叮嘱完我修路和盖房子的事宜之后话锋一转说:“杨过,这两天我在家闲着没事,就上网浏览了一下各地脱贫致富的门路,别说,我还真找到了一条路子。”

    一听方姐说这,我当即也来了兴趣,问她什么路子,方姐说种植药材啊,你们村有山有水有地,种植药材最合适了,你看啊,你们村多是女人,干体力活她们没有优势,而且种植药材的收入也不比种庄稼低,还有不用每年都春种秋收两季忙,还不用施肥,除草耕地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项目最合适了,而且你们可以以大队的名义成立一个什么经济合作社,以地入股啊,只不过具体种植什么我还没有想好呢。

    “方姐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不愧是见过世面的老板啊,看待问题就是不一样,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劳力问题,还解决了春种秋收两季忙的问题,而且以入股的形式,大家伙也都有干劲了,不错,不错你这个点子我给你一百分。”

    “讨厌啦,不过到底种什么合适呢?”

    “柴胡虽然贵吧,但长的太慢了,而且收完一次又得等好几年,有没有什么木本科的药材,每年都能收,年年能有活钱,能把村里这帮女人的嘴一劳永逸的给堵上,让他们唯我独尊呢?”

    “你啥意思啊,你想把龙泉村的所有寡妇都收进你的后院啊?”方姐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我赶紧解释说才不是呢,我对她们也没兴趣,龙泉村毕竟是我的根,虽然我不常住那里吧,但隔三差五的也得回去啊,而且富丽姐和王敏也要在村里活人啊,我倒无所谓,可这年头人言可畏啊,要想收买民心让人闭嘴,你就得有让她们闭嘴有闲话也不敢说的实力啊。

    听完我的解释之后,方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连翘你说怎么样,夏天行情好了可以卖青翘,秋天可以卖连翘,还是木本科,真正的一本万利的药材啊。

    我当即拍手叫绝说,就这么干了这次回家过年的时候我就动员一下大家伙儿,不过吗我不想以村里的名义,我想以我个人的名义成立这个经济合作社,借鸡下蛋,我倒不图挣钱,捞个好名声就行。

    方姐说你真鬼头,什么捞名声,你是想把全村的经济来源都绑在自己身上吧,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奸诈呢,我说后悔了吧,看清我的真面目了吧,晚了,我现在要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