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324章:没兴趣

小农民大时代 第324章:没兴趣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娘的,听到屋里的对话,我就感觉有十万头草泥马在脑瓜子里狂飙,就跟冲锋打仗似的,听了一会儿后,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因为声音太大了。

    “这破足疗店软件设施行不行没看见,这硬件真不咋地,床,床响,墙,墙不隔音,什么玩意。”我愤愤的骂了一句之后,翻身出了院子,猫在距离足疗店十几米开外的巷子口等了起来。

    大冬天的,又是数九寒冬,我虽然抗冻吧,但架不住时间长啊,在寒风中站了半个多小时,我也是瑟瑟发抖有些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我琢磨要不要进去也泡个脚暖和暖和时,足疗店的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还有点风韵的,大冬天都穿着裙子的女人挽着老董的胳膊出来了,因为他们说话声音小,我也听不清,只能从表情上隐约猜测出,那女的一个劲的冲老董撒娇,反观老董呢,一副趾高气扬,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在门口腻歪了一会儿之后,在那女的恋恋不舍的目光下老董戴上帽子,系上围巾走了,而那女的则返回了足疗店,虽然只是几步路吧,但我清楚的看见,那女的走路就跟八万似的。

    等老董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我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

    “娘的,这老董不是一般猛啊。”出于好奇之下,我又摸回了灯箱后面,想听听足疗店里是怎么议论老董的。

    果不其然,里面正在议论老董呢,一个女的说,行啊芳芳姐,你也出大活了啦,那老头居然没有挂了,另外一个女的说,芳芳姐来咱们店里有三个月了吧,下半身终于开张开了,而后就听见芳芳姐说,难道只需你们吃肉我就不能吃啊,而后又听见有人酸溜溜的说,早知道这老家伙这么能干,我就接了,有人又接话说,还不是吃药了,还问芳芳姐咋样,老家伙几分钟,芳芳姐说这事可不能说,她们就笑说芳芳姐,你声音咋那么大呢,是不是这三个月憋的啊,芳芳姐就说滚犊子,我去收拾房间了,完事就是一阵笑声,说芳芳姐你走路慢点啊,我看你都被干虚了。

    后面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跳下来一路小跑就撩了。

    这顿以关心为初衷的偷听,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狠狠的刺激了一把,好在寒风给力吹散了我心中的邪火。

    离开足疗店后,我找了个小饭馆填饱了肚子。

    等上菜的功夫,我就拨了一遍张曼的电话,结果手机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糙,这个逼女人,居然玩关机。”

    心中愤愤的骂了一句之后,我又拨通了于思思的电话,听声音她好像在驾校呢,我就问她张曼在不在你身边,她说不在,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了,我说那你知道张曼家住哪里吗,我找她有点事,电话打不通,于思思说知道,完事就把地址发到了我的手机上。

    吃完饭后,我打了个蹦蹦车直奔于思思给我发的地址而去。

    城北,石川河支流边上一片平房前,我终于找到了张曼家,给我开门的是张曼她老子,打量了我一眼之后问我你找谁,我说找张曼。

    一听找他姑娘,他一脸戒备的说,张曼不在家,出远门了,我说我你进去告诉张曼一声,我叫杨过。

    一听我是杨过,张曼她老子明显一怔,而后说进来吧。

    于是我跟着他进了院子,他家不大,院子里堆满了东西,有蜂窝煤球,有白菜,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男子也不说话,只是走到靠西的房门前敲了一下门之后对里面说,闺女,杨过来找你了,而后就听见屋里传出了张曼的声音说,让他进来吧。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对张曼的愤怒之后,我挑起门帘,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虽然有些简陋,但也透着小女生的温馨,处处可见粉色和毛绒绒玩具,张曼坐躺在床上,上身穿着棉衣,下身盖着被子,见我进来,她眼神躲躲闪闪的让我坐下,我没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也许是害怕我怎么着他女儿吧,我刚坐下没多会儿,一个中年妇女便走了进来,给我拿了一盒烟说小伙子,抽烟,还问我喝茶吗,我说不用麻烦了,我不会抽烟,说几句话就走。

    那妇女叹了口气说,那你们聊,而后便出去了。

    “杨过,对不起。”沉默半晌之后张曼流着泪开口了。

    “为什么?”我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问道。

    见我问她,张曼哭的更伤心了,我也不说话,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给我个解释,足足哭了七八分钟后,张曼收声了,说杨过,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家,我从小就在这个环境下长大,我比谁都恨那个王八蛋,恨不得喝他血,吃他肉,可我就是一个弱女子,我惹不起他啊,而且他还威胁我妈,你说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

    “那我呢,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冷冷的问道。

    “对不起,杨过,我知道我欠你的,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都是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拼了命的救你,而你呢却问都不问我的意思,我一直在等你找我,可你却连个电话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差点醒不过来。”

    “杨过,我,我不敢给你打电话,我怕。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你要是觉得骂我一顿能满意的话,你就骂我吧。”

    “骂你有什么用,我身上的伤疤就能消失吗。”我站起来吼道。

    “对不起,杨过,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自私,我贪婪,我被物质冲红了头脑,我,我就个贱女人,我,我该死。”

    “行啦,别说这些了,是我瞎了眼,居然把你当朋友。”我仰天长叹道。

    “杨过,都是我的错,我补偿你行吗,你要什么我都答应,钱行吗,我可以补偿你一部分钱。”

    “张曼,你太看不起我了,这些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说完我起身朝外走去。

    “我,我把我自己给你。”

    “没兴趣,从此以后你我形同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