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309章:轮番上阵

小农民大时代 第309章:轮番上阵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敏进来了,看着我也不说话,一个劲的掉金豆豆,我冲她笑了笑,然后示意她到我身边,王敏乖巧的坐在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静静的看着我。

    “吓坏了吧。”

    王敏摇头说,杨过我知道你不会扔下我的。

    王敏的话很少,只是看着我一会哭一会笑的。

    不多会儿,护士蹲着盘子进来了,正和王敏对视的我抬头这么一看,好吗这个眼神有点熟悉啊,不是上次帮助我小便的护士小兜又是谁。

    “家属,病人刚刚苏醒,你怎么能当着他面哭呢,你知不知这样不利于他康复。”见王敏哭,小兜就替我鸣不平道。

    “对不起。”王敏赶紧低下了头,像个犯错的孩子一般小声道,我连忙说没事的。

    “昏迷了五十多个小时,还说没事?你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好啦,先抽血,家属回避一下。”护士小兜冷冷说道。

    王敏偷偷看了我一眼之后退出了房间,王敏这么一出去,护士小兜就开始抱怨,说真是的,这哪里是看望病人明明就是给病人添堵吗,我就替王敏辩解说,她也是担心我,害怕我醒不来,护士小兜就说,担心就哭啊,要是哭能管用的话,还要医生做什么。

    我还想和她辩论几句时,针头噗呲一声就扎进了我的血管了,娘的,虽然没有多疼吧,可看到她挑衅威胁的眼神,我赶紧选择了闭嘴。

    不是我怕她,而是老话不说了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好男不跟女斗吗,我跟她较这劲干嘛啊。

    见我不吭气之后,护士小兜满意的点点头,一连抽满三管子血之后,退出了房间。

    小兜刚出去,三姐进来了,相比与富丽姐和王敏,三姐见过的场面自然也多,虽然没有抹眼泪,可眼睛还是挺红的,进门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后,阴阳怪气的说你躺在这里是舒服了,大家伙都快担心死了,我尴尬一笑跟她打趣说,舒服啥呀,没有你二姐家的沙发舒服,三姐就瞪我说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就说又不是嘴受伤,不耽误说话的,三姐说你还是别说了,刚才那个小护士挺凶的,若是让她知道我让你说了这么多的话,又该耷拉脸子吼我了。

    为了避免她继续跟我聊小兜的话题,我就赶紧扯开话题,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住院的,三姐先是瞪了我一眼后才说,她今天上午给我打电话,是门口的那个老头接的说我住院了,她才知道的,不然她还蒙在鼓里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叨叨说这个老董,就是受了点小伤,这么兴师动众的至于吗,我这么一说三姐就不爱听了,说这还叫小伤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醒不过来,医生都说你要是七十二小时不醒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我赶紧说这不是醒了吗,我福大命大,阎王爷都不敢收,他那尊小庙容不下我的。

    三姐就瞪我说,你以为你是属猫的啊,有九条命啊,这才来县城多久,你自己说说你前前后后都来几次医院了,说着还掐了我一下。我自然不能再跟她解释,而是装作吃痛的吸了口冷气,吓的三姐一阵手忙脚乱,问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说有那么一点点疼。

    三姐还想和我腻歪会儿时,小兜又推着输液车进来了,看了三姐一眼后,冷冷的说,家属回避一下,要给患者换药,三姐是不想出去,可也知道这里是医院,惹着这小护士了,受罪的还是我,朝着小兜背影噘了噘嘴后退了出去。

    三姐出去后,小兜就开始给我换液,而后撩开被子查看我身上的伤,她这么一撩被子,我你娘的当场就脸红了,我居然一丝不挂。虽然小兜是护士吧,可她也是一个女人啊,被一个女人看了个精光,我这张老脸啊,臊的躲躲不开,只能赶紧闭上眼装作视而不见。

    “怎么?还害羞啦!”小兜道。

    我也不搭理他只管死死的闭着眼睛,其实也不是不想搭理她,而是富丽姐她们还都在门口等着呢,这要是知道我都这个时候了还勾搭小护士,不得掐死我啊。

    见我不说话,护士小兜冷哼了一声,开始翻看我身上的贴着纱布的伤口。

    “咦,居然这么快就愈合了,都结痂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我没有管住嘴赶紧问道。

    “早着呢,等你伤全好了,医生说能出院就可以出院了。”说着我明显感觉自己被人占了一下便宜,娘的,老子忍了,谁让她是女人呢,这要是个男护士,老子非跟他拼命不可。

    检查完我的伤口之后,小兜又把被子给我盖了回去,但却没有离开,而是小声问我昏睡了这么久要不要小便一下,她这么一问,还别说,我真的感到了一阵尿意,可我哪里敢用她,赶紧说没有,谢谢护士小姐姐的关心,小兜白了我一眼之后推车出去了。

    小兜出去了,方姐站在了我床前,不哭不笑不说话,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我。

    “方姐,给您添麻烦了。”方姐不说话,我赶紧主动开口道,哪知方姐还是不说话,依然这么看着我,被她这么盯着看,我有些不自在了。

    虽然我和她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吧,但那天晚上逃出来想明白方姐眼中的意思之后,我对她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

    我不傻,也不缺根弦,之前有些事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想,因为我和她之间的身份太悬殊了,她是高高在上的方总,而我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司机,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很难做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方姐,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听我这么一问,方姐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却摇了摇头。

    连问两句方姐都不张嘴,我心里有些紧张了。

    “清秋,你能说句话吗。”我弱弱的喊了一声。

    我这么一喊她的名字,方姐的眼睛湿润了,察觉到自己眼泪往出涌之后,方姐快步走到了窗户前,背对着我抹了把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