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91章:黑白双煞

小农民大时代 第291章:黑白双煞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李常亮在办公室里详细聊了半个来小时后,我走了出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拨通了方姐的电话。

    电话足足响了十几秒之后方姐才接电话,刚一接通我就听到了打麻将的声音,方姐没有称呼我,只是平淡的说了句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我赶紧说方姐,打扰您玩牌了吧,要不我还是一会儿给您打吧,方姐问我是不是有事,我说是有点事要不等一下给您打,一听我说有事,方姐便说你等会儿,然后我就听到她对一个人说,你帮我先玩两把,我去接个电话,接着便的一阵脚步声,而后周围便陷入了安静。

    “杨过,刚才在和任姐她们打牌呢,你回家玩的开心吗,这才刚回去一天就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方姐,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给您打电话是有个事想问问您。”

    “问我?哦,你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当即把村里的情况跟方姐说了一下,一听我给她拉了个工程,方姐也有些意外,笑着说行啊,居然都知道给我拉业务了,看来让你给我当司机是屈才了,我就说,公司可是我的第二个家,公司的业绩跟我的前程息息相关,方姐就说这样吧,等我回公司后,她会找几个业内人士先来评估一下修这条路的成本,然后做个详细的报价之后再和李常亮坐下来谈。

    聊完正事之后方姐突然话锋一转问我有没有想她,她这话吧问的挺直接的,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想吧那不是调戏老板吗,说不想把又怕她不高兴,就支支吾吾说方姐您别拿我开玩笑了,您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方姐就笑,说,不逗你了,在家里好好玩,任姐喊我了而后挂断了电话。

    呼,挂断电话后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刚才方姐问我的语气,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与激动。

    “这个方姐,没想到也有可爱的一面吗。”嘀咕着我就想把方姐的意思跟李常亮说说,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别太上杆子了,免得他以为我在中间捞多少好处呢。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方姐挂断电话之后,也站在阳台上发起了呆,而后噗呲一声笑了。

    “我是不是有些太直接了,方清秋呀方清秋,人家可和你差的十好几岁呢,你可不能老牛吃嫩草啊。”

    “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都十多年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居然在这小子身上出现了,难道我也是个好色的女人吗?难道我也喜欢姐弟恋,可若是让他知道了?不行。”嘀咕着方清秋甩了甩混乱的脑袋进屋接着搓麻去了。

    回到家时,富丽姐也早已经洗漱完了,看着她双十年华才有的容颜,我又控制不住的咽起了口水。

    “杨过,你能告诉我你给我们喝的是什么东西吗?”富丽姐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猪哥表情的我后问道。

    “咳,那个,还记得我上次死里逃生从山里回来吗,是哮天犬救了我不假,但真正救我命的就是那壶酒,我是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喝完它之后我身上的伤便好了,力气也感觉比之前大了不少,哦,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喝完那个酒之后,你除了感觉自己年轻不少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感觉,比如肚子里多了一股气或者什么的?”

    因为其中涉及到山神,我也不敢说的太明白,不是我信不过她们,而是因为我现在也没有闹清楚山神到底是个什么鬼,还有富丽姐曾经给我讲过那个关于道士的故事,若我猜测不错的话,山神让我帮他取的肉身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故事中的道士,若是说的太清楚的话,富丽姐让我带她去看怎么办,山神已经走了,山洞也坍塌了,我去哪里给她找,多一事总比少一事要强不是。

    诸多考虑吧,我才对她们撒了谎,其实这也不算谎,只不过是不想她们担心多想罢了。

    “没有呀!”富丽姐皱着眉头打量着自己说道。

    “没有?”一听富丽姐也没有多出一股子气之后,我的心里有些迷茫了。

    “难道山神给我的酒真是因人而异不成?可这也太匪议所思了吧。”

    “杨过,你到底想问什么啊?难道这酒不是美容驻颜的吗?”富丽姐眨眼问道。

    “美容驻颜?”我猛地一怔,脑子里一下多了些什么东西,可具体是什么我又一时没有抓住。

    “对了,杨过,我和王敏突然年轻了这么多,你说要是村里人看到会不会多想,那些长舌妇们问起来,我们该怎么说啊?”想到半天的功夫自己容貌年轻好几岁后,富丽姐就一阵担心。

    富丽姐这么一问,王敏也是连连点头,龙泉村就这么巴掌大小,大家可以说是天天见面,上午你还一脸粗糙,下午却变了个人,时光倒流一般,任何人看到都会多想,何况那些个爱嚼舌根的长舌妇们了。

    “这样吧,你们就说,我从城里给你们带回了一些外国的美容养颜产品,村里的老娘们都是头发长见识短,她们也不会多想的,顶多是羡慕罢了,还有今天下午你们就别回村里了,一会儿我找个机会去村里转悠一圈,先给她们打个预防针,先放出点风声就说你们在家里打美容针呢,双管齐下,她们即便真的怀疑也说不出什么来。”我认真想想后道。

    “还是你鬼主意多,刚才我和王敏还担心怎么出门呢,你这么一说,我俩也就放心了。”富丽姐长出了一口气道。

    “哦,对了,酒的事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还有,那个王敏你能不能跟我进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见我喊她,王敏就一阵羞涩,显然也知道我想做什么。

    “能不能晚上再看啊,这大白天的。”王敏弱弱道。

    “黑灯瞎火的哪里能看清楚。”我笑道。

    富丽姐就问我俩你们在说什么呢,我说还能说什么,你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我得看看王敏也变了没有,富丽姐虽然过来人了吧,可听我这么说也是一阵脸红,嘀咕说,都赖你,我都习惯了原来的样子了,现在又多出那么一撮,浑身感觉怪怪的,王敏就问她你多出了什么,富丽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直接把她给推进了里屋,我也赶紧跟着进去了。

    进屋后,王敏就羞涩的闭上了眼睛,虽然我们已经有过那种关系了,可大白天的看却是另外一回事。

    在王敏羞的快滴出水的红脸之下,我拉开了她的衣服,正眼这么一瞧,我脑瓜子里的疑惑更厉害了,全是问号。

    为啥问号呢,因为太奇怪呗。

    原本寸草不生的富丽姐长出了一撇鸡冠子,还是雪白色,而同样喝了那种酒的王敏呢,除了年轻了几岁之外,芳草之地却没有半点变化,还是打着卷儿。

    “怪哉怪哉,一黑一白,这是什么情况?黑白双煞吗?”我捏着下巴嘀咕道。